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古论今话“政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现在有很多中国人一提“政治”二字就觉得反感,甚至心生恐惧,这可能是大多西方人很难理解的。因为在西方人眼中,除了宗教范畴的活动都被视为政治。而恐怕很多中国人也不知道,在古代中国,“政”和“治”原本有着非常高尚的道德内涵,“政”与“治”分开使用。把“政”与“治”合在一起当一个词用,是近代的事情。

纵观中国历史,三皇时期是道治,顺天道而行;五帝时期是德治,以德行天下。后来,“政”主要指国家的权力、制度、秩序和法令、符合礼仪的道德和修养,如孔子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论语。颜渊篇》,释义:“政”的意思就是端正。你作为官员自己带头端正,作出表率,谁人敢不走正道呢?)。而“治”则主要指管理人民和教化人民,也指实现社会安定的状态等。如“天下兼相爱则治”(《墨子•兼爱》)。

在儒家经典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概括了君主以德教化人,以德治国之理。古时道德高尚的人把“政治”视为推行仁义到国家的方式。在后世,贤德的君主与大臣均体现着替天行道、敬天爱民的思想。

在西方也是如此。亚里士多德说:“政治的目标是追求至善。”在古希腊人看来,人生活的意义在于实践自己的德行,而人的德行要在公共活动中充份展现。

而对于当今中国来讲,“政治”的内涵已经完全变异了。因为中共推行的是暴力的专制“政治”,完全没有了基本的道德观念。中共的执政史就是人整人的血腥历史,一个逼迫民众参与形形色色的政治运动的历史。所以一讲到“政治”,人们联想到的是文革中的父子相残、夫妻反目等等惨剧;想到的是中共用坦克屠杀请愿大学生的血腥;想到的是中共官场上的种种腐败恶行,自然就心生厌恶与反感。

中共一方面逼迫人们参与政治,另一方面却又不让民众“搞政治”,把“搞政治”与反党反政府等同起来,并且毫不留情的进行打击与诽谤。在中共歪曲的宣传中,人们以为其它民主国家的“政治”也是如此,天下乌鸦一般黑;同时当有人站出来揭露中共的迫害时,人们会产生一种错觉——这是在“搞政治”。

中共在对法轮功长达十一年的迫害中,已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高达三千多名。迫害中使用的手段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甚至活体摘器官,令中外震惊,天地震怒。尽管承受着如此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在一如既往的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揭露中共的罪行,一些同胞也误以为这是在参与政治。

其实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自己,更不是为了世间的权力,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向您述说肺腑之言,只为还给您一个知情权,希望您走出中共的谎言,能拥有美好的未来。

如果非要把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大善之举说成是“搞政治”的话,那么请想一想,如果这个“搞政治”能够制止中共杀人,能够让被谎言欺骗的中国人觉醒,这不是大好事吗?杀人与“搞政治”,哪一个才是最应该被谴责的呢?

杀人偿命,善恶有报,这是永远不变的天理,中共也逃不过历史和正义的审判。而如何用普世的善恶标准去看待问题,如何跳出中共党文化制造出的“搞政治”等思维怪圈,如何在大是大非中做出选择,这是我们每个人必须交上的一份历史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