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法轮功教会我当好医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小时候,我多灾多病,很痛苦。发愿要好好学习文化,将来当一名能救死扶伤的好医生,就象华佗一样。我如愿以偿了,我上了大学,当了一名西医大夫。尽管我最喜欢中医。

在当今中国社会里,物欲横流,金钱至上,到处都充满了铜臭味。医疗界也不例外。对此,我感到十分痛苦。我不愿随波逐流,但我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面对病人,如果我和其他医生一样,收病人或其家属的红包,我于心不忍,我曾经收过一次,心里特别不安宁;如果我不收病人或其家属的红包,其他医生就说我傻,和别人不一样,说我不合群,怪怪的,也不敢和我合作,怕和我合作时,我拒收别人的红包,他们得不到实惠,自己的利益受到影响。我那时很苦恼。我要和他们打成一片,他们高兴,可是我内心很痛苦;我要不和他们打成一片,他们不高兴,我内心也很痛苦。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我在图书馆翻阅了很多书籍,包括《道德经》、《金刚经》、《圣经》等,但都没有彻底解开我的心结,我似懂非懂,还是不能让我彻底心服口服。我就在这种痛苦的日子中上下求索着。

一九九五年三月四日的清晨,喜欢练气功的我被美妙的音乐声吸引,循声而去,看到山坡平地上有一群人在炼功,那美妙的音乐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些人就是炼法轮功的学员。我就开始学炼法轮功了。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心中的一个个疑问在宝书《转法轮》中找到了答案,让我彻底的心服口服了。我真后悔我错过了二次参加恩师李洪志老师的面授班的机会。从那时起,我逐步知道了许许多多别人不知道的道理,我逐步知道了什么是人生的真正价值,我也真正的认识了我自己,找到了我儿时思考过又没有答案的三个人生哲理问题:我从哪里来?我将到何处去?我来这里到底要干什么?明白这些问题,为我以后能在医疗界堂堂正正当医生奠定了基础。

我也彻底知道了我那时为什么活的那么苦。我把别人对我的评价、我把自己的名声看的很重很重,仿佛我就是为了这所谓的“好”名声而活着似的。在正法修炼中,执著于名的这颗心,让我走了很大的弯路,我要去掉它也很艰难。但在慈悲伟大的恩师的呵护下,我终于从巨难中坚定的走了过来。这是我的最大的幸运。

通过学法,我学会了向内找。反复通读恩师的所有讲法,把大法溶入自己的心中,遇到矛盾看自己,用恩师的大法来指导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发现自己的不足,及时去掉它,不断在大法中升华自己。在工作中,我真正能够坦坦荡荡当医生了。

法轮大法教会了我当医生时能设身处地的为病人着想。有一次,一个身着朴素的妇女带着儿子来看病。我知道她的经济不宽裕,就在做医学影像检查方面,选择最能为她解决问题的方法,为她节约钱;在做治疗方面,选择最能为她儿子治疗的药物,可用可不用的,一律不用,为她节约钱。我这样做,不只是为她节约钱,更重要的是减少对她儿子身体的医源性损害。同时,我还利用空闲时间和她儿子谈心,帮助分析他的心理上的障碍,找到了他的心结。后来,她儿子要出院时,母子俩还特地来向我问好,说:“你是个好医生,谢谢你。”很可惜,我当时没有告诉他们母子俩法轮功的真相,真遗憾;我也没有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这背后有怕心和证实自己的执著心在,我要去掉它。我的这种“善”,只是情中的“善”,不是真正的“善”。真正的善,就是用为他好的善心、用祥和的语气、用通俗易懂的道理,给他讲清法轮功的真相,让他能自愿退出中共党团队邪恶组织,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甚至能启悟他的善心、增强他的正念,能愿意修炼法轮大法,走上“返本归真”之路,这才是真正的大善。这种“大善”,是不入情的,是一种无为之举,不在有为中,这才是慈悲的表现。我从中体会到了“善”的部份内涵,体会到了“做善人”的艰难和乐趣。

法轮大法教会了我当医生时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有一年过年后不久的一天,我正在医院上班,我曾经看过病的一个病人来找我,给我一个鼓鼓的红包,说是“新年快乐”,让我高兴。我平静的对她说:“我不能收。我不会因为你没送红包,就不认真给你看病。”她说:“看您人心好,我才给的;这不是贿赂您。”她是一个大老板的妻子,我给她看过几次病,她对我有好的印象。她态度很坚决的一定要给我,还说:“给您,您还不要;我没给的(医生),别人还主动跟我要呢。我今天真是碰到好人了。”由于那时病人不多,我就叫她坐下,给她讲我为什么不要红包的原因。我告诉她,我是学炼法轮功的。我就跟她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共产党为什么镇压法轮功”、讲“我是如何受到中共的迫害的经历”、讲“面对中共的镇压,我为什么还要坚持的原因”、讲“三退大潮”、讲“贵州藏字石”、讲“全球公审江泽民”等等,她一下子明白了真相,最后她也愿意退出了中共团队组织。她对我非常感谢,还说:“在这样的社会,您这样的医生太难找了。”我说:“你别感谢我,你感谢我的师父吧,是师父和师父的大法教我这么做的。”她就打听师父和法轮功的情况,后来她也得法了。我从中体会到了“真”的部份内涵:用从大法中获得的智慧,识破中共所制造的一切谎言,并给有缘人讲清真相;同时我也体会到了“做真人”的艰难和乐趣。

法轮大法教会了我当医生时能默默无闻的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不图名,不图利,摆正工作与修炼的关系,平衡好自己与社会的关系,平衡好自己与人的关系,平衡好自己与家庭的关系。对病人,态度和蔼、耐心;对工作,认真负责,不误诊、漏诊,不出现任何医疗事故;对同事,谦虚尊重,不挑拨离间、煽动造谣;对医疗技术,掌握娴熟,虚心好学,不耻下问;对待遇,不争不抢,看淡名利,遇到矛盾要“忍”。有一次,一个病人找我看病,看完病后,她还到处败坏我的名声,说我乱收钱,要告我。我开始心里很不平,还想找她解释清楚,没有这样的事,她却冤枉我。后来我想,我碰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我为什么碰到这样的人?我为什么碰到这样的事?我静下心来看自己的心,发现原来是我把自己的名声看重了,执著于自己的好名声;同时,我还不能让人说,有一颗“不让人说的心”;还有“一颗不能被人误解的心”。这是在证实自己而不是在证实法,其背后都是为私为我之心在作怪。我要去掉这些不好的执著心,去掉这个为私为我的心,堂堂正正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人。我的心胸一下明旷了许多。在矛盾中,看自己的不足,不怪他人,宽容大度,能包容他人。我真正体会到了“忍”的部份内涵,体会到了“做宽容大度的觉悟了的人”的艰难和乐趣。

当然,“忍”并不是对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无动于衷。有一次,我正在医院值班,单位领导在“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的指使下,叫我去一趟。我知道他们企图迫害我,我心中一面发正念清除邪恶,一面用自己的正念保持上班不离岗位的状态,同时及时找自己的最近的不足之处,及时清除内外之邪恶,在慈悲恩师的呵护下,就把这场迫害阴谋解体了,平安无事。

从我当医生的过程中,我是逐步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的要求直指人心去做的,我从中体会到了坦坦荡荡当一名好医生的艰辛和乐趣。如果没有恩师的慈悲呵护,没有大法对我的指导,就绝对没有我的今天。我的一切,都是恩师赐予的。

最后,在“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向慈悲伟大的恩师问好!师父,您辛苦了!向全世界大法弟子问好!祝愿法轮大法在全世界广为洪传,更多的生命受益!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