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实修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八日】刚开始总认为自己得法晚,特别是今年证实法的事做的不好,没什么写的,后来听了同修的切磋,才悟到:大法弟子参加心得交流会是证实法的过程,也是一个归正自己的过程,更是一个整体升华的过程。下面就自己修炼以来证实法过程中的一些体会作一个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讲真相,救众生

讲真相,救众生是师父对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求的三件事之一。古时的修道人都要求在人世间云游,目地是在云游中把自己的执著心修去。实际上大法弟子面对形形色色的人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一个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救众生的过程,也是一个在人世间云游去执著心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怕心等等各种心都会暴露出来,让我们意识到,从而修去它。

实际上只要我们心怀众生,无论在哪里都会遇到有缘人。认识的、不认识的;多年未见的同学、朋友、老师、熟人都会让你遇到,真的是深切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安排。记的一天晚饭后,走了不远,居然遇到了小学时的数学老师,多少年都没见面了,老师又是桃李满天下,哪记的我呢!一阵寒暄后,老师终于想起了我。我讲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讲了自己在绝望中如何得法的过程,讲了自焚骗局,又讲了大法如今洪传的情况,最后讲了三退。听了我的一席话,老师对大法有了一定的正面了解,可是对三退却不以为然,认为退不退都无所谓。我想也许是这么多年来共产邪党灌输的无神论,或是受邪党党文化因素的影响,让老师一时还不接受三退。但是,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今天一定要救了她。走了一段路,我们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我边发正念边聊,大约半小时后,老师终于爽快的同意三退了。

有一次,我独自一人到农村讲真相,刚上公交车,有两个乘客就争吵起来,最后竟然动起手脚来,在其他乘客的劝说下好不容易停止了争吵;返回来时,坐的是私营微型车,刚上车,卖票的女孩和她父亲在电话里吵了起来,边说边哭。怎么往返的车上都发生了这样的事啊!是不是该去我什么心呢?最后我明白了,是争斗心。这几天在家里和女儿争,在单位和同事争,这已是非去不可的心了。师父慈悲啊!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来,一点一点的点悟我们,把业力满身的我们逐渐的洗净。每个大法弟子的修炼中都倾注了师父多少心血和付出。用尽世间一切语言都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激。

以前讲真相我总有一颗求数量的心,哪天劝退的人数多欢喜心就起来了,劝退的少心中就很沮丧。实际上这颗心已经不纯净了。抱着一颗无为的心、纯净的心,才能把真相讲好,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二、建立资料点

修炼刚满一年,正值明慧建议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在协调人的建议下,我开始跟同修学习上网、下载、做资料。那时我连师父所有的讲法都没有看完一遍,当时自己也没有师父完整的讲法。在这之前,常听周围的老年同修讲做资料如何如何危险,似乎做资料就会被迫害,心中怕心很大,但是想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从电脑、打印机搬進家,怕心就一直笼罩着。那时常背师父二零零五年经文《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最后一段中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当时执著心很多,法理也不清,干扰很大。好几次炼功时,十岁的女儿就看见另外空间的邪恶张牙舞爪的要抓我,甚至有一天,正值下午六点发正念的时间,邪恶操控恶人假冒找人不停的敲门要進来,我告诉孩子此时是发正念的时间,敲门也好、电话响了也好都不要开门。我和孩子坐在床上发了近一个小时的正念,恶人才走了。

一年后,我基本上能独立做资料了。新的打印机刚买回来,晚上打开打印机准备工作,刚打了两张纸,随着“嘎“的一声,一张纸紧紧的卡在了机子里,怎么也取不出来。心中好难受,新机子就成这样!怎么办呢?只有明天抱去找销售商了。然后坐下来找自己是不是哪没做好,这才想起白天在单位里得了五十元的不义之财,尽管不是自己作主,也不仅是自己一人得到,但是不符合法。第二天上午退还了钱,下午抱着打印机去修,一切正常。那时我明白了,出现问题一定要看自己,找自己,同时做资料一定要有一颗纯净的心。

实际上所有证实法的项目中,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关键是我们要意识到:出现问题的时候,就是我们应该找到自己的执著,需要升华的时候。

家庭资料点的建立,既满足了同修对资料的需求,也为自己救度众生提供了方便。特别是二零零八年神韵光盘出来后,我这个家庭资料点又添置了刻录机,那一套套精美的光盘让更多的众生认识到了大法的美好。

通过上明慧网看同修们的切磋文章再对照自己,自己提高很快,渐渐的跟上了正法進程。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的有序安排,也一定是自己曾经的史前誓约。

三、静心学法、背法

大法弟子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通过学法,在我真正明白了大法法理的时候,既为自己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深感幸运,又为还有那么多不明白真相的众生而担忧。

由于产生了强烈的干事心。特别是去年神韵出来以后,忙着做光盘、发光盘,由于学法跟不上,导致学法、发正念常常迷糊。紧接着“六一零”要找我谈话;单位里议论纷纷,一位一直不接受大法真相的同事在上班时间拍着办公室的桌子,大声指责我到处讲真相、劝三退,领导都快扛不住了;亲人们陆续找上门,告诉我已经如何如何危险。在干扰面前,我坚信自己的一切有师父管,任何强加的迫害我都不承认。但是我没有利用好这个机会给单位还不明白真相的同事们堂堂正正的讲清真相,总以为应该采取私下的方式讲,而不是在上班时间大庭广众的时候讲,认为那样不合适,怕影响其他的人上班。在那位同事指责我时,我说我修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至于孩子是儿孙自有儿孙福,自己的一切是有安排的,我决不承认任何迫害。但是为了息事宁人,我说谢谢她的关心,我会考虑她说的话。因为自己隐藏的一颗爱面子的心,我失去了师父给我安排的一个讲清真相的好机会。而且在关键时刻,我没有正念正行,守住大法弟子誓死捍卫大法的责任。特别是看到师父的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那一刻我的心震动了,我为什么要考虑她说的话呢?话中就有妥协的成份。心中深深的痛悔,也意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

为了让自己更好的同化大法,更好的救度众生,我决定背法。二零零六年我曾经第一次背完了《转法轮》,自己受益非浅,第二遍没能很好的坚持下来。最近通过一段时间的背法,一些平时学法没悟到的法理渐渐的明晰起来,也找到了自己的不少执著:干事心、显示心、怨恨心、色欲心、不二法门、怕脏的心、着急心、求安逸的心、不修口!找到了,在一思一念上不断的归正自己,渐渐的一切又正常起来了。好长时间凌晨三点五十我都不能准时起来炼功,通过背法一下就走过来了,而且起床后头脑清醒,炼完功、发完正念接着学法,根本就不会迷糊。

女儿是因为整整病了七年,病入膏肓走進修炼的,修炼后所有的病一扫而光。一年多后,一身轻的女儿不修了,是因为当初就是抱着治病的心,也有当时我对她不慈悲的心、常常指责她不精進。初一的时候,女儿又开始修炼了,这次是发自内心的认识到大法的美好。我们的性格正好相反,她做事拖拉,而我雷厉风行;她喜欢随处乱放一切东西,而我喜欢整洁;因此其间的心性摩擦可想而知。我那颗想改变别人、执著于别人的执著的心一直去不了。这样的结果就是:一到假期,越催她做作业,她越不想做;越让她收拾东西,她越不收;总是在埋怨她不精進。直到后来渐渐的发展到她不想炼功、学法,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反过来认真的审视自己,才发现是自己对女儿情太重,总以为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唯有不断精進才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看到她的闪光点也没及时的鼓励她。对女儿没做到平和、慈悲,而是语气中常常带着怨气、指责。难怪后来她总是回避与我谈到修炼,谈到大法。当我找到自己,放下一切观念与女儿切磋后,她又开始正常的修炼了。

回想五年的修炼,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才一步一步走了过来;五年的修炼深知大法的美好,师尊度人的艰辛,带弟子的不易!同时为自己有幸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深感自豪。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候,唯有把握好这千载难逢的万古机缘,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更好的救度众生才能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