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过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我于九八年十月份有幸得法。十一年的修炼并不平稳,因自己未修扎实,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间被恶警绑架進看守所四个月,乡洗脑班二个月、非法判刑二年。由于有漏,执著回家,在看守所、狱中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回到家后明白这些“保证”是不能承认的,于是发表了严正声明,坚定走自己修炼的路。今年一月遇到很大的病业关,以下是我闯病业关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切磋。

一月一十七日,我帮人家打扫卫生。当爬上竹梯擦二楼磁砖墙时,闻到一股香味(他家供的什么东西),感觉很不舒服。当时只念了一遍正法口诀,心里并不稳。当我继续擦墙时,竹梯脚“啪”的响了一声(当时未叫人扶梯子),我在上面抓不稳墙,一下子掉落在地,仰躺着。顿时,腰脊和臀部痛彻心髓,我大声喊道:“师父,救救我!”在地上躺了一两分钟后,我站起来走了两步,但腰脊的疼痛使我无法再坚持。

在他家躺了两个多小时,女儿和同修A来帮我发着正念。医生也来看了一下,叫马上送往医院拍片检查。当时我一直说我没事,但却没法动弹。女儿对我说,去医院你也得站起来,回家你也得站起来,你一定要起来。于是我翻跪在地上,在女儿和同修A的搀扶下走回家。路上歇了三四次,我一直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在家一直躺在床上,只感觉痛。第二天中午,丈夫见我不能动,坚持叫救护车用担架将我抬上车送往医院。在医院拍片显示腰脊骨折,部份骨头粉碎压迫了神经,导致我腰部没有知觉,即大小便可能失禁。对此,我予以否定:我身体的一切细胞都是同化真、善、忍的,肯定没事。医生当时就说我是瘫痪前期,要立即手术,我坚决反对。我想,医生怎么可能诊断的了我?第三天晚上,我就尝试着坐起来散盘着炼了一个小时的静功,并下床走了几步。

这几天里,几位同修都来看望过我,特别同修B引述的师父关于好事和坏事的讲法,使我一下转变了思想,从自责中走了出来(当时我一直很难过,觉的一个炼功人怎么能躺在医院?)。我想到师父说“七分精神三分病”(《转法轮》),我根本就没病。第三天,我感到肚子右边很痛,医生看了一下,叫我尝试大便,不行的话他再想办法。于是我开始在病床上大便,近一个小时也未成。我想我一定要自己解决大便问题,于是我开始用手去掏,一两个小时后才掏出一点。但我有了信心,我相信自己能解决大小便问题,医院所诊断的“大小便失禁”对我根本不起作用(当时我一直插着导尿管)。医生一直催促着丈夫女儿作决定,到底要不要手术。我们拒绝了手术,第五天早上办好出院手续,医院护士帮忙联系救护车将我送回家。

回到家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大小便问题。我一直说我能大小便,但回到家的第二天下午,我还未小便过。当时感到自己想小便,但就不知道怎么排出来。于是想到插一根管子把尿引出来。但不知道尿道在哪儿,也就没能引出来。我就想:不管了,顺其自然。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突然想要大便,小便也出来了。

在家躺着时,我很疼痛,容易被疼醒。这天晚上,我一如既往的听着师父的讲法录音,心里想着:为什么从竹梯上摔下来,并且摔的那样重?我醒悟过来,是因为忽视了发正念,平日并没有认真重视。从竹梯摔下来的那一刻,头脑里一片空白,没有正念,完全被抑制住,麻木了。我又向内找,发现了自己不善、争强好胜的心。白天与姐姐(同修)说话不祥和,总是话中带刺,伤她。当我悟到这些,就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在摔到的第十天,我就让女儿稍微搀扶着我到茶馆去,向世人讲述大法的美好,清除世人对大法的误解。现在我已能自由行走,并可以骑自行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