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

一、跌倒了爬起来

我是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看到同修都在法中精進实修,可我还停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遇到矛盾不向内找,总得有一番周折,或者是争个你对我对,每次都是师父的法在脑中出现了,才醒悟,才能知道自己错了。争斗心太强胜了,妒嫉心、显示心,自以为是的心就更不用说了。这些肮脏的东西去不掉,怎么办?不能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佛不放,只有坚信师父坚信法,砍断人间的所有缆绳,才能登上师父的法船,启航回家。在这正法还没有结束的时刻,师尊仍给我机会。我要抓紧时间坚定的修好自己,“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

那是九九年“七·二零”的头一天,一个工业局的头头来找我说:“不能炼功了,党内部开会了,给你们法轮功定某某教”。那时我就跟他讲法轮功怎么教人向善,道德回升,怎么祛病健身。没炼功之前,我的病咋也治不好,什么脑血管病、心律过速,颈椎,乳腺肿大,炼功后,全好了,一身轻。那时我家开个小饭店,正好客人们刚吃过饭,都在这听我俩辩论,直到又来客人了,没地方坐了,大家都笑了,才开始收拾桌子。那时也不知是讲真相呢,晚上梦见师尊在炼功,穿着黄袈裟。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师父在鼓励我。

后来就铺天盖地的打压,谎言、欺骗、天都要塌了,环境变了,没有学法小组了,我也不精進了,带着沉重的心情混日子。丈夫给我过心性关,对我是张嘴就骂,动手就打,我彻底崩溃了,跟他干起来了,不修了,也不过了。九九年底,我拿钱就走了,在外流浪。这是我在修炼的路上摔的一个大跟头,留下了非常遗憾的污点。后来经过一番周折,又回到家中。可是一身的病又回来了,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苦不堪言。

二零零零下半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走回了大法中来,看到师尊的讲法,我泪流满面,“跌倒了爬起来”。我决心按照师父的话做。

二、走出来讲真相,救度众生

后来,我投入到正法洪流中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贴不干胶,往县政府的大门柱子上贴;送资料,往公安局家属楼里送;年三十挂条幅去;有一年还插小旗,我都在明显的地方去插和挂。

有一回,我自己做条幅,买最好的布,最大的条幅给男同修,他上电影院对过的楼顶上去挂了,小的给女同修。后来我县的同修都走出来了,协调人给我们分片,你管哪片,他管哪片。自《九评》出来以后,我县同修开车下乡在外乡镇发放,挨家挨户的给。每次下乡,我都抢着去。有一次,我们四人下乡,我和一个大个男同修一伙,她们两个女同修一伙。下车后,东边一伙,西边一伙。

走着走着,刚要开始发,就来干扰了,院子里出来人了,我俩还往前走,正好有个胡同,我俩就拐弯往里走,又出来人了。他个高,走的快,我就在后边加快脚步撵,撵上想跟他商量一下,先躲躲,等人進屋再发。可撵上了,还没等我开口,他却说别跟着我,我要上厕所。这下把我弄的无地自容了,还没办法往回走。可是,出来的人还不关大门回去,还在那里瞅呢。我又往回走,拐个弯,这里没人,赶快抓紧做。回来后知道,那位同修不是有意让我难堪,真是上厕所,是师父利用他上厕所这个事暴露了我的疑心。怕别人怀疑我俩一男一女不是好人。现在才发现原来是自己心里不纯净。

后来同修都要跟车下乡,我去不上了。就冒出了人心,给协调人提高心性说:“没人去时,你找我,现在尽找你对心思的人去。”发牢骚。今天在这里,向那些协调的同修说,对不起了。心想不能跟车下乡发资料,就自己做,走出自己的路来。

看到明慧上有的同修下乡卖袜子,利用这种形式接触世人,讲真相救人。我也上点袜子,下屯去卖。挨家挨户的叫开世人的门。刚开始,这家买袜子,就能讲真相,不买就讲不上,后来不买,也能讲退了。因为挨家走,不知哪家有狗没狗。有一次,進一家的门,我喊一声,屋里有人吗?小孩一开门,狗一下窜出来了,我吓的“嗷”一声,急忙用袜包去挡,女主人赶快跑出来了,但是拽不住狗,我吓的脸苍白,她拽我挡。躲着躲着,不知咋的,我撞开了一扇门,躲進去了,没咬到我。这狗蹿起来有一米来高,象狼似的。女主人半天才弄回去,说男主人不在家,没有人能拽住狗,都咬坏一个人了。真是有惊无险。其实是师父在保护我呢。

还有一次下屯卖袜子,進一个屯,刚走两三户,就来了个小女孩,长的很漂亮,象个小天使似的,跟我打招呼,然后领我一家一家的走,一直走到天快黑了,我要回家了,小女孩舍不得我,非常不愿意让我走,说你还有几家没去呢。我说:“不行啊,天快黑了,我得去赶车了”。再晚了,就没车了,小女孩恋恋不舍的说:“那你啥时候来啊?”此情此景,我的心也有点不好受,这不是一般的孩子啊。她是师父派来的帮我救人。真是弟子只要有救人的心,师父就一定会帮你。

三、在新的环境里突破面对面讲真相

因为两个女儿在市里上班,二零零八年,我从县城来到市里,面对陌生的大城市,我还能不能象在县城那样走出来,堂堂正正的面对面讲真相,对我来说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由于人的思维挡着,突破的很艰难。开始上楼做资料,怕心出来了,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有时女儿跟我去做掩护。等我从楼上下来,女儿说:“瞅你吓的。”

这怕心就是干扰我,反正不管怎么怕,我就是做,尽管做的少点。后来,上学法点了,心想这回可好了,能跟同修一起出去了。可是同修不领我,怕心没去掉,妒嫉心又出来了,我们小组有个同修讲真相讲的好,我就跟她上大超市。开始我讲一个就退了,又跟一个人讲,她不但不退,还跟别人说:啥叫“三退”呀,挺吓人的。弄的周围人都看我。同修也来说我,让我站在第三者角度上讲,或者做点别的,背地里还说三道四的、挑毛病。不兴说这个,不兴说那个。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利用同修没修好的那面来干扰我,我就是不承认你。

后来我求师尊帮我,站在师尊的法像面前说:“师父,你有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弟子,嘴笨,还干啥啥不行。”求师父帮我让众生和我沟通上,听我讲真相。在师尊的呵护下,突破了面对面讲真相,现在我可以去各大超市讲真相,每次救人回来,我都感觉是师尊在做,没用我费多大劲,众生就得救了,用人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之情。

说到这,我想还和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说一句,走出来吧,为众生负责,真心救人,师尊都会帮你的。还有一件事,在超市的椅子上,我给一个老党员讲真相,刚开始他不退,说“四·二五”(法轮功学员自愿到中南海上访)是干扰社会治安,问“自焚”是怎么回事,说师尊上美国如何如何。我从头到尾给他讲一遍,一直讲到藏字石。最后他退了,还问我:你是老师啊?我说不是。我知道这都是师尊给的智慧,让我源源不断的讲个透。等我们回家的时候,在超市门口,又碰见他了,看见我们,也不管周围有多少人,举起拳头就喊“法轮大法好”!

虽然能在陌生的城市走出来,但离师尊要求的相差太远,只是走出来了,但我一定会越走越好,兑现我的史前誓约,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