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实修 完成历史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十年来,讲真相是我生活中的主要事情。无论在邻里、社会、家庭中都时时想着自己是大法弟子,有的时候还没把握好,多数时候都能做好。搬了几次家,在哪儿住,门口楼道我都打扫干净,都给邻居们讲真相。有一个楼里的人受邪党毒害很深,和组长住对面屋,对我挺凶,监视我,我在家放大法真相光盘,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他们说我太狂。我不为所动,仍然放大声音让他们听,解体另外空间迫害他们的邪恶,见面就讲真相,主动亲近他(她)们,关心他(她)们,后来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做了三退,选择了美好未来。

我在九四年八月一个偶然机会看了三十多页《转法轮》,感觉这书写的太好了!今后我就修炼(当时还不懂什么叫修炼,因为书里说了管修炼的人),就这么一想,师父就把折磨我身体多年的各种疾病全去掉了,从此身体一身轻。十五年来从没吃过一粒药,没進过一次医院。师父给了我崭新的生命。我以前患有心脏病(救心丸不离身),脑供血不足,低血压,夏天血压低到五十~七十,椎基底血管动脉硬化,颈椎骨质增生,胸椎、腰椎、底椎、腰椎间盘,整条脊椎全都骨质增生和脱出,风湿,美尼尔氏综合症,神经衰弱,妇科病,胃病,后来又得了一种医院也看不出的什么病,全身疼,发烧,无力,生活不能自理。一年犯两次,躺在床上少则半个月,多则二十多天、一个月,每年两三万医药费,痛苦不堪。身体病痛和生活的磨难,总有活到哪天算哪天的念头。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使我脱胎换骨,人也觉的高尚了,走路身体轻飘飘。

我们神圣的师尊和高德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突然被邪恶疯狂诬蔑、造谣、打压、迫害。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们修的是“真、善、忍”,首先要做到说真话,不能沉默,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好。我必须向世人、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十年来无论在家里、社会上,包括被非法关押在黑窝中,从没有停止过讲大法真相。去政府上访,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用自己亲身受益的经历,善心讲述大法的美好,这都是在师父精心呵护和大法指导下走过来的。其中有许多展现恩师救度众生洪大慈悲和大法神奇超常的故事。在从人走向神的正法修炼路上经历了魔难艰险,体验到真正在法中升华的喜悦。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感受到大法的无所不能的威力!

讲清真相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是师父给大法弟子树立威德的机缘。零二年一月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邪恶绑架,又送到北京外县看守所关押迫害。这次被迫害中所有接触过的警察我都讲了真相,同修们共同讲真相,大多数警察和常人犯人都明白了真相,选择了善良和正义,不同程度做了保护大法弟子的事。有几个公安、国安警察上明慧网找到经文,问是不是这篇,你能不能度我?告诉他今后要善待大法弟子,正面认识大法就能得救度。他们不再打大法弟子,有的工作调离了,有的狱医请假不上班,最后所里决定不再灌食,每次所里花一百元钱到公安医院雇人。

有一次从母亲家出门不远,在十字路口被一个骑摩托车的军人冲过来撞倒在地上,当时感到全身的每个细胞都撞碎了,(当时“救我”两个字疼的都喊不出来了)心里喊:师父!马上就爬起来了,全身酸痛,但还是先去看撞我的人怎么样了?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就是要从一个为私为我,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完全为着别人的人。弟子听师父的话,那个人从地上爬起来,托着一只胳膊问:阿姨你真的没事吗?我说没事,我炼法轮功!你怎么样?他就抱着胳膊、弯着腰疼的在地上转,我说你快念“法轮大法好”,他不念,还转,我再三说,告诉他心里念也行。一会儿他就好了,腰直起来了,也不抱着胳膊在地上转了。我让他把摩托扶起来骑上,车把摔歪立不起来了,告诉他继续念“法轮大法好”,他边念边用手扳直,直了!告诉他骑上。踩的油门突突响,灭了,又踩又响,越踩声越弱,最后干脆不响了。我一直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我问他:你是不是没念“法轮大法好”?我开始给他讲真相、退党,他站在邪党一边中毒说自己是军人,撵我走,并威胁说向派出所告我。世人被邪党毒害的都没良知、没人性了,他背包里背着探照灯大灯头,头上戴着邪党五星帽盔。我严肃的说:大法刚才救了你我的命,我又不顾自己的安全给你讲真相,你不但不感谢大法,还要告我。今天是你撞到我,我不告你你告我?善恶有报是天理,你是军人你就应该保护人民,人民养活你,你不能随着共产党祸害人民,大法弟子修“真、善、忍”做好人,它镇压,你是军人,但你首先是人,你得为你自己生命负责,选择善良。

在讲真相中时常遇见这种人,救他他还要害你。救人难,但我不灰心,因为他们在迷中,看不见真相,受邪党毒害宣传的迷惑,他们受害更深,他们是最可怜的生命,我们只有善心的讲清真相,他们明白了才能得救。

在社会上无论贫富、干什么的、包括警察也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对这些为法来的生命,我们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尽心尽力给他们讲真相,百分之八十多的人都能明白接受真相。大陆所有人都讲到了,就达到师父要求救度的“百分之八十”了。怎么样在这紧迫的时间里,更快更多的救人呢?我悟到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多发神韵光盘,最好是面对面的发,告诉他们这是世界一流的文艺演出,歌舞,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接过去,多数人说谢谢。

多看别人的好,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时,无条件向内找,学会向内找。去年八月十五,弟弟安排中午十二点到饭店吃饭,我打电话告诉他,我和母亲同修晚去半小时,他大发脾气,说的很难听,自己当时没忍住,说了几句,很生气。但我心里不断的说,不是我,生气的不是我,是魔性,灭了它,不要它,它还往上翻,压不住。我向内找,知道弟弟被魔控制干扰发十二点的正念,我们发完正念去,它干扰不了,表面看这样做没错,他不同意是干扰。可是,他是常人,他想的是常人的整体,他联系饭店全家吃饭,这是他的好处,我应该主动配合早点儿过去,符合常人状态。这么多年讲真相,他们今天明白,后天糊涂,正好全球发正念时,近距离清理背后毒害他们的邪恶生命和因素,救度他们。为他人着想,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找到了自己的不足,马上做好。我提前到了,向弟弟道歉:一家人欢喜团圆。真是一举多得。

我还有许多执着心和不好的欲望没去净。每次受到邪恶严重迫害时,都是因为自己有大漏,师父点化又不悟,被邪恶钻了空子。每一次都是在师父保护中正念闯关。父亲“七•二零”之前炼过功,迫害以后放弃了,以后又间断炼过几次,他由于受邪党毒害,加上我几次被迫害,恶警多次到他家骚扰、搜查、恐吓,他工作时受到过政治迫害,但主要是怕心。对师、对法不敬,我没能善心帮他,把另外空间迫害操控他的邪恶当成是他,生气、恨他,经常大吵,还说过他下地狱的话,零三年有一次吵完,我回到家就不能动了,从腰疼到腿,三天三夜没合眼,全身皮肤都变黑了,疼的死去活来,也是取命来了,当时也没悟到是魔性招来的,找不着漏在哪儿,背法、发正念、求师父也没好,躺在床上还是疼的不行。第三天心想:我坚信师父坚信法,不承认迫害,请师父加持弟子起来,谁也不能阻挡我出去讲真相救人,翻身下地,全好了。一秒钟不到,关过来了。我体会,得实修,做到。求完师父还躺着不动,等不疼了再起来,那不是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不是真信。

师父说是我们在度人、救人,其实都是师父救人、度人。师父把众生度到给我们安排的宇宙大穹中来,给我们证实大法建立威德,给我们荣耀。我们只有修好自己,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才不愧对师父。我们是宇宙历史上最幸福的生命,我们有师父给我们讲法,有师父时时呵护。只要学好法,以法为标准,时时事事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做到实修,就能完成历史使命,做好三件事,共同提高,兑现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