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感恩师父和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我是中国大陆的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在“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我深深的感恩师父对弟子的救度。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底走入大法修炼的。未修炼之前的我五十一岁,身体极差。心脏病、腰椎盘突出、风湿性关节炎、骨节变形、肩周炎、颈椎骨质增生、胃病、腿锅窝积水,腿疼得迈不了步。再加上丈夫在外边有女人,面临离婚,那时的我真的是心力交瘁。那时儿子在外地读书,女儿是大的,很懂事。女儿要求我去医院检查病,说有北京的专家坐诊。

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是五月,大夫看完片子说:是腰部尾骨狭窄,而且伴有很多很粗的骨刺。大夫还说腰部神经多,若做手术的话,一不能保证好,二不能保证不出问题。因为腰部神经多,不慎碰到那根神经都会出问题,费用也高。孩子一听没了主意,后来我们娘俩决定不做手术了。

五月二十九日那天闺女对我说:妈,我给您带来一本书,您看看,同事说这个功法很好。我一看是《法轮功(修订本)》。由于家中的婚变,我退休后根本不愿出门,感觉羞于见人,好象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似的,整日在家胡思乱想,越想越往牛角尖里钻,身体也相应的越来越差。

记得有一天有点感冒,鼻子不通气就在床上躺着,想喝口水,水就在床头柜上放着,刚支起身心脏病就犯了,就觉得心脏要从心口跳出来似的。比黄豆还大的汗珠由每一个汗毛孔往外涌,身体是一动也动不了,治心脏病的“保险盒”就在枕边放着,可是就是拿不过来,吃不了。心里酸酸的,就想死一个人是很容易的。过了大约五六分钟,心脏缓了下来,我知道这个危险过去了。

由于我封闭自己,不知道有大法传出,直到闺女把书拿来才知道大法的洪传。打开书一看,这书真好。我一气呵成看完书,连中午饭都没吃;看完书,就根据书里的图按师父教的炼动作。

闺女走的时候告诉我,她同事知道晚上哪有炼功点。傍晚我就打电话让她同事带我去炼功点。她同事说今天不行,改天吧。我一听就很着急的对她说:你把我送到那就走,不行吗?她一看我挺着急就说:行,我送您去,您别急。当时我想这孩子还挺好。当时自己哪里知道,修大法的人就是这样。不论遇到什么都先为别人着想。这是师父教导的。就这样,也就从这一天起,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大道,也就从这一天起,我的人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就在我修大法的第四天晚上,我看见银白色法轮在飞速旋转。在我学大法的第十八天的时候,炼功点放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到了第二天,绝了一年半的例假又来了。当时心里还挺烦,心里烦嘴就说出来了。同修们一听可高兴了,并说这是大好事,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把身体往年轻化方向推,可别烦。我这才知道原因,后来通过自己深入学法,真正知道了这是好事。

修了近两个月时,有一天炼功炼到站桩时,我就看到自己的上半身巨大无比,由肚脐往下就是蓝天和白云,天空是那么的辽阔,还有一只绿底白花的碗在云层里迅速的翻转,其中的美好用语言根本就无法形容。

炼完功后我就把这些状态对同修们讲了。同修们听完都很高兴,有的问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从前比,有变化吗?

这一问,使我一下子想起身体所有的病。想起第一天同修陪我到炼功点时我是一瘸一瘸進来的,二寸高的门槛都得扶着门框進。现在,自己都不知道是哪一天哪一刻,身上所有的疾病全没了,身上一点不适的状态都没有。

我愣了一下,泪珠便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激动或是感恩,就是流泪。这时我就感觉自己根本不象五十多岁的人,好象也就刚刚三十岁。每天精力充沛,天天参加晨炼,炼完功回来学一上午法,中午一个馒头一杯水,下午我们5-10人不等去各处弘法。晚上集体学法。生活充实愉快。那时的我一走進大法,一门心思就是学法炼功。从《转法轮》学起,师父的每一本讲法从不落下,越看越想看,越学越想学,就是一遍遍的学法,每天坚持炼功。为后来证实大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为了不占用太多的人力,我们就自组小组。我们这个小组三个人,那两个人是夫妻都还在上班。我们就晚上去弘法。白天找好材料,联系好人。晚上到那就放师父讲法录像。十七八里的路我们来回都是骑自行车,回来时都是半夜子时左右。路远的地方就由男同修开三轮摩托送我们去。

记得一九九八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大雪,那可真是冰天雪地,到处白茫茫的一片,但这样的天气也阻挡不了我们弘法的脚步。弘法回来时,三轮摩托到半路坏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当时我们三人谁也没害怕。他俩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女同修对男同修说:你仔细的修车,师父法身会管我们的。这时女同修就教我背师父诗词《因果》,还没背完,就见远远的过来一组灯光。走近一看是另一组同修,他们开的是拖拉机。几个同修一起,不一会就修好了车;到家已是下半夜两点。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为首的中共邪党开始非法打压法轮功,用弥天大谎欺骗世人,毒害众生。作为师父的弟子和大法的实修者我们深知“法轮大法是正法”,于是我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为了向政府和世人讲清大法真相,走向了天安门。

那时我们还是相信政府是能明辨是非的,可中共根本就是邪恶的,它把一批批上访大法弟子投入了看守所或监狱。我被关进了当地看守所。就在我被非法拘留期间,丈夫送来了离婚起诉书,真有点雪上加霜的味道。可能我和他也就有那么多年的夫妻缘。我在离婚起诉书签了字,这在没修炼之前我是绝做不到的。

从看守所出来以后有同修做出单张大法真相,开始由于做的少,我就每样拿两三张传给同修看。同修看后备受鼓舞,大家都知道了有一个明慧网,我们修炼有了方向。就这样一来二去的,很自然我就成了协调人。在那黑云压城的日子,心里开始也是很怕的,从走出家门起心里就胆胆突突的,不能大大方方的走,一边走一边怕。这种状态让我很生自己的气。我问自己怕什么?学的这个法不正吗?当然不是。。为了增强正念我就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没念完十遍,心中的怕没有了。全身心都溶入在这句话中,这时感觉腰板也直了,腿也有劲了,走路也大大方方了。就这样几年下来,无论资料往哪送,有多远,哪里的路上都会留下“法轮大法好”,就这样送了八、九年。

二零零四年中秋节的前四天,在回家的路上,一位骑摩托车的姑娘把我撞了。撞得挺厉害的,把我从自行车上撞了一个腾空翻后又摔出三米远。当时把我摔晕了过去。肇事姑娘当时都吓傻了。我醒来后第一念就想:师父救我。

睁眼一看周围围了很多人,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对一名男士说:请先生把我的自行车扶起来好吗?那人没动。这时我明白该讲真相了,我对他说:先生别怕,我是修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要听电视报纸宣传的,那都是骗人的。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按“真善忍”做好人,大家说能有错吗?撞我那姑娘,她肯定不是故意的。

我又对姑娘说:别怕,我不会讹你的。说到这,那名男士走过来对我说:老太太,别被公安听到了,我给你扶起车,你能走吗?我说:没问题。说完我扑了扑土,推着自行车就回家了。

回到家就开始做饭,并接回了外孙女。这时我感觉两只眼睛不一样,老感觉右眼往上吊,一摸才知道,原来脑袋后右侧肿起了一个鸡蛋大的包,右眼角自然就被提了上去。虽然摔了一个包,但不痒也不疼,就是有点木有点胀。闺女和儿子听我讲完事情的经过后,儿子问我:妈,您是修“真善忍”的,就得讲真话对吗?我说是呀。儿子又问:那您摔成这样,您能不疼吗?我笑着说:我要疼我能做饭接孩子?可儿子就是不信。最后两个孩子非要拉我去医院检查,女儿哭着求我:您就拍个片子不行吗?没办法,只得随他们去了医院。没出家门之前,我就心发一念:我什么事也没有,查不出来啥。到医院门口我又发一念,我啥事也没有。进了CT室,我想肯定一切正常。CT照完以后一看,闺女就乐了。身体不但没摔坏,而且以前的疾病也都一扫而光。

女儿和儿子被大法的超常折服了,我借着这个机会跟他们俩又详详细细的讲了一遍真相。女儿从那以后经常向她的朋友讲大法真相。

二零零八年,中共借北京奥运之名,在全国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我们这一片做资料的两名同修也被非法抓捕判刑。这样一来,我们这片的同修就没有了真相资料。这时我就萌发了做资料的想法。可是我什么也不会,所以也没有太大的信心。我大量学法,自己更明确了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下定决心,要做资料,我要做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

通过同修介绍我认识了一位懂技术的同修。技术同修开始耐心的教我,他教一步,我记一步。他教得认真我记得仔细。一天下来,基本能操作了。就这样我克服了畏难心理,在师尊的加持和同修的帮助下,我们的这朵资料点的小花盛开了。现在我和一位年轻同修共同配合,我们立下誓言,要让这朵小花盛开到法正人间之际。

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和对大法的歌颂。在今后的日子里唯有精進再精進,才能无愧师尊的慈悲苦度。

祝师尊好!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