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归正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得法之前,我是带着功能来的,由于从小就喜欢练功,那时也没个师父教,就模仿佛像那样打坐,父母看到我老喜欢披个毯子打坐还笑我。小孩子执著心少,慢慢的在打坐中很快就能心无杂念,这样就出现一种状态,在定下来只剩下思维、感受不到身体的时候,我的意识一旋,马上旋出来。看到身体在那打坐,意识已经飘出来了。第一次出来吓得我够呛,没个防备,一下子出来,我往空中飘,看见身体在那打坐,吓得我赶紧头朝下两手直划拉,要奔回身体里去。進身体就出定了,吓了我一身汗,后来胆子大了一点,慢慢也就习惯了,可以去很多地方。

比如北斗七星,可能层次所限,展现在我面前那就是一座大山,我去了以后站在山顶,那个七星就在我眼前,触手可摸。不远处有天女散花,一些天女提个花篮排成一排,服饰是古代的,在天上飞,从篮子里拿出鲜花往下撒。我从山顶往下走,走到山腰就看到很多坟墓,有几个人在走动。再往山下走,坟墓就更多了,密密麻麻的小土包到处都是。我当时很纳闷,这么美的一个地方咋就成墓地了呢?我那时年纪很小,看到了也没往心里去,后来看《三国志》里面讲到关于南斗、北斗的事情,才知道原来北斗是管这个的。

在老家村东有一片梨树林,旁边有一条大道,在道的中间有一个二米多的大洞,有个梯子通下去。当然不是在我们这个空间,在这个空间,它就是一条很平坦的路,什么都没有。我有时经过那里还觉得挺有意思,你看在这边什么都没有,在那边却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我顺着梯子下去,梯子边上有个人在守着,我每次经过,他也不管事。那里的人和这边差不多,不过很悠闲,都是三五成群的在玩,下棋的,聊天的,喝茶的。那个地方是我常去的,经常去逛。

有段时期我得到太极拳和嵩山少林拳法两本书在练,练来练去就想找人切磋。离体后找到一个地方,可以和那里的人打,赢不了白天就接着练功,最后还是打赢了,再就不去了。打得很艰苦,那段时间做完作业就打坐离体找他打,打不赢就是不舍弃。连打了五、六天,能把人累死。

后来我迷上了周易八卦,我经常在想,为什么我能有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东西,为什么我可以把一个人的命运算得很准,人的命运是谁安排的?人生的真正目地是什么?这些疑问困扰了我很久。

以上都是学生时代的一些经历,毕业后到了新的城市参加工作,这里有一座很出名的庙,带着这些疑问我第一次去拜佛,我跪在佛像前,仰望神圣慈悲的佛像,合十发愿:我想象您一样修成正果,请您保佑我。

工作几年后,在一九九八年,机缘来了,我偶然经过一个书摊,看到了《转法轮》(卷二)。买回宿舍还没看完就赶紧跑回去把其他的书买了,那个震撼真是无法描述的。假如我有一百个秘密,我对别人说出来的还不到十个。可这部法把我的秘密全解答了,感觉这部法就象专给我写的一样,把我那些年的困惑一下子全解开了。整个思想真的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还等什么呢?我就是为这“法”而来的。

学了几个月的法后,为了学习五套功法,我四处打听炼功点,听一位老人说某个公园有炼法轮功的,为了找到同修,凌晨四点多我冒着大雪翻过一座山,那雪很深,黑暗中山路走的也是深一脚浅一脚,到达后同修们炼功结束回家了。那第二天我三点动身,到达后一位老年同修感慨:这么大的雪,翻过这山,真是为得法来的,可能是师父考验你吧。

以后随着修炼的深入,元神很少出来了,偶尔出来也是不一样了,法轮带动元神快速旋转,转一会就向天上冲,看到天上的星球都变成小亮点,纷纷被我甩在身下。那时候睡觉都能感受身体被雪花一样的法轮贯通,醒来身体通泰。工作之余,学法、修心、炼功、组场洪法等等,每天就这样充实的修炼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了。那时我的儿子刚满月,在老家办完酒席回车站的时候,车站布满了警察,到处抓捕法轮功学员。我想动,家里人拦着,看着刚刚满月的儿子,人情一起,就这样失去了证实法的大好机缘。

邪恶来了,到处是压力,心里的苦更是压的喘不过气来,好在我前期也算是半开着修的,加上学法的基础能够坚持住。这个法有没有,真的假的,好不好,很多同修都是全关着凭悟修的,真不知道同修们是怎么挺过来的。

当年大法弟子们在一起组场炼功的时候,相互之间只是认识,大家在一起很溶合,交流的多是对法的理解和一些相互促進的因素,有大型洪法活动也是在炼功点上提前转告一下,个人情况了解多一点的也只是知道在常人中的职业,其它的联系方式我没有。

我知道,我掉队了。我想找到散发真相传单的同修,他们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只能从同修们的真相资料中了解一些情况,可资料上多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等这些救度世人的内容。留下的网址也打不开。上网查阅,全是中共的恶毒谎言。看到神圣的“法”被诬蔑成那个样子,心里一阵阵痛楚。

这些年,大法伴着我就这样走过来了,修炼的形式发生什么变化我一概不知,磕磕绊绊、跌跌撞撞在安逸中、在魔难中掉落。时间一天天过去,我意识到不能再等了,为了了解大法的情况,只好到网站寻找那些邪恶的文章,我知道这很危险,可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好在《转法轮》一直陪在我身边,看完邪恶的文章我就看一遍大法,这样我知道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发正念清除邪恶。但是 那些邪恶文章使我得到的信息不全面,比如发正念这件事,清理自身空间场是正点前的五分钟,我安排到正点后了。那个正点也表达的不清楚,与现在的四个正点不符。内容也不标准,只有“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一句。其它的污蔑文章也是断章取义的,唯一有价值的是引用的大法经文,那是我看它文章的目地。

即使这样,还是解决不了我的问题,我要的是“七•二零”以后的全部经文。我继续每天从百度搜索一些大法的单词,皇天不负苦心人,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我在百度输入《洪吟》中的一句法,寻到了一位同修的博客,那内容、那观点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我马上申请博客,发短信问他有没有最新的讲法经文。他发给了我一只鸽子(自由门),進网站之后我大哭一场,真的那眼泪哗哗的,控制不住。

感谢师父、感谢自由门、感谢这位同修、感谢明慧网所有同修,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我回家了!

我落下的时间太长了,我把所有的经文看过之后,马上制订了计划,白天利用网络和工作清闲这一优越条件讲真相、劝三退,买来MP3,午休一个半小时正好听法。晚上回家学法炼功,正点发正念穿插全天其中,面对面、真相资料、真相币等等方式作辅助。系统做好三件事,追上大法整体。

归正之后没几天,一次在梦中发现自己在一个粪池中往外爬,爬上去,滑下来,最后终于爬出来了。我赶到一个操场上,那里有师父和一些同修在等着,师父把我们分成几个小组,每组选一名修的好的同修做组长,师父示意我跟他走。师父在前面领着,我们小组几个人就跟着师父出发了。走了一会在一个拐弯处师父不见了,我们马上追过去,只见面前六、七条岔路,师父在其中的一条路上正等着我们呢。继续前進,又遇到这种情况,又能看见师父在前面等我们,就这样来回几次,最终到达了目地地。我感慨说:师父,要不是您在前面领着,这么多岔路这……。这时师父笑了笑,伸手在我脸上一碰,从我脸上就捏出一条虫子来。佛恩浩荡,师父不想让任何一个弟子落下,都在给着机会,给我们导航,给我们清理身体,带我们踏上归途。很庆幸我是幸运的,我把握住了机会。

讲真相一段时间后,一次在定中,面前出现了很多人,每个人胸前有一朵白色的莲花,我胸前也有一朵,都是含苞未放。那些人都在看我,我感受到他们是要我用手碰一下我胸前的莲花,我看那莲花是那样的圣洁,我不敢去碰,我怕我肮脏的身体不配,最终还是在众人的期盼下用手指一点,刹那间白莲舒展开放,在我的白莲带动下,所有人胸前的白莲全部舒展开放,那景象很殊胜、震撼,神圣的令人难忘。我悟到,这景象是在告诉我讲真相救人的重要性,而且我做的有效果,在鼓励我。

对于发正念,有一次,我儿子对我说,这几天早上快睡醒的时候,老做同样一个奇怪的梦。我问他梦的内容,他说:你每天早上都跟人打架,在你手掌发出了原子弹,还有些光,那些光是弧形的,能追着人打。我笑了笑问他:最后谁赢了?他说:小的一下就死了,有个大的很难打,你只比他厉害一点,我老担心你打不过他。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点化我,告诉我发正念的重要性。

这几个月的三件事做好了,感觉层次象火箭一样突破,看到的东西也很多,很多副产品也在陆续出来,有一次从太阳穴和两耳之间的地方打出一束光,射到前额的这个位置,变成电视机一样的荧屏。方形的,刚出来时好象没收到信号的电视机,五颜六色的彩条在不停的跳动。有时打坐入定就象在太空中,没有星星和光亮,没有了身体,只存在思维悬在这空荡荡黑洞洞的空间里,眼前出现一座绿色翡翠玉山,倒扣的,山尖朝下,顶上(也是山底吧)是平的,四边镶着四个彩带,旋转不停。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修出来的东西象以前一样让我看仔细了,然后关掉。

千般苦,万般难,有无限感慨。好在现在终于回到这个整体中来了。我要继续全力做好三件事。

才追了几个月,法的理解不够深透,境界不高,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