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定能闯过病魔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我市A同修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后感觉身体乏力和其它不适,体检发现她的肺部有可疑阴影,劳教所将她提前释放。

回家后,家人发现她的胸前、胳膊等处有被电棍电击的斑斑痕迹。她说,因拒绝“转化”、拒绝奴工式惩罚性劳动、传大法经文等缘故,遭恶警毒打、电击过。她还说,当她被用电棍电击时,屋子里散发着烧焦的肉皮味,她就喊“法轮大法好”等口号。有关中共打手对她的進行的系列迫害已在明慧网曝光。

A同修回从劳教所出来后暂时到娘家居住。她想去姐姐的服装店当售货员卖衣服。姐姐说:上岗得有健康证。于是她就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了:她患肺癌、淋巴癌,且已扩散,且伴有持续的发烧,后背也弯了,肚子肿胀的像临产的孕妇。她每天炼静功时只能坐二十分钟。

她的两个姐姐要抬她到医院治疗,并说可为她承担全部医药费。同修不同意,对两个姐姐说,身体是在劳教所被邪恶迫害造成的,去医院不可能治好。第二天她来到学法小组与其他同修交流。大家认为不能抱怨家人,家人是从一般角度上看待病的,不能理解我们对病和业力的认识,更不理解旧势力的存在及迫害。我们应该用慈悲心对待亲人。

两个姐姐再一次要抬她去医院,并让母亲(同修)表态。母亲说:她本人不想去医院就不去吧。这位同修也乐呵呵的说:只要信师信法,师父就会管的。两个姐姐又为她买了“完美”营养品。这位同修对姐姐表示感谢,但并没有吃,就在那儿摆着。后来家人又劝她买“保险”,说,那样人死后儿女还可得到一笔钱。A同修说,人死了才能得这笔钱,那不就是拿命去换钱吗?我的生命是用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能换!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A同修完全摆脱了病魔干扰。

今年A同修回自己家看望家人,我俩见面就她的“病”在法理上作了交流。

她说,仅仅一个不吃药、不打针、不服用营养保健品、不买保险,再炼五套功法,是不足以摆脱病魔的,必须在法理上清晰。向内找是修炼人的法宝。她发现,每当学法后在法上悟到一点理、每遇到问题就向内找,肚子就会缩小一圈。就这样不断的向内找,肚子就不断的变小,最后肿胀的大肚子完全平复了。

同修说,当地学法小组的同修不断帮助她用大法法理破除她的执著,对待她像对待刚入门的新同修,一点一点的引导。她在病魔的折磨下不知该怎么做时,难免产生悲观情绪,同修们就会帮助她找到自己的执著心。处在病业中就象被邪恶关在牢笼中一样,她就背诵《洪吟二》〈别哀〉。小组同修关心的问她:为什么老是躬着腰?她回答,躬着腰肚子痛的轻一点。同修们鼓励说:你强邪恶就会弱,你再强它就无路可逃,就死了。你越躬着腰,越迁就它,实际就是在滋养邪魔,顺从邪恶的安排。从此她就挺直腰板,无论是学法、打坐、走路,腰板越挺越直。她难受时,学法小组的几名同修就帮助发正念,但主要是和她一起学法,在法上认识法、向内找、提高心性、信师信法。

A同修说,她能最终突破病魔干扰,是与她参加了当地上、下午两个学法小组,与大家一起学法,得到了同修的大力帮助与支持紧密相关的。

联想我市几名被病魔严重干扰的同修相继离世,他们当中有的买了“保险”,用生命换了几万元钱;有的吃了许多抗癌药(家人为了不让她知道把药瓶换了,告诉同修是“营养药”);有的被非法劳教一年,又非法加期两年,都没有“转化”,可回家后去了农村,与本市同修不来往,看不到新经文与《明慧周刊》,结果被病魔夺走了生命,等等。

我市周边县城,出现几名被病魔严重干扰的同修。为了帮助这几个同修,全县同修就被划分为几个组,大家围着这几个同修发正念,忽视了安全,结果导致几十人被抓,资料点被破坏,有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劳教,等等。教训是惨痛的。

我市还有另一种情况:发现有被病魔严重干扰的同修,有关同修就组织很多同修为她(他)发正念,结果使难中的同修对其他同修产生了强烈依赖性,自己一感觉难受就打电话找同修为自己发正念。这实际上不就把“发正念”当作“气功治病”一样看待了吗;有的虽在一起学法,但缺少交流,没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打不开心结,也就没向内找,心性提高不上来。

不在法上提高,没做到向内找,就想靠发正念来解决问题,给同修去病,这是本末倒置呀!最终有的住院,药费花了几万元,甚至有的家人还要起诉到家中帮助同修发正念的其他同修,造成同修们又在抱怨中找被病魔干扰同修的执著,没做到相互提高、形成整体。这样的结果可想而知。

我把自己看到和想到的写出来,意在与大家交流提高,从中吸取教训,走向成熟。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