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回忆华东师大炼功点(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看到这张照片,我的思绪飘回到华东师范大学度过的一段难忘的日子。在那里,我得到无上的至宝;在那里,我结识了一群善良的人;在那里,我体会到佛法的神奇。

一、炼功点

偶然的机会,我发现我的同学在炼气功,交谈了一会,我就接受邀请第二天到炼功点学功。第二天,我来到华东师范大学数学馆后面的草坪。和着悠扬的音乐,有一群人在炼功。一位学长开始教我动功,整个过程中,我能体会到的就是一种平静和友善。功法动作简单,我很快就能跟着大家一起炼了。

渐渐地,我发现这个炼功点的一些细节。大家都不踩草坪,沿着水泥路站着,而且尽量站在路的两侧,中间有较大空间,别人可以走动。尽管一大早的,而且在清净之处,很少会有其他人到这里,但大家还是这样做。炼功点上,有专科生、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还有职工、讲师、教授,以及家属。

炼完动功,大家就散了,回去准备上课。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其他炼功人的具体个人信息,包括姓名。除了炼功,大家会自由组合的参加集体学法,从而自发的形成了两个学法点,还有很多学员是自己在家学法,只是会来参加集体炼功。学员们毕业了就到各地去了,所以也无法统计确切的人数。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这个炼功点是隶属于学校社团联合会的。当时学生要参加学校的晨跑,在指定地点每天都有教师负责盖章。我们也不例外,要沿着丽娃河跑步一圈再盖章,而且,我们不做假,老老实实的跑。后来,炼功点的辅导员(也就是负责人,是学生)就以社团的名义与公共体育部的老师商量,得到他们的支持,免了我们跑步的事情,按我们参加晨炼的天数每学期集中盖章,老师们也相信我们。

作为社团联合会的下属协会,我们也参加学校社团联合会每年一次的纳新活动,每个协会自己布置一个展台,“展台”是由一两张桌子拼成。我有幸看到并扫描了一张当时的照片,从照片上的展台上的告示可以看到“特别推荐――法轮功”,以及“吸收会员准则:1、不收费 2、坚持来炼功……”其中,“不收费”还特别加粗。

二、自发形成学法点

有几个学生觉得有必要在一起讨论自己的修炼体会,就约好在学校内的夏雨岛交谈心得体会,交谈中发现师父在书中都有指导,就约好,下次带《转法轮》来,一起看书。一两次后,参加的人数就多了,于是大家分头想办法找个室内场所一起读《转法轮》。

后来,经管理人员允许,我们在文附楼的一间小教室内开始集体学法,每天读《转法轮》一讲。再后来,有些家属也来参加集体学法。有一位生物系的研究生叫李元广,是东北人,回家一趟,回来就组织了学法点,地点就是在他的实验场所的办公室里。这样一来,通过学习师父的著作,原本不知道如何修炼的同学,也能平时严格要求自己。

记得一位学生在校刊上发表文章,涉及到法轮功问题,有误解的言辞。后来他就到李元广那里。为消除他的误解,也请他参加集体学法。他在那里提了很多很多问题,不管他的问题是出于什么心态,学员都耐心地给予解答。他在那里参加集体学法很长一段时间。

三、学员的故事

我特别记得三位法轮功学员的事情。陈福是地理系研究生,以前得了肝炎病,好象还休学过。炼功后,病好了,还参加了每年一次的大学生献血。当时,大学生献血是要经过严格的血液检查,特别是在上海,肝炎病是高发病,所以检查特别严格。他顺利通过了血液检查,参加了献血。

李元广在炼功前患严重的肾炎。他曾经写过一篇心得体会,谈到:对生活感到很悲观,通过各种方式消磨时光,寻找各种办法治病,都不见效。在学炼法轮功之后,再也没有往日的颓废,如果不是他写的心得体会,我们怎么也不会将健康乐观的他与原来的他联系起来。李元广毕业时,放弃了很好的出国留学的机会,回到大庆教育学院,他的出色表现还受到大庆市教育局的表彰。可惜的是,99年以后他因为坚持信仰被中共非法关押、被迫害,2004年3月4日,他英年早逝,留下妻儿相依为命。

李白帆是电子系的优秀讲师。他家里几代人信佛,他熟读佛教经典。在读过《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之后,他对李洪志师父深感敬佩,这些也是他在一篇心得体会中谈到的。他还谈到,李洪志师父讲的法很明了,又揭示了很深刻的法理。可惜的是,2001年4月14日,他因拒绝配合中共的宣传和“转化”(即放弃信仰),被上海第一劳教所迫害致死。

四、在上海郊县的几天

我和几位同学曾到上海郊县的一位同修家里,在那里,我深深体会到法轮功学员的无私。

这是一个四口之家,夫妻和两个小孩。自己建的一栋三层楼房,主动提供给同修作为集体学法的场所,大家也喜欢到他家,所以他家就成为主要的学法点。也常有一些学员利用休息日约好在他家集体学法,吃住在他家。因此,除了一间卧室,他将房间全腾出来,作为学法炼功的场所、学员休息的场所。每天还要给同修们做好饭菜。我们交伙食费给他,但很明显,他还贴钱给我们办伙食。每次都是先给我们煮饭菜,我们吃完一会儿了,他们全家才在厨房旁的桌子上吃饭。他为大家付出很多,但他从不宣扬自己。

一次,上海辅导站副站长和我们谈起他的事情,说到:他如果在场,不会让我讲述他做的事。当时,我们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到现在,我已不记得他的姓了。但他说过的一句话我始终记得。有一次有同修说他做的很好,他说:听到表扬,我肯定做的还不够好。当时觉得他谦虚,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是一种高境界。

我想,有如此高德大法、有如此无私奉献的学员,才能在短短几年间就有上亿人学炼法轮功。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