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前后的回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1994年法轮大法传入河北省涞水县到1999年7.20前,河北省涞水县约有近万人修炼法轮大法,全县十五个乡镇平均每个乡(镇)600多人。永阳镇是全县最大乡镇之一,有近1000名法轮大法学员。

当时我在永阳镇司法所工作,所有镇干部都愿到法轮功学员多的村里,因为这样的村子工作好做,不管是税收还是征收公粮,法轮功学员都走在最前面。每逢麦秋后征收公粮,镇干部和村干部都在喇叭上广播:全体村民,希望大家向人家法轮功学习,人家法轮功老早就把最好的、最干的、最干净的麦子超额交到粮站了。粮站工作人员问:是法轮功吗?是法轮功的麦子就不用检测质量,都是好麦子,我们信得过。

选村干部时,镇干部表示,最好从法轮功里选拔一些有能力的人才。而村民投票时也表示:选拔法轮功当村干部我们放心,不贪,不占,不抽烟,不喝酒,不嫖娼、不索贿。在当时,全县确实有不少法轮功学员当过村干部。

到1998年下半年,永阳派出所王所长不断向我了解法轮功的情况:比如法轮功的核心是什么?有什么好处,共有多少人炼,各村有多少人炼。到1999年4.25前,王所长又和我了解法轮功的情况,这次他很严肃地说:“你是司法,我是公安,咱们是一个大系统;有一句话我也早该跟你说了,公安部内部有文件,要求各地公安对所有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调查。因为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准备采取控制措施……你可别太露头了,回避着点。”

炼的人多不是说明功法好,受益的人多吗?凭着这个,就要采取什么措施?4.25我从北京上访回来后,我丈夫吓得面如土色地说:“你是不是上北京了?你招了大祸了,据内部消息说,上边要对你们这批人判大刑。去的人太多了,据说有好几万?我这个副书记是保不了你了。”我笑着说:“天津公安局无故抓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不释放,我们去上访了。上访,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这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我也不会有事。”

4.25法轮功和平上访行为,被江泽民、罗干一伙说成“围攻中南海”,以此作为他们迫害法轮功的借口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