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傍晚,我和先生象往常一样去了一位功友家学法,进门见到已经有功友先到了,发现个个神情凝重,一问才知道,天津有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了,法轮功的书籍也被禁止出版发行了。当时有的功友说想去信访办反映情况,要让国家领导人了解情况,这么好的功法不能拦着不让炼,不能冤枉了好人。当时我有些紧张,但还是决定和大家一起去信访办。

四月二十五日早上,我们来到了信访办所在的中南海附近。我和先生沿着路边向前走,人越来越多,这时有警察跑过来维持秩序,警察指着地面说:“这是盲人道,要把盲人道让出来。”于是大家向边上靠,全部站在盲人道后面。面前马路上的各种车照常跑着,警察们也都轻松地在聊天。后来见有人过来把站在人群中穿着军装的军人给带走了。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站得有些累了,人们陆陆续续坐下来。听见有人说,我们只是来反映情况的,不要给人造成静坐示威的印象,于是大家商定,前排的人继续站着,后面的人可以坐下来休息,谁累了,轮换到后排坐下休息。我身边的年轻人都主动到前排站着,让老人、孩子到后面休息。人群中有的在静静地学法,有的在炼功。后来有警车缓慢地行驶过来,见有人站在车上对着路边的人群摄像。

接近中午的时候,朱镕基从对面的大门里走出来,他走过来正好站在我和先生的旁边。他问大家有什么要求,都回答说,我们只是想要炼功,要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能够出版法轮功书籍。我记得朱当时讲:要炼功,可以呀。他还问谁能代表大家,跟他去里面谈。人群中有几个人自告奋勇跟着进去了。我身边一个小女孩是我们一个炼功点儿的,她问我先生:“你是北大毕业的,你应该进去谈呀。”我说:“他笨嘴拙舌的,他哪是这块料呀。”“7.20”后,《光明日报》居然公然撒谎说4月25日没有任何国家领导人出来接见法轮功学员。不知道朱镕基看到这篇文章时会作何感想。

后来我饿了,到后面居民区的小商店里去买吃的。听到有些居民问,是下岗工人吗?有人回答说,不是,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想向领导反映情况,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大家吃完东西把废纸、塑料袋等垃圾都集中到几个塑料袋中,有人提着大垃圾袋,把所有的垃圾都收走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有消息传来:天津放人了。大概晚上九、十点钟的时候进去的代表都出来了,听说问题解决了,大家就纷纷离开了。这时下起了小雨,我和先生也往回走,路上有不认识的人问我们是北京的还是外地的,如果没地方住可以到他家去。我们心里很感动:彼此素不相识,却肯邀请别人去自己家过夜。

整个过程中没有一句口号,没有一个标语。听说这次和平理性的上访以及事情的妥善解决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赞扬。海外媒体也曾报导说法轮功学员离开时,地上没有一片废纸。后来我遇到过几个中国人听说这件事,都不相信,他们说:“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没有一个人乱丢垃圾!”但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在任何环境中都要做个好人,大家都照着做的时候,自然就会出现这种状态。

后来中共的媒体造谣说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不知道世界上哪个国家的警察会面对围攻人群还能悠闲地聊天?不知道哪个国家总理敢自己走进要围攻他的暴力群体?不知道哪个这类的群体会在离开现场之前把地面上的垃圾包括警察扔的烟头都捡起来?历史终究是历史,谎言是禁不起推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