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修大法有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什么都可以用语言来表达,但我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恩是无以言表的。下面我简单的说说大法带给我的好处。

一、大法改变了我的性格,完善了我的人格

我是一名教师,过去由于脾气不好,经常用棍子、拳头打学生,无所顾忌。九五年得法修炼,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

在大法中我找到了做人的准则,觉得教育学生就要用“真、善、忍”去教育,首先自己要做一个好人,对调皮的学生尽量谈心,对困难学生尽量帮助,渐渐的学生都说我变好了,与我的关系也亲近了,同事们也喜欢与我相处,领导让我干啥都放心。在九七年和九八年,连续被评为“州级优秀班主任”和县级“教育园丁”。实质上我对于这些也从不往心里去,对领导说,把这些荣誉让给年轻老师吧,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做好人是我师父要求的,也不图名图利。

有时候学生困难缴不起学费,我就垫上。一次,一家有三个学生,他们的父母只借到了一个孩子的学杂费,我为他们垫上了两个孩子的。记得有一个学生考上大学,父亲远走他乡,我和妻子经常帮助他,后来,我被非法劳教,妻子与其他同修供他上完大学,直到分配参加工作。我们是发自内心为别人好,也不求什么回报,修炼的人对社会真的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当初,我们县教师中修大法的比较多,在九九年大法被中共迫害以前,有好几位大法弟子获得过县级、州级优秀教师和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曾在好几次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上,尽管中共妄图强迫我们放弃信仰,但是县委领导、文教局领导都强调这些炼法轮功的老师们都是好老师。是大法使我们成为好老师。

二、大法使我获得了健康的身体

我从小爱喝酒抽烟,长期不注意坐姿,导致背有点驼,并且经常失眠。开始炼功的那一天,失眠就一去不复返了。有一次炼功时,感觉背部有一股气从脊背往上顶,力量很大,我的背随著这一股力量往上升,我心里很激动,半个小时炼下来,往墙边一站,背直了,觉得真神奇。这样的事例在我县修炼人群中比比皆是。我修炼大法十五年了,自走入修炼以来,身心受益,没吃过一粒药,有时也有感冒的症状,只要多炼一会儿功,念一讲《转法轮》马上就好了。在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时,冬天寒风刺骨,缺水,大家都很脏的,如有剩下的水我就在厕所旁冷水擦身,一点事没有,还感觉全身热乎乎的,抽大烟的都夸我好身体,我说炼法轮大法就这样。

三、大法使我全家受益

神奇的事在我身边发生的很多,亲人中有许多人先后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我修炼大法时父母亲、哥哥都长年有病。母亲患有各种风湿病、妇科病;父亲是高血压、脑血栓等;大哥是脑震荡后遗症。我从外地得法回家后,他们都跟着我炼功,时间不长,都好了。原来我是一年两次送父亲进医院,炼功后父亲就再未去过。

再说说妻子身上的神奇事,我儿子也是师父保护下来的,当时是在家里接生,由于胎位不正,好几个小时生不下来,脐带拴在孩子的脖子上,大夫可给吓坏了,说要做手术,让我赶快送医院,我从外面转了一圈到家,生下来了,孩子没气,脸是黑的,大夫“啪”一巴掌,“哇”的一声活过来了。大夫说这样活下来的不多,她以前接生时遇到的两例都没活,她说这是佛保佑的。妻子上班后,工作忙,没时间炼功,奶水比较少,孩子不够吃,可只要她炼炼功,那一天的奶就不多不少刚够喂孩子,你说神奇不神奇?

四、修大法有福

自中共邪党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迫害后,我被关押、劳教,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可我始终坚修大法心不动,好多人(包括县上领导、州上领导、劳教所警察)都说,你这种人再不要想工作了,我也觉得无所谓,只要坚信大法,没有过不去的关。

劳教期满从邪恶的黑窝出来后,我回原单位上班,时间不长,我被调到条件更好的学校,在如今唯利是图的社会,如果不是修大法,你就是花上一两万说不定还办不了这件事。到了新的单位后,我该干啥就干啥,钱也一直不缺,每月还有房租,亲人都健康,儿子聪明学习也好,闲了与我一起学法炼功。真是:修大法,命大、福大、造化大,众生切莫拒绝他。

五、支持大法是善良人的正义之举

十几年来,我先后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平安台劳教所、本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几年,虽然很多警察受中共愚弄和驱使,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但我也碰到了善良的警察。在北京看守所时,一所长让大法弟子站一边,其他刑拘人员站一边,对他们说:你们都要学习人家法轮功,看人家多文明。在本地看守所关押时,一位州政保科科长试图转化我,未达目的,临走时对我说:我听了好多人的反映,也与你谈了几次,你真的是一位好教师,可惜我也放不了你。他说的时候差点流泪了。

二零零零年夏季最热的时候,看守所里热得像蒸笼一样,每天中午最热时,一所长将我叫出去,在一棵苹果树下我俩聊天,或者让我在院子里转,他说:我想让你凉一凉,里面难熬啊。我在一年多时间两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一直坚持晚上在监室里、白天在院子里炼功,除了有一武警打过我一次外,其他人从未过问过。我觉得人心都有一杆秤,好坏是非大家都是看的见的,大法已深入人心,任何邪恶都是动不了的。

在平安台劳教所,我因喊口号、拒绝训练等被关禁闭,恶警说不“转化”就让我死在里面,我受尽了各种酷刑的折磨,六个普教外加两个恶警,对我进行每天二十四小时轮番酷刑折磨,可是这六个普教中有四个成了我的朋友,其中一个对我说:我们真的很同情你。我快昏死过去时,他用力将螺丝钢铐子往上顶,减轻我的痛苦。恶警不让我坐,可他一走,这几位普教就让我靠墙坐下。其中有一个天天从外边带点花生米和糖之类的东西,他趁没人看见时,赶快喂给我吃。恶警进来时,他们赶快在我身上按上许多鞋印。要知道这六个人可是恶警挑的最狠的。

虽然恶警十天没让我吃饭、喝水,天天电棒、刑具折磨,可是最后一天洗脸时,都说我胖了。

阴云快已过去,光明即将来临。善良的人们啊,你还在等什么!赶快了解大法真相,你将拥有最美好的明天。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