沐浴在师尊的浩荡佛恩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七日】我二零零八年一月正式走入修炼。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学过几段《转法轮》,参加二次集体学法,七次集体炼功;不到一个月,迫害开始了,我的修炼就此终止,从此陷入了官场“名、利、情”中不能自拔,争名夺利,勾心斗角,吃喝玩乐,伤害他人,坠入了万丈深渊。

二零零七年末父亲病故,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转法轮》和炼功带(父亲放不下病,带修不修),我便拿回家保存起来。有一天右手食指莫名其妙的肿胀起来,不能拿笔写字了。家人非常着急,让我去医院拍片子,我没去,心想炼功试试吧。连续三天单盘十五分钟,我的手不治而愈。恰在这时我的同事(大法弟子)到我家来讲真相,当时我和孩子就三退了,在同修鼓励下走入修炼。师尊马上给我净化身体,大约三天,感觉自己从骨头往外冒寒气,真是透骨的冷。在梦中,我看到了师 尊把我从地狱的粪汤里捞起,地狱的小鬼拽住了我的脚不让我上来,把一只鞋拽下去了。师尊又给我蒸洗,我干净了许多。 同修拿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各地讲法,我如获至宝,如饥似渴,几乎废寝忘食的学起来。

我患有胆病、肠炎,还有严重的心脏病,好几次晚上差点就憋过去。第一次炼动功,我感觉到法轮在心脏部位转。在另外空间,有两个大夫在给我做大手术:把肠子都掏出来,骨盆也卸下来了。手术到深夜,就听一个人说:“已经清理干净了,赶快把肠子、骨盆复位,别影响她上班(三班倒)。这时我也疼醒了,正好是上班时间,我硬是忍着剧痛,上班去了。从此心脏病、肠炎、妇科病不治而愈。我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

“炼功人不能杀生”(《转法轮》)。学到第七讲“杀生问题”时,心性考验来了。孩子想吃蚕蛹(冬眠,以为是死的),随手就炸了一盘。当晚梦中,看到师尊在往我炸过的蚕蛹身上降洒甘露,蚕蛹救活了,它们变成了美丽的孔雀,只是身上的羽毛还有焦糊味。我知道是师父替弟子承担了业力,善解了它们。向内找,自己根本不在法上,及时归正自己。从此再没有杀过生。

走入修炼不到一周,一天正在睡梦中,一个炸雷把我惊醒,随即我听到炼功音乐。有一次正在打坐,看见旧势力围着我转圈,并恶狠狠的说:“不信找不到你的漏洞。”这时我发现自己坐在一个乳白色透明的罩里。

正法到了最后关键时刻,师尊叫我们和旧势力抢人,我就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劝三退,修鞋、购物、同学聚会,看到要饭的也不漏掉。两个朋友从北京回来,我马上到他们家,从“天安门自焚”讲到如今的天灾人祸,讲了一天,他们请我吃饭,并表示回去和亲朋好友讲明真相,让他们也三退。

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七点刚过,我就挨家挨户发真相资料,不到一小时就发完了。快到家时发现一辆警车停在我家对门,那是我发真相的第一家。我马上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和警车打了个照面,唱着歌回家了。有一次天气闷热,作完真相回家,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心想要是窗户打开就好了。脱完鞋,一抬头,发现窗户全开了。师尊在无微不至的呵护着弟子,正如师父说的:“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以上是自己所在层次的体悟,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