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学法走出自己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七日】我是二零零九年四月才走進大法修炼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是整体的一份子,近一年来也走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倍感师恩浩荡。

想想自己的得法经过,其实也是非常的不易。这主要得益于一位大法弟子对我讲真相,为我后来得法打下了基础。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位大法弟子走入了我的视线,那些天他给我讲了《九评》和“三退”,并劝我和家人做“三退”。当时我虽没有马上表态,但心里对他所讲的内容很认同。随后我到学校向团委表达了退团的意愿。这事当时自己并没有去重视它,但后几期的团费不再交了。

二零零九年初,我无意中通过动态网访问了海外网站,我的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许多。由于经常目睹和听说身边人的那些离奇现象,如天目、遥视、辟谷和生命轮回等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翻遍了古今中外的预言,也了解到关于弥勒佛下世度人的信息,现在我还清楚的记的有的书中有这样的描述“弥勒佛,木子姓,誓洪深……”,就这样,我便找到了师父。

最初得法,也没管太多,就用自己网址向熟人发去动态网软件,接着开始不断学法,正念很足,慈悲心出来了,就开始对身边人讲真相,放下载的“自焚真相”视频给他们看,但不知“三退”的重要性。

后来换了一个新环境,学法跟不上了,看了明慧网上的文章,知道平时自己对手机安全不注意,怕心冒出来了,虽然真相传单也发一点,劝“三退”的效果却不是很佳。审视自己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在于学法跟不上,于是又重新专注学法了。在不断讲真相、劝“三退”中自己的经验多了起来,但是面对一些被严重毒害的青年党员(高校班级里党员比例很少,入党还作为优秀生的象征)感到救度他们就很难,可能是自己《九评》没有细看的缘故吧。

今年中国年期间,由于人心挡住了自己,平时很少见面的同学当中只劝退了少数。想到师父说大法弟子的主体在大陆,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重大。修炼没有参照,每个人要走自己的路,今后的路也只得靠我自己走出来。

由于自己得法晚,修炼当中也走了很多弯路,希望以后多通过明慧网与大法弟子交流。

写下这篇望同修们多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