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无人管 修心向善遭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多年来,白晶志80岁的老母亲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儿子以前不务正业、生活没着落、做坏人时没人管,现在修大法变好了,做好人过正常人的生活,怎么反而被警察抓不让过好日子呢?

古人云:浪子回头金不换。一来是因为浪子愿意回头,很难。二来也是因为真正能让浪子回头,从心理上,从理智上真正的从善,更难。

回头向善 反遭冤狱

白晶志是吉林桦甸市红石林业局木材加工厂的职工,十多年前,他吃喝嫖赌无所不好。为了自己挣大钱,把兄弟姐妹的钱都借去了,时间不长,赔得精光,最后有班也不上,游手好闲,脾气还很暴躁。欠人家钱不仅不还,还不准人家提,一提就暴跳如雷,什么难听的都说、都骂。而且他对妻子也很刻薄,什么都自己说了算,还经常打妻子,家里经济困难,矛盾激化、家庭成员关系紧张。他被认为是当地有名的浪子。

让人没想到的是,一九九七年,白晶志变了。不仅回去上班,而且工作兢兢业业,脏活、累活都抢在前头干。在家里对兄弟姐妹也不象以前了,有时想起自己欠的债,急的直掉泪。为了还债,供女儿上大学,他买断工龄还债。自己去学炸油条麻花,和妻子一起开了早餐店。自己半夜起来干活,却让妻子晚些起来,累活都自己干。这一切的改变都因为他听说了法轮功,并真的开始修炼,开始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替别人着想。

周围的人都说:白晶志修炼法轮大法前后的变化,用浪子回头来形容最为恰当。但是让人更想不到的是,以前游手好闲的白晶志逍遥自在,洗心革面,勤劳向善的白晶志却被关进了监狱。九九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他被非法劳教三年,并曾被吉林市劳教所的警察毒打,以至右侧肋骨被打断。

在二零一零年的一月,他再度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家中生意被迫停止,生活再度陷入困境。

白晶志的经历并不是个案,吉林省延吉市的陈光武,黑龙江省大庆的张奎武,山东沂南县的刘乃雁,湖北武汉市的刘运潮,河北邯郸魏县的孟凡清,四川乐山的谢吉甫,重庆永川的代先明……这些不同的名字后面都有着类似的经历。

霸王大转变,处处为他人 反遭七年冤狱

刘运潮从小就爱打架,被认为是不可救药的坏孩子。长大后在一建筑队当泥瓦工,吊儿郎当,街道、单位也对他无可奈何。他也觉得自己坏透了,心也挺苦的,觉得活的真没意思,就破罐子破摔。成家后,生活非常困难,靠踩三轮维持生计,常常以老大的架势抢霸同行的生意,人见人怕。

可是就在一天早上,在公园里他听到了法轮功的炼功音乐声,看到了“法轮功简介”,里面讲修炼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等等,他当即决定修炼法轮功、参加集体炼功。

从此,往日的霸王学会了礼让,遵守规矩排队做生意,刘运潮开始严格按照“真、 善、忍”要求自己。他曾讲过这样一段经历:有一次轮到我载一对父子,当我吃力地将那肥胖的父子二个送到后,他们不付钱就走。 我提醒对方没付钱,对方却骂骂咧咧说我没长眼睛,我火冒三丈,准备上去就两拳,但一想我现在是修炼人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忍住了,这时那父子俩已走远了,我这趟虽没赚到钱,但守住了心性,也值。

他开始处处为别人着想:又一次,我拉三位客人,谈好了价,拉到巷子口,巷子里却道路泥泞,还有水坑,她们一看三轮很难进去了,就说算了,我们下吧。这时我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处处要为他人着想,于是我从坐板上下来,踏着泥泞、趟着水坑,吃力拉车将她们送到了家门口。她们非常感激,要加钱给我,我坚持不多收钱,在名利面前不动心。这时,我感觉好极了。

他又获得了快乐,他说:我成天乐呵呵,完全变了个人,我妻子也夸我完全翻个了,现在是我经常伺候妻子,知道了嘘寒问暖。

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他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告诉世人自己从法轮功中受益,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被中共警察多次绑架。二零零一年,刘运潮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期间,他曾被警察双脚离地吊铐35天,因长期关禁闭双目几乎失明,视力只有一米左右,双腿也留下残疾行走不便。即使这样,二零零三年一月六日回家才一个月,又被强行绑架送往洗脑班。

二零零七和零八年刘运潮又被中共当局绑架,并在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非法判三年刑,他在黄石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黄石市公安殴打,长期不给吃饱饭,采用刑讯逼供,比如被逼坐过三天三夜老虎凳。

刘运潮当人见人怕的霸王,到处与人争斗时,不曾有人管他;当他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时,却被投进了监狱,并受尽了折磨。

抢劫犯改邪归正 却由于做好人受尽折磨

张奎武因九五年参与持枪抢劫,被判无期徒刑。一九九七年,他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一份自述中他谈到:“法轮功净化身体,使人青春焕发的神奇功效使我的身心焕然一新,同时我的心灵也在大法中得到了彻底的净化,原本思想肮脏,心灵扭曲,什么坏事都敢做的失足浪子,按着法轮功的要求,开始摒弃陋习,往日的斗狠和龌龊的思想被真诚、宽容和善良所取代,法轮大法彻底的改变了我的身心。”

对罪犯判刑本来就是为了能让罪犯洗心革面,张奎武在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了彻底的改变,但是在九九年中共开始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他却在监狱中遭到了种种迫害。他被剥夺了作为服刑人员最大的权利──减刑的权利,并遭到各种酷刑,被关小号,被长期加戴脚镣和支棍(90公分左右的铁筋,两边各用两个铁环套住两脚,再用螺丝紧上),吃饭、去厕所都不给松开。恶警多次逼张奎武写保证不炼功,均遭张奎武拒绝。

更有甚者,二零零零年覆盖黑龙江省三十多个监狱的“黑龙江省监狱报”对张奎武炼法轮功一事进行了“报导”,文中特意颠倒黑白,把张奎武修炼法轮功和抢劫犯罪的时间颠倒了一下,把他修炼前犯罪时的罪名扣在了法轮功的头上。而实际上张奎武在一九九七年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三个字,而他在一九九五年就因抢劫被判刑。

虽然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张奎武被警察多次殴打,受尽折磨,但是他仍然坚持向警察讲真相,对他而言:“曾在无知与迷茫中锒铛入狱的我,在内心深处在忏悔,在洗涤也在承担着昔日无知的罪孽,庆幸的是在迷茫中幸遇真理和信念的灯塔,让我看穿世间真正的善与恶,正与邪。劝人选择美好,是我由衷的心愿。”

法轮功教人“真、善、忍”,给人带来了希望,也帮人明辨何为好坏,正邪,更教人如何归正自己,不仅能让好人成为更好的人,就是浪子回头也不再是难事。或许有人会说,他们如果不修炼法轮功,不就没有这些冤狱了?可是他们难道不正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才开始向善,才开始体察到人生的乐趣,才领悟到人生的真谛,要放弃了法轮功,难道是让他们从新成为浪子吗?

本文中所举的例子不只是个别现象,法轮功使众多的浪子回头,可能就在您的身边就有类似的故事。当人们因为改邪归正,做好人而要在监狱中受尽折磨,当人们因为说句真话就会被判上七年冤狱时,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不可怕吗?这一切与你我他没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