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弟子坚修大法、慈悲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

一、初得法 精進谢师恩

我是九七年有幸得法的。得法前患多种疾病,为治好病寻遍了医生,还打了七、八年的太极拳,也没把病治好,真是苦不堪言。一天夜里,丈夫身患急病,突然离我而去。这真是雪上加霜,犹如晴天霹雳。当时两个孩子还小,我又因单位不景气下了岗。简直活不下去了,真想一了百了。

就在我走投无路时幸遇大法。一天早晨我正打太极拳,忽然听到隔壁院里响起了优美动听的音乐,我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看到简介,知道是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当时我一看到《转法轮》就倍感亲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由的脱口而出,这就是我一生所等待的。于是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身上的大病小病便不翼而飞。心情开朗了,所有的烦恼象抛到了九霄云外,真是无病一身轻。从此我暗下决心,要修炼到底,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两次上访被迫害 正念闯魔窟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造谣污蔑师父,我心里非常难过。心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遭到如此迫害。一天和同修商量,决定進京上访,讨回公道,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于是在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和同修登上去北京的列车。在车上又遇到两个同修,我们四人一块看师父的经文。快到北京时被乘警发现了,就把我们强行拉到一个派出所,他们问我们来干什么,我们就给他们讲真相。法轮功教人向善,为什么不让炼功。他们不回答,给驻京办打电话,我们又被带到当地驻京办。在那里,我们还是讲述大法的美好。不一会,驻京办的人出去了,我们四人就堂堂正正的走出驻京办,出来后天色已晚,没找到住处,只好在街上冻了一夜。

第二天清早,我们顾不上吃饭,就到天安门证实法,那里的便衣、警车很多。还没等我们走到广场中间就被便衣拦住了,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没回答,他们就把我们强行推上车带到广场附近的公安部。一進门,看见里边外边都是炼功人,全国各地都有,有的恶警打人,我们就在一起背《论语》、《洪吟》,背完后又集体炼功。恶警们干着急没办法,因为我们人太多。第三天我们被当地公安局强行拉回到当地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因为我们不放弃修炼,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恶警们想尽办法迫害我们。我炼功不让炼,推出院里冻、打,让犯人拿鞋底、拿扫帚把打,这些苦我们都能忍受下去,唯有不让背法、炼功,我们就是不听,在监号里背着监控背写《洪吟》,有时间就炼功,有一次打坐,腿疼的很厉害,耳边想起了师父的话“忍苦精進去执着”(《洪吟》〈登泰山〉)。不一会又想起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腿疼了很长时间,我一直没有往下拿,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就这样,每当身心受到痛苦时,一想起师父讲的法,心里就象开了一朵花,一切痛苦就烟消云散了。在那种环境下,那种度日如年的日子里,全凭师父的法。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两个月闯出了魔窟。

回来后,每天在家学法炼功,不到三个月和外地一个同修约好再去北京证实法,到了预定地点,等了好长时间不见同修的影子,我独自一人又去了北京。半路上两个便衣警察说要查身份证,我没有身份证(第一次去北京叫恶警抢走了),但我心里没害怕,我想我有师父,我一定能去,结果查到我跟前时,警察什么也没问就下去了,到了北京天色已晚,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旅店,只剩一个床铺。好象就是给我留着似的,这全靠师父的呵护使我过了一关又一关。

第二天上午,我来到了广场,那里的人太多了。往那一站,一个便衣过来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没理他,接着让我骂师父的名字,我说为什么要骂,平白无故我骂你你愿意吗?他没吱声走了,我一看又过来十几个好象都是炼功人,只听一个警察对另一个警察说:他们都是法轮功,让他们上车。不一会我们都被强行推到车上,警车把我们接到一个大院里,我们被按地区分开了,我们组共有九人,晚上开了一个法会。开始说话都听不懂,说着说着就都听懂了。同修们各自谈着修炼的体会,怎样学好法和洪法、更加坚定修炼的意志,开完会我们又在一起集体炼功。炼完静功正好六点了。刚吃完饭,本地公安就来了,我被强行带至当地看守所。

一進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恶,让背监规不背,问话不答,最后他们气急败坏的骂师父。我义正词严的对他们说:你们可以打我、骂我、劳教我,就是不准骂我师父。他们说这老太太精神有问题,扬言还要劳教我。然后把我送回号里了,在号里我每天照常炼功,背《洪吟》,抄法。

有一次,我坐在水泥地上炼功,管教看见了,進来就恶狠狠的跺我的腿,边跺边骂还气的不行,又使劲踹我的胸部,打的我当时就背过气了。但心里清楚,“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洪吟》〈无存〉),师父的法顿时浮现在脑海里。心想,只要打不死,我就要炼。

还有一次,我在看守所的小院炼抱轮,上边站岗的武警手持冲锋枪对着我大喊:“老太太不许炼功,再炼就开枪了。”接着就听见子弹上膛的声音。但我丝毫没有怕心,照常一动不动的抱着轮。心里想着:“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最后那个武警拿我也没办法,不吱声走了。就这样,半年后,我又一次闯出魔窟,溶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三、讲真相 慈悲救度有缘人

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牢记师尊的教诲,心怀众生。当时发资料的人很少,有的同修不敢出去,我就一人晚上出去发,挂横幅、贴不干胶,从不害怕,使许多有缘人明白了真相。《九评》出来后,我广传《九评》、促三退,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在讲真相、劝三退时,各种人都遇到过。有愿意听的,并愿意三退;自己写声明的;有骂的语言很难听的;也有要拨打“一一零”的。这些事有些是世人中邪党文化毒素太深,不敢接受真相。有时也因自己没做好,没讲到位造成的。

例如二零零九年夏天的一天上午,我出去讲真相劝三退,路上遇到几个民工在修路。其中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我向他讲真相,并问他看过此书吗?他接过书一看是《九评共产党》,立即严肃的说:“我要打电话告你,让公安局马上来抓你,你信不信?”我当时因没守住心性,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句话:“你这样做定会遭报应的!”此人恼羞成怒,大声叫道:“你再重说一遍!”我马上意识到不对,自己错了,我一句话也没有讲。回到家后心里难受极了。这时师父的法在我脑海里盘旋着“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想到,师父让我们慈悲救度众生,我竟然出言不逊,惹人生气。我惭愧的站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今天是我错了,我要再能遇到他,一定给他赔礼道歉,让他得救。”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师父见我慈悲救人的心出来了,就又给我安排了一次机会。时隔数日,我在讲真相的路上真的又碰上了他,我一见他好象见了亲人一样,连忙笑着上前打招呼,并向他赔礼道歉:“那天的事全怪我,你别往心里去。”他也笑着说:“没事,我那天是开玩笑呢!”接着再给他讲真相,他很快接受了,用真名退出邪党。由此我深刻的体会到,救度众生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

四、带动同修共同精進

师父说了:“能叫更多有能力的人参与,这才是关键。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为了达到整体提高,共同精進,在同修的引导下我来到了农村,做起了协调。因这里有几位老年大法弟子,修炼状态不太好,不敢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这里资料又短缺。我到了此地,边做资料,边带他们走出去面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经过一段时间,这里的同修都精進起来了,能独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真正达到了师父所说的“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容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