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学教授讲信仰问题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记得前不久我们学校举行了一次讲座,谈的是关于大学生的人生价值。一位教授在台上讲了许多,可台下的学生并没有听进去。要知道在当今的社会,你去和学生谈精神价值和信仰,不如去谈钱来的实在。

可是人的内心又渴望着能够拥有一片净土,于是有学生向那位教授提问:“您能谈一下大学生的信仰问题吗?”有学生能提出这样有深度的问题,我也提起了精神。于是我认真的听了一下那位教授的解释。

那位教授是如此回答的:“信仰在中西都有很长的历史,佛教在中国有两千年的历史,而西方也有基督教,信仰是人对神的崇高敬意,从而不断的修正自己,节制自己的欲望。当然这里的神不是迷信,我们可以把他当作是一切美好的事物。”

到此为止说得都挺好,可能也许是意识到自己说的太正了,偏离了中共“主旋律”,于是教授象变脸似的,开始了自我洗脑,“当然于是我们越做越好,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马列主义者。”我深感活在这样一个专政统治下的大学生的悲哀。

“神”一词没有贬义,可是为什么很多人一听,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个负面的形象?其实这是党文化造成的。在文化大革命时,中共对一些词语进行有意的宣传抹黑,从而让人戴着有色眼镜去观察事物,比如“搞政治”、“迷信”、“反动分子”等,当提及此词,人就马上生出仇恨斗争的情绪,而被提及的词语他们并不认识也不了解,却从心底里生出仇恨之心。由此可见,媒体宣传对人能产生多么重要的影响,谎言说了百遍,也变成了“真理”。在当今信息发达的社会,我们应该擦亮自己的双眼,因为有的信息能让人身败名裂,有的信息能置人于死地。

佛教与基督教中所提及的神,并不是虚无的,佛教中有释迦牟尼,基督教中有耶稣,他们的共同点都是思想崇高和道德高尚的人,并且在他们的周围常常有神迹出现,所以古时的人称他们为神,信徒不断的修正自己,纯净自己的心灵,也就是信神的过程。而在共产党的社会里,我们被迫信仰的是暴力和邪恶的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信仰的是一个崇尚暴力血腥的、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其真面目的西方人——马克思。所以,那些自称为无神论的共产党员,他们也有信仰,他们信仰的所谓“神”是西方的马克思,而他们也必须不断地有意无意地助长暴力和血腥的力量,才能成为“忠实的马列主义者”。所以我们中国人并不是生活在无“神”论的社会里,只不过共产党是把正统的神抹去,用自己取而代之罢了。

古人说“人之初,性本善”,人天生对暴力和争斗产生一种排斥的心理,可在中国除了共产党,你什么都不能信,于是在大学生中一部份人,为了金钱和地位,加入了共产党,一些人在网络游戏中麻痹自己空虚的心灵,更有甚者因为太空虚而吸食毒品……,社会中充满了消极恶俗的气息,让人窒息。

何时才能见到大学生能够在自由的土地上,为自己找到一片净土,没有尔虞我诈,没有铜臭至上;人与人之间真诚相待,善良与宽容充满人间……。

很庆幸我提前找到了,就是法轮大法。通过不断地读法轮功原著《转法轮》,不断地修正自己,纯净自己的心灵,我领会到了生命真正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