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大法弟子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猛然听到同修A走了,在震惊之余最多的是痛悔。悔恨自己没有做到师父要求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我市大法弟子在今年前后被旧势力在身体这方面被迫害的很严重。在这里,我不想谈论其亲人同修以及周围同修在这件事上做的如何。我想就对在魔难中的同修怎样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方面发表一些个人所悟,与同修切磋。

我零六年真正得法,零七年从南方打工回来,就碰上了父亲(同修)被迫害的起不来床(常人说的“食道癌”症状,一吃饭就吐)。当时我刚得法,天目看得比较清楚,每次发正念都看到大量的邪恶在迫害父亲。

记得当时同修学习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

我将这段法写在了纸上,以便父亲记不完整时看一眼。印象最深的是有次发正念,我与母亲立掌帮父亲清理邪恶,父亲也在念师父这段法。在人这边,父亲的声音很小(被迫害得浑身无力),但是当父亲的声音一出,响遍整个三界(当时看到的景象):层层正在参与迫害他身体的烂鬼,以及没有直接迫害但是指挥这些烂鬼的比较高一点的生命,全部停下了所有动作,都站在那里保持着前一秒迫害的姿势,听着父亲的声音,那声音用常人语言形容真的是响彻九霄,所有空间都是父亲的声音。层次比较高一点的旧势力的脸色很难看,仿佛打了败仗一样的垂头丧气。

因为当时得法不到一年,法学的少,法理不清,没能真正能够在法上帮助父亲,父亲还有对利益对亲情的执着心放不下,导致被旧势力夺去了肉身。但是通过这件事让我知道了法的威力,以及在魔难中只要信师信法,师父就会帮助我们的。从此以后,我心里有一念:“父亲已经被旧势力迫害走了,以后不允许旧势力再这样迫害别的同修。”(当时的想法)

还有一次就是在父亲走后的一个月,听说又有一位同修B出现“病业”迫害被家人送进了医院,同修知道后就通知大家发正念。第一次发正念,虽然没有见过同修B,也不知同修B所在医院的位置。发正念时看到同修B在病床上躺着,他的上方有几个烂鬼拿着矛从上边戳刺他的身体,我将他的身体下了一个罩。再一次发正念时看到同修B的泥丸宫中的主元神被一条大蟒吞進了肚里,我发正念将大蟒打死(没有灭掉,可能是层次所限),将同修B从大蟒嘴里拉出来,同修B身上全部是血,我又将他身体洗净(一种功能),这样同修B的主元神又在他泥丸宫里了。但是我们这边发着正念,不知那边同修家人是怎样做的。过两天同修回来告诉同修B已经被家人火化了,我很震惊。原来当同修B被送到医院后,就被医生告诉人已经不行了,同修家人就找来冰棺将同修B的身体冻在里面了。过了很多天,同修B的女儿做了一个梦,梦到同修B对她说:“我都没死,你们就把我装进冰棺了。”当这边同修把我看到的景象告诉同修B家人时,他家人也很后悔。我们今后要吸取教训。但是这也证明我们真心为同修发正念,同修一心,形成整体,也可以改变旧势力安排的事情。

这一次是我自己被旧势力迫害,感触很深。由于前一段时间忙于建资料点,来回奔波,学法少了被旧势力钻到了空子。那天晚上从同修家回来浑身发冷,然后第二天身体发烫,接着就是发高烧的症状。当时我已经躺在床上,头很痛。谁知道过了两天牙缝里的肉全部肿起来了,紧接着嘴里面、嘴唇上、舌头上长满了泡,到后来右边下牙的牙根处又肿了,一直肿到了耳朵边上,右边太阳穴也跟着痛,每天醒来嘴里都是满嘴的脓血要吐。这一下不仅说不成话,也吃不成饭了,每天就是喝水,这一喝就是几天,到最后泡烂了,也不能喝水了,无论热水、凉水到嘴里蜇得满嘴痛。几天没吃东西,下床走路都没劲。

突然有一天我想:我吃不上饭与旧势力迫害父亲时一吃饭就吐有什么区别?不都是让你肉身受损,以至被夺走人身吗?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于是发正念时我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安排的都不承认,只走我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如果我在历史上与谁签过什么约,我一概不承认,全部作废,我修炼路上的所有都是我师父安排的,与旧势力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我发出这坚定的一念,只见一只手伸的很长,手里拿着一张纸,不知上面写的什么字。但我马上意识到那可能就是什么时候与旧势力签过的约。意识到之后,马上用火(另外空间的)烧掉了。之后的一次发正念时,刚一盘上腿,就见一旧势力将一张纸扔到我脸上,仿佛是上次否定了它们的安排,它们气急败坏,仿佛在说:你之前与我们约好要这样做的,你现在背叛了我们。

我不为所动,只要不是师父安排的我就不要,马上烧掉了。之后层层空间都有纸全部往我头上扔,我全部都烧毁。还有一个旧势力拿的仿佛是玉石做的纸,一般的火烧不掉,它看我要烧,就将手背在身后,我虽然烧不掉那玉纸,但是我将上面的字收走了,只剩下一张空白的玉纸,最后还是烧毁了。

通过几次发正念否定旧势力,过了两天我的嘴好了,也能吃东西了,也能下床收拾屋子洗衣服了,与以前没什么两样了。其实自修炼后,我清楚的知道我生命的全部只属于师父,是师父与大法给了属于我的一切,与别的生命没有任何关系,与旧势力一点边都不沾。可见我们心底里对师父对法坚定的一念旧势力是最害怕的,我想这也许就是本性的一面起了大作用吧。

通过这几件事,我觉的对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无论是“病业”或者其它形式迫害)有以下认识:一、首先是学好法,法是根本(我建议大陆同修到现在还没建立学法小组的同修尽力建起)。很多同修身体出现被迫害时,还以为是师父安排的过关。其实是不是师父安排的我觉得在法上分析一下就知道了: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一切干扰到做不成三件事的一切都不是师父安排的,师父讲过现在最大的事是救度众生,人已经被迫害到不能走路,躺在床上了还不是迫害吗?能说是师父安排的吗?师父会让你在这时不能救人吗?这不是和大法弟子被邪恶关押到黑窝里一样是迫害嘛。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过:“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

二、要信师信法,这个“信”的程度要达到生命的每个细胞都要坚信,坚不可摧、坚如磐石一样的信。

三、同修要整体配合,我们帮魔难中的同修发正念时基点要站正。个人悟到,我们帮助同修的过程就是破除、否定旧势力的过程,就是助师正法的过程。因为首先旧势力严重干扰了师父正法,是不被师父所承认的;而它又迫害大法弟子肉体,企图让大法弟子不能完成与师父签的誓约,没有走完整个正法时期;并且他所承担的范围内的众生也会因此而没有完全得救,起到了毁众生的作用。所以我们发正念时要从破除旧势力安排这个基点上去帮助同修,而不是私下谈论同修有这个执着那个执着,无意中起着帮旧势力迫害,推了在魔难中的同修一把。

除此之外,要真正在法上帮助同修,而不是人心与情。

希望大陆其他同修能吸取我市同修的教训,真正能从旧势力手下“抢”回同修,共同完成救人的使命,一起见证那即将到来的、不会再有的辉煌时刻。

以上为个人近阶段层次所悟,有局限和有不对的地方,请大家以法为师。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