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九六年得法弟子,今年六十八岁,二十多岁就有胃萎缩与右腿丹毒症,长期医治无法根除;修炼大法不久,两症全无,使我更坚信大法。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在炼功点学法,炼功,洪法,走过一段平稳的过程;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后到二零零三年,走的跟头把式的左一跤,右一跤。虽然坚信大法,但学法少,悟性差,对法理不清,加上有时邪悟,完全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两次在看守所遭受迫害,两次在洗脑班迫害,被劳教迫害一年;实感惭愧,愧对大法,愧对师尊。

路走错了,回不了家,跌倒了就得爬起来,怎么办?只有从法中找答案,从此,就反复学《转法轮》,学新经文,背《洪吟》、《洪吟二》。渐渐明了了法理,大脑清醒了,决心跟师父回家,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二零零四年邪恶回访时,我是所谓的重点,先是单位来人,后是主管部门,目地是要我按市“六一零”问话回答他们。我没搭理他们,发出正念心里说:“绝不配合,不听你们的。”两天后,单位,主管部门,本地“六一零”负责人和市“六一零”一共来了六人,我求师父加持,正念不停背《威德》并注意他们提的问题,我回答是:“法轮功是按真善忍修炼,做真正的好人,对社会,对任何人,有百利而无一害。我炼功后,病好了,我肯定会说我的师父是好人,你们会听我的吗?你们能叫上面纠正过来吗?”他们没说什么,很不满意的走了。第二天,主管部门又来了,说我昨天话讲的不好,还说了一些威胁的话。这时,我的怕心突然上来了,心里在着急,一个同修来了,并说师父《洪吟二》〈怕啥〉这首诗点醒了我,我晚上就学法,背《清醒》,还有《正念制止邪恶》,直到夜里两点多钟,怕心一点没有了,心里谢谢师父把我怕的物质消掉了。第二天,邪恶没有来。我知道我和他们的对话只是人间的表现,在另外空间是正邪大战,大法弟子的人的这面表现好,另外空间的邪恶肯定大败。二十多天后,没谁来说什么。这一切都在师父的帮助呵护下跨过来了。

二零零六年“四·二五”前一个月下午,我在房间有事,听到门外有人叫,我立即出来,没注意,手一带把门锁起来了,到前屋一看,是派出所的片警,我问他有什么事,他说看看。在前屋没发现什么,叫我把后面的房间打开,让他看。我回答没有钥匙,他认为我是说假话,叫我打电话给我的老伴,让他把钥匙送回来。我回答他不知去向,一边在心里发正念,谢谢师父把门锁上,并请求师父再帮一次,把房间里的大法书,经文,师父像,炼功带,让我拿出来就好了。这时家里突然来了一位好朋友,我知道是师父叫她来帮我了,只有她才能帮得了、别人还不行。这位朋友问我家里是否有瓦工,我说出去问问。趁机跑到邻居家打电话,叫老伴不要回来,这时朋友正和片警讲话,看我回来,他打了一下手机,几分钟后来了一个年轻人,我一直在发正念,这时片警离开我家,我的朋友说:“你上厕所,快去上,我去看店。”我明白她说的话的意思,就快速的到房间把东西转移出来,我心里踏实多了,再次谢谢师父。到放学时,我要去接小孩,看着我的人不肯。我骑着车子就跑,她也跟着我后面跑。后来回家后,发现片警和派出所的另一个人带着开锁的人来了,并出示派出所的东西要我签字,被我拒绝了。这时开锁的人忙着要开锁,屋里三个人围着看,我对着他们发正念,让锁打不开,开锁人越急越打不开,又到了我接小孩的时间了,片警不让我接,叫找别人接,我问他找谁,他没说话,我心里说,我才不听你的呢,便骑上车子就跑,边跑边发正念,小孩接回来后,锁还没打开,这时开锁的说:“要把锁损坏才能打开门。”我坚决不同意,说:“如果你损坏就要赔。”他们花了好长时间,损坏了锁才把门打开,三个人進屋翻看,什么也没发现,最后没意思的走了。

在二零零七年二月底的一天夜里两点左右,一阵猛烈的咳嗽惊醒了我,起来看到痰中带血,刚睡下,心里向上翻,呼吸困难,我立即起来向水池边跑,血滴在地板上,连吐数口,心有点发慌靠着水池不敢动,我明白那肯定是邪恶的迫害,我马上坐下来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 利用业力对我身体的迫害,过了一会,心里也好过一点,渐渐的不咳嗽了,大约一小时以后,完全不吐了,家里没人知道,第二天我和平时一样,早饭后去买菜,在菜场我又开始吐,回家后正常干家务,晚上又出现反复,被儿子媳妇发现了,要我去医院,我拒绝了,并告诉他们这是好事,让我提高的,你们不要怕,我不会有危险的,又过两天不咳嗽了,一个星期后完全好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反思自己,自己为什么会被旧势力钻空子,因为忙于常人中的事,讲真相救众生给忽略了,忘却了自己神圣的使命。我随即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正念回到修炼中来。

二零零九年四月中旬,孙子突然发烧,他妈带他到医院挂水,后打电话给我,我去时正在挂着,孙子说是妈妈强迫来医院的。到了晚上她把孩子交给我。回去后,我每天给他听师父讲法带,我帮他发正念,但是每天他都要发一次烧,这样持续了一个星期,孩子也没上学,我心中有些不安,对孩子说:“妈妈要带你去医院,你就去吧。”孩子突然连说几次:你急了,炼功人没有病,我不去。我知道师父用孩子的话点化我,自己被亲情所带动,在关键的时候动了常人心。中午媳妇回来后看到孩子还在发烧,就打电话给孩子爸爸,要他立即请假带孩子去市儿童医院。在这为难的时候,我只好向师父求救了,求师父帮助孩子退烧。随后我去他家,我站在他家门口,他们正开门要走,我摸一下孩子的脸,知道烧退了,告诉他们不要带孩子去医院,他已经退烧了,媳妇坚持,我说:明天再发烧,你们上班,我带去看。从那天以后,孩子就恢复正常了,星期一正常上课,星期三期中考试,数学考分班上第一。我知道是师父改变这一切,由于自己亲情太重,加长了孩子消业过程,暴露了我修炼中的不足,让我去掉对亲情的执着。孩子的父母真正相信大法好,大法的神奇,他们还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朋友和娘家人,父母,亲戚,叫他们也记住大法好。

讲真相,多年来我一直在坚持做,我家开个小店,我利用它,把它作为救度众生的场所,周围的邻居乡亲,过路人都是我要救度的对像。其中有一件事使我认识到,做好一个人,能带动一家人得救。一个认识的人到我这里来买东西,我告诉她真相,并让她三退,过了几天她提出要学大法,因为她体检时,查出身体不太好,想学大法,祛病健身,我给了她一本书,又过了两天,她来告诉我,她的身体明显好转,并且把自己家的子女,姐妹一起都做了三退,她的丈夫(派出所的)知道她学大法也表示支持。

我不会写文章,但在写的过程中,感觉思想在升华,坏的东西在往下消,同时我也在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很多不足如:学法跑神,不能参加凌晨统一炼功,有时零点发正念,睡过点,有争斗心、妒忌心、显示心等各种人心,遇到问题不能站在法上,而是站在个人基点上维护自我,这些存在的问题,我要在今后的修炼中不断的归正自己,我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特别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上尽量做好。修的不好,写出来与同修切磋,共同提高,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