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犯人在作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中共迫害法轮功眼看就十一个年头了,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的人数要以百万计。在中共的监牢里,狱警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也是格外的残酷。在生死存亡面前,这些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表现如何,我们不妨通过有良知的犯人对他们的态度来看看,这不失为是一个了解法轮功的窗口。

我们首先要说明的是,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系统迫害,也直接导致狱警利用恶毒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施以最邪恶的迫害。这些人因为自身素质的败坏被中共恶党利用的非常得手,他们中有些人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完全泯灭了人性,没有丝毫的良知可言。

但是,在那样险恶的环境中,在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下,作为一个自身也有罪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如果能表现出来一点纯真的关怀,这得有多么大的勇气和多么大的善心啊。从他们某些人身上,我们看到了可贵的人性。笔者唯愿自己这枝笨拙的笔,在简单记述中,能展现出我们人类之所谓为人类所应具有的最美好的本性。

笔者还须声明一点,文中所涉及的人物均来自于十一年来忠实记录法轮功学员修炼脚步的“法轮大法明慧网”。

一、看守所里的法轮功学员张静玉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后大都是放在看守所的,这可以视为中共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第一站。

湖北应城法轮功学员张静玉,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被绑架到应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她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被绑架到应城人民医院野蛮灌食。回牢房后,整天上吐下泻,同牢房的人非常同情,她们对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很不满。她们集体向应城第一看守所指导员丁正志、女警员李桂华反应,要求释放张静玉,并对他们说:“你们快放法轮功人张静玉,她是好人,不能关押她,放人。”其中一个说:“我们是做了坏事的,她们法轮功不做坏事,专做好事,就应该无条件放她。”

报道中没有记载张静玉是怎样感动整个牢房的人的,所以我们也不能妄加笔墨。但是从犯人对她的同情,我们可以看出她们的善心。她们虽说犯了法,可是她们能在张静玉身上看到善良,并能集体去反映她的情况,在看守所这样的环境中真是非常难得。

二、法轮功学员巨黎黎的故事

劳教所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场所之一。几乎在所有的劳教所里,中共都是利用劳教犯人作为法轮功学员的“包夹”进行肆意迫害的。

濮阳市法轮功学员巨黎黎曾被绑架到新乡精神病医院进行迫害。巨黎黎经常照顾同屋的病人,有个农艺师的女儿,不知道吃饭、上厕所,巨黎黎一直帮助她。这个农艺师多次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是上面对你们不公。

后来油田公安处政保科和油田“610”的人指使医院,让巨黎黎看中共自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案”的录像,来看巨黎黎的态度。在得知她头脑十分清醒的时候,竟然打电话下指令:住了这么长时间的医院,头脑还这么清醒,要加大药量。结果强行给她打了一针,巨黎黎就失去了知觉,之后,又被灌了大量不明药物。巨黎黎四天昏迷,第五天被电击后醒来,牙齿松动,胃出血,肝肾疼痛、全身浮肿、小便失禁、眼底出血……

那个女儿患精神病的农艺师流着泪说:天理不容啊!好好的人折磨成这样!

当然这个农艺师不是犯人,我们只是通过他的眼睛看看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的情况下是怎样帮助别人的。这也算是为劳教所中没有记录的巨黎黎的言行作一下记录吧。

巨黎黎被非法劫持到郑州女子劳教所。有个吸毒的包夹临走时,对巨黎黎说:我对你不错是因为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没按警察教的做。那么警察叫她做的是什么呢?就是12:00让睡,表调到凌晨1:00点,5:00起床,表调到4:00,法轮功学员实际只能睡三个小时。

这看似简单的调表,也只是动一下手指而已。可是她对巨黎黎没有那样做,使她每天多睡了两个小时,在那样的环境下是多么的珍贵啊!

三、劳教所里的法轮功学员陈秀梅

劳教所的环境往往比监狱还要险恶,这些狱警与犯人相互勾结,迫害起法轮功学员来异常的邪恶。我们再看一个例子吧:

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陈秀梅已经五十多岁了,初进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时人很精神,也很有气质。可是她的满口牙很快被全部打掉了,衣服也被扒光,所有内衣全部被抢走。大冬天什么内衣都没有,就只穿一身单衣过冬。一次恶警把被褥全部抢走,只让陈秀梅睡光板床。因天气太冷,陈秀梅就自己到另外一间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小屋去取被抢走的被褥,被恶警王维卫铐在床边几天几夜,并交给劳教犯人朱丽英看守。朱丽英嫌铐陈秀梅的手铐一动的声音响影响她睡觉,只要手铐一动一响,就从床上起来打她,或第二天狠揍陈秀梅一顿。

陈秀梅因挨打受伤痛苦,小声呻吟,朱丽英就把毛巾塞到陈秀梅嘴里,不许她发出声音。有一次白天朱丽英打陈秀梅时,陈秀梅大声惨叫,值班恶警踹伟到门口去看,一看是陈秀梅在挨打,转身就走了,跟没看见一样。恶警纵容恶人朱丽英等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朱丽英因迫害施暴反而有“功”,被奖励减期四个多月提前出所。

陈秀梅400元钱的钱卡被朱丽英抢走,花的只剩八毛,使得她连手纸都买不起。包夹陈秀梅的劳教人员杨秀莲悄悄给了陈秀梅一卷卫生纸,被朱丽英发现后,一拳打在杨秀莲胸口上,并且告到恶警那里,致使杨秀莲以同情法轮功为理由被罚加期半个月。

劳教所的环境是如此的邪恶。把钱给人花的只剩八毛了,别人送一卷卫生纸,就对人施以毒打和加期,这是怎样的邪恶!可是,我们从杨秀莲的这卷卫生纸上,看到了她的善良。

四、法轮功学员李萍与“包夹”

并不是所有的包夹都是那样的邪恶,由于他们和法轮功学员相处的时间长了,他们自然就知道了法轮功学员是一群什么样的人,这时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不但是主动的,而且是发自内心的。

在天津女子劳教所,法轮功学员李萍只有三十多岁,却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包夹”实在看不过去,要求调离。相当一部份包夹人员被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所感动,她们有的暗中保护着法轮功学员,为法轮功学员提供炼功学法机会。当恶警逼迫她们打法轮功学员时,她们就把法轮功学员的头发弄乱,身上弄脏“交差”。有的人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知情者,她们表示:“我知道你们是好人,如果有一天需要我做证,就找我。”就在这个天津女子劳教所,曾有两位劳教人员在大法的感召下,相继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

五、法轮功学员许清焱感动了犯人

也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不但被非法劳教,还被非法判刑。他们在中共的监狱和劳教所中也都受到了有良知犯人的关照。

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流水村的农妇许清焱,在马三家教养院被非法劳教期间,因坚持信仰被劫持到精神病院。一路上她高喊“法轮大法好”,值班李队长用饮料瓶子狠抽她的头部。回到马三家,一个恶人上来就猛抽她耳光,当时她的双耳就被打聋了。许清焱的身体被摧残的每况愈下,因坚持炼功被队长张秀荣把她双手抻开铐在货架上,罚站九天九夜,脚背肿的起了泡,走路一瘸一拐。夜里,许清焱觉得胸闷、恶心、身体猛地向前一倾,昏死过去。

手铐声惊醒了劳教人员李俊英,当时外面雷雨交加,好似天和地都感受到许清焱的悲壮和不屈。李俊英一看眼前的情形大声的喊:“焱子啊,焱子,你的行为感动了天和地啊。”

许清焱可不只是在劳教所感动了劳教人员,她在监狱时,也曾感动了监狱里的犯人。

许清焱先前曾被非法判了3年半徒刑,送进沈阳大北女子监狱。在狱中的几年里,许清焱始终善待别人,不记不恨。她多次用绝食的方式反迫害,都遭到了野蛮的灌食。第一次被强行灌食时,她被七八个恶警摁在床上,院长王某亲自指挥犯人动手。许清焱嘴里被塞进一个嘴撑子,还插进小拇指粗的胃管。犯人们用大拇指宽的竹板在她嘴里搅和,专门刮她小舌处,鲜血顺着嘴角往下流。犯人张圆圆见从嘴里插不进去,就又从鼻子里插。每次灌食许清焱都是痛苦不堪。

最终,许清焱被他们折磨的肾衰,经检查4个加号。她时常感到前胸疼痛、气短、走路非常困难。即使这样,她还被每天逼着出工。一次她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了,从凳子上摔下来,到晚上出工回来就再也动不了了。睁着眼睛、张着嘴、失去了知觉……直到后半夜才苏醒过来。这时她看见走廊里值班的警察和犯人增加了好几个,这些人都以为许清焱过不了今夜了。有个犯人哭着对她说:“焱子,你这么好的人要是从这里抬出去,叫我们心里多难过啊。”

她的大善大忍深深感染着狱中的人们,大家都对她很敬佩,就连在她面前提起法轮大法师父都用非常尊敬的口吻。

许清焱两次被迫害的都几乎死了过去,一次是在监狱,一次是在劳教所。这两个犯人也没有对她给予什么帮助,但是在她处于生死存亡边缘时所说的话,应该是发自她们内心深处的。这么好的人受到这样的迫害,怎不叫人痛心?!

六、良知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张秀英的关爱

当然,在监狱中,有些人对法轮功学员的关爱简直要超过对自己的亲人,我们也举一个例子。

八五一一农场二十四连的张秀英,二零零二年被劫持到哈市女监,遭狱警指使的刑事犯打骂,被逼码小凳、挨冻、不让睡觉。一次,恶警用电棍毒打法轮功学员们,并连续两天强行拖出去挨冻。

一次下半夜,张秀英被允许进屋睡觉时,“包夹”犯人用自己的身体给她冻的冰凉的双脚取暖。张秀英慈悲的对她说:“谢谢你,不用这样,我没事的。”包夹说什么也不干,一边哭泣,一边说:“冻坏了,冻坏了。”后来在大法的感召下,这个犯人也走入了修炼大法的行列。

我们还能说什么呢?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发自内心的关照多么的震撼人心?她们为了什么?如果法轮功真的就象中共宣扬的那样,还会有人这样做吗?这些犯人的言行本身就足以揭穿中共诬蔑法轮功的所有谎言了。

七、法轮功学员史缘与良知犯人

这是最近明慧网上的一篇文章,作者是宁夏男法轮功学员史缘,我们根据他的文章进行简单的整理。

二零零一年宁夏“610”经过精心策划,把宁夏境内所有被非法判刑的男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到银川监狱的河东砖厂,进行酷刑加劳役的双重折磨。史缘经受了恶警和犯人的狠毒迫害,并被关进了禁闭室。

被关禁闭,一天只有两顿饭,每顿半个馒头半杯水;当时的天气还寒冷异常。监视史缘的犯人姓刘,史缘向他讲述了大法真相。他经常找机会给史缘塞一块馒头,倒一杯开水,史缘喝完后,他就慌忙把杯子拿走,生怕被别人看见。史缘几次被关禁闭,每次都得到他同样的关照。看到史缘炼功也不吭声,更不打报告。还有一位姓马的犯人看到史缘冻得打哆嗦,就去找了一位跟他关系好的狱警说情,破例为史缘加了一件衣服。他也多次偷偷给史缘搞点吃的,还帮史缘与其他同修传递信息。

狱警妄图采用饥寒交迫摧毁史缘的意志,可是犯人的善意关照却如春日的阳光,在默默无声中帮助史缘瓦解了邪恶。

后来史缘在监室里被一帮包夹监视。包夹中一位姓齐的犯人为史缘搞来了收音机,每晚史缘能听到自由亚洲、美国之音等电台。他还帮史缘与其他同修传递经书。有一次被人发现关了禁闭,出来后他谈笑自如,毫无怨言。

我们不得不赞叹这个姓齐的犯人的行为。他想的真周到,在监狱里,最可怕的莫过于寂寞了,在那销蚀人意志的孤独中,他能为史缘送来一台收音机,这可是极其珍贵的。不但如此,他还敢为史缘传递经书,这可是监狱明令禁止的,可是他竟然做了,任何回报也不图的做了,被关禁闭竟然还毫无怨言。而且,可不只是这样一个犯人敢为法轮功学员传递经书,在史缘被关押到银北的监区的时候,还有一个犯人也曾为史缘传递过大法的经书。

我们通过史缘的自述可以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

史缘没到银北的监区之前,狱警们已经事先作好了安排。他们把史缘说的比恐怖分子还可怕,并且严格要求,所有人除了骂史缘外不许跟史缘说话,除了监视史缘的一切活动外不许跟史缘打交道,报告有功者奖,违者罚。狱警们这样煽足仇恨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让他在恐怖中,在被仇恨中,在饱受虐待的绝望中向中共妥协。

那么史缘是怎么做的呢?他们打他,他正视他们,不卑不亢;他们骂他,对他说粗话、脏话、下流话,一次,十次,一百次,史缘都宽容对待,对他们语气和善,礼貌客气,十次,百次,一千次,久而久之,大多数人对史缘反倒变客气了,连少数凶恶的人也开始转变态度。史缘就不失时机地向犯人们讲大法的真相。史缘平常话不多,讲起真相来无所畏惧,对狱警,对犯人,史缘能根据他的接受能力智慧地讲,随着史缘一个个向大家讲真相,越来越多的人们对大法生出了敬意。

当然,能引起犯人敬重的可不只是史缘一个人,在史缘的自述中,他还讲述了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王玉柱的故事:

在河东砖场,遭受迫害最严重的是王玉柱,最坚定的也是王玉柱,犯人们都很佩服他,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王铁人”。有一次他们安排了一个犯人监视史缘。史缘向他讲真相,他说他明白,他很佩服法轮功学员。他说有一次家人给他送来饮料,他首先分了一些给王玉柱。他说现在你想炼功就炼吧,我给你看人。

有一个犯人叫钱万喜,是“610”在狱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总头目。钱大学毕业,曾当教师,因强奸了一位6岁小女孩被判刑。这个钱万喜对法轮功学员极其邪恶,尽做些连狱警都做不到的坏事。这个犯人对史缘说:一个连6岁小孩都能强奸的畜牲,你看他走路都想着害人,我几次都想打他,就是减刑判决还没下来。你看着,我的减刑判决早上下来,过不了晚上,我就打他。两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狱中宣布减刑名单,其中就有他。第二天在走廊里,这个犯人不讲任何原因,上前就把钱万喜给打了一顿。钱万喜没敢还手,也没敢吭声,悄悄溜了。这个犯人早已做好了承受超过他打钱万喜多少倍暴打的准备,也做好了坐禁闭的准备,因为在一般人看来打这样的人简直是胆大包天,更何况是为了法轮功。

当然,作为修炼的人来讲,是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我们也不主张这种以暴制暴的方式。可是谁都会说,这是一个有血性的好人;他不是一个修炼人,但是他是一个仁义之士,是一个敢为正义站出来的义士。

这件事在犯人中震动很大,其他一些“610”帮凶们也收敛了许多。法轮功学员表现的大善大忍和高境界行为唤醒了多少人的良知,迫害在狱中显得不得人心。

从上述的犯人中,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出,他们的良知,在那样险恶的环境中,专为法轮功学员发出,真是异常的可贵。他们在展现自己良知的同时也是在为大法与法轮功学员作见证。

最能够表达犯人的良知为法轮功学员作证的事例还有一件,也是在史缘的自述中:

由于监狱一直克扣犯人伙食,犯人们怨气很大。有一次监狱破天荒地把犯人召集起来,让大家选出一位大家信得过的人,授权给他,让他监督伙房,核算并管理伙食。这一消息让大家很激动,认为改善伙食有希望了。主要是选谁,先是三五个,七八个开小会,最后一致表决:让史缘来代表他们管理伙食。主持会的狱警一听马上变脸了:不行,炼法轮功的不能选,再选。这一回大家都不干了,很多人马上就质问:你不是让我们选信得过的人吗?就法轮功我们信得过,再选了谁,自己吃好就不管别人了。也有人质问:我选人家管伙食,为什么不行?

能获得众多犯人一致信任的人是什么人?他是好是坏?是正是邪?这还需要去论证吗?

在史缘出狱的前一天晚上,他屋子里来了一屋子人跟他话别。史缘唯一叮咛大家的是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狱警放风说像史缘这样顽固的人出狱也回不了家,很多人因此愤愤不平,叮咛史缘回家一定给他们写信。史缘平安回到家中,不久又收到狱中犯人写来的信,问史缘回家没有,他们很着急,都在互相打听。史缘很感动,回信请他们放心,谢谢大家。

八、结束语

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十一年,暂且不说社会上人们的议论及国际上的正义呼声,单单是在中共的监牢里,中共的迫害也在越来越走向没落,因为它是不得人心的,是逆历史潮流的。当这一页翻过去成为历史的时候,将来的人们会震惊于今天和过去,那么多中共监牢里的犯人,他们已经用自己的良知为大法见证过了。他们的行为是人的善良本性的体现,尽管他们是做过错事的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