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清执著与真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算算自己的修炼道路也走了七年多了,但是实际上最近过去的一年才刚刚感觉到自己能够勉强算的上是一个修炼人。在这短短的一年里,真的感觉到师父对每一个弟子的用心和慈悲呵护,即使是最不精進的弟子。

常人认为的好不一定是真正的好

修炼以前的我在别人的口中既是家长眼中的乖孩子,又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也是朋友眼中善解人意、不斤斤计较的好知己。在一片赞扬声中长大的我也以为我就是这样的,以至渐渐长大了,我也忽略了自己内心真实的声音。其实有的时候我心里是很生气的,但因为别人的一句:“没事,她不在乎”,掩藏住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我麻痹了自己,以为自己真的不在乎,但实际上都埋在了心底。长期这样的心理,使我养成了很会看别人眼色的习惯。这招在常人那真的是非常管用,让人家觉得我非常体贴,很会关心人,但实际上有时并非出于真心。

后来大学毕业以后,通过师父的精心安排,有了长期接触修炼人的环境,在常人中的所谓会来事,在修炼人这全都不管用了。在常人那所谓的委婉、不得罪人,到修炼人这就是拐弯抹角,解决不了实质的问题,而自己还因为总是怕自己受什么伤害,经常不直接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而且我很怕面对自己的错误,如果是我自己面对自己的错误时,我会告诉自己“没事,下次做好,谁不犯错误啊”。但一旦这个错误被别人发现的时候,我就竭尽全力的去掩盖自己的错误。其实对于修炼人来说,所有发生的事都不是偶然的,发生这样的事不正是提高的机会嘛。

身边恰巧还就是有敢于直言的同修,我在极力掩盖错误时,同修总是不留情面的一下子把它指出来(当然是按照我的承受能力)。直到有一次,再一次问题出现的时候,我又是那样的状态,同修就很严肃的说:“你就承认这件事你做的不对,我会把你怎么样?我能骂你还是能打你啊,修炼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敢面对自己的错误呢?怎么就这么不能堂堂正正的修呢!”当时真的,如果有个地洞我真的会钻進去。不过冷静下来一想,哎,是呀,做错了又怎么样?师父都说,“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连面对自己错误的勇气都没有,还怎么继续修炼,还怎么从人升华到神?人家都是有了错误发现就赶紧改正,可我呢,掖着藏着生怕被别人发现。

有的时候,大家在一起切磋。我真的很想说自己的意见,又有爱面子的心,怕别人不接受,就大帮哄,谁说什么我也跟着说点什么,这样就触及不到真正的我。有的时候觉得很有必要说出来的,就拐啊拐的,因为大家的思想都很纯,所以经常听不懂我说的话,有的时候会当面指出我的不足,那感觉真的是剜心透骨啊。黑黑的物质仿佛很多很多,很厚很厚,同样的一个问题好象要以不同的形式考验我好几次,这颗心才能真正的放下,这个业力才能真正的消减掉。而且我感觉自己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业力大悟性差”的人。因为业力太大,完全把自己包住了,每天都活在自己的氛围中,用自己为私的想法,去衡量修炼人的想法。对师父的慈悲点化,一次次视而不见,还说感受不到法在我身上的体现。因为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很多都是因为在身体上的变化,都是身体原来有什么什么病,修炼之后完全没事了。我没想到健康的身体也会给我的修炼路上造成了障碍,因为身体没有过消业的状态,而且修炼以后不用法对照自己,不实修,还觉得自己原本就是个好人,所以没觉的大法给我带来什么益处。就一直处于半修不修的状态。其实说白了,那不是完全信师信法,那法怎么会给我体现出来呢?

分清执著与真我

渐渐的随着修炼的成熟,慢慢把我虚伪的人的外壳一层层剥开,才发现真正的自己原来不是这样的。我看到了一个可怕的自己,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一个相对于修炼人那么坏的自己。我开始庆幸,幸亏我修炼了。当时看到自己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时,我真的受到打击了,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一直以来,虽然嘴上没说,其实我心里一直认可了别人眼中的自己,几乎没什么缺点,但用修炼人的标准一看原来都是反的,在常人中看来是好的,恰恰是你作为修炼人应该修去的。而且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对于修炼人来说,找到执著去掉它应该是感觉马上就轻松了许多,应该象扔掉脏东西一样。可是我每次找到自己的不足,还有看清曾经在我心目中那么完美的我的家人,也只是跟现在的人一样,都是为私的时候,我的心却很痛。让我看清这个事实把它抛弃掉好象在我的心里挖掉了什么一样,感觉就那么痛。后来跟同修切磋,同修就说了一句:“你把它当成了是你的东西呗,你认为就是你那么想的呗!”

是呀,把它当成是我这么想的时候,已经认为它属于我了,那么去掉它当然象挖掉什么东西一样啦。在对家人的情的方面,考验也很多。一次次的打击让我更加看清情也是一种物质,更加了解人性。不管他这辈子是你的什么人,最亲的亲人也好,他也只是个人——常人,都是为私的。之前在我的思想里面,我的家庭是谁都比不了的,如果谁说她的父母怎么怎么好,我都能跟人家吵起来,一定要证明我的父母就比别人的好,我的父母就是完美的。后来通过学法,身边的同修也一直帮助我,让我一点点看清,之前我的家庭所灌输给我的思想,在我的修炼路上不仅丝毫没有帮助,反而都是需要去掉的东西。我也从一开始的突然看清从而走了极端的做法,慢慢的开始学会圆容我的家庭;从一开始会抱怨我怎么生在这样的家庭(之前一直是以我的家庭为荣,当然又是为私的觉得在我的修炼道路上给我制造这么多障碍)到慢慢会向内找,知道了不能怪她们。如果我不是为了保持在她们心目中的形象,不掩藏自己的真实想法,也许就不会给她们这样一种错觉,让她们给我营造出这样的一个成长氛围,也许就不会造成我今天的这样的个性了,也就不会在这条路上走的这么艰难。虽然现在有的时候还是会出现不知道怎么做合适的情况,但是通过不断的学法,情况一定会越来越好。

时刻要把自己当作修炼人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让我深刻的认识到,只要修炼了,作为大法弟子在对人处事上就不能有一丝的马虎,一思一念都要站在法上,否则遇到事情的时候,旧宇宙为私的特性马上就能在你身上起作用。特别是在面对常人的时候。几天前,得到师父点化:言行举止一定要符合大法弟子的身份。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反复想了想最近几天的思想行为,觉的还可以啊,没有出格的举动啊,转天下午就发生了一件事。

我陪同修去买包,结果付钱的时候,同修说:“你帮我付钱啊,我去别家看看。”说完就去了别的摊位。我顺手就从钱包里拿了一张二十元的和一张五元的钞票递给了卖包人。当时恰巧兜里就那一张二十元的钞票。这张钞票是别人找给我的,但我当时没有注意,事后看看钱有些奇怪,就给别人看了,有几个人说是假的,但有两个人还说是真的。其实如果大家都说是假的,我可能毫不犹豫的就会销毁掉,但就因为还有两个人说是真的,所以我就抱了一种侥幸的心理,希望他收钱的时候可以看看那钱,如果他说有问题的话我就给他换一张,但他接过去就放在兜里了。我就想:也许人家认为是真的才收的呗,而没想过人家也许是相信我才没看的,我应该提醒他看一下才对。后来买完包,我一看同修跟另一个卖包的阿姨在聊天,我也就跟这个年轻人聊了很多,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就把电话号留给了他,让他有需要帮助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后来就气氛溶洽的离开了。

后来,跟别的同修聚在一起时,一起买包的同修说,:“哎,你那钱呢,让甲同修给你看看是不是真的!”我当时说:“我花出去了,给卖包的人了!”还解释道:“当时兜里就那一张二十元的,就给他了!”当时那个同修没有说话。事后只有我们俩在的时候,同修语重心长的说:“我不是说你做的不好啊,但是这个事情我觉的你挺欠缺考虑的,你想想我们当时在那聊那么长时间,如果那钱真的是假的话,人家会怎么想?是不是会觉的,哦,原来是花假钱的呀,怪不得这么热情呢。师父一直在告诉我们在常人中要做个好人,什么事情都要站在别人的立场上为别人考虑。而且你自己尚未确定钱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可以就花出去了呢?如果换做是别的同修的话,一定不会这么做的。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要不下午就过去把钱换回来吧。”一番话说的我真是惭愧啊。

其实在给钱的时候我犹豫过,只是差问一句。最终向内找,发现其实自己还是希望那钱可以花出去,忽略了如果钱是假的带来的后果。我突然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师父点化的:言行举止一定要符合大法弟子的身份。

再往深处看,我的修炼状态一直也是这样,每次也向内找,但总是留一个余地,然后这小小的一个缺口,就是以后扩大漏洞的基础。写到这里才发现,我每次的关都要反复的过几次,可能也是这个原因。每次都不清理干净,每次都是侥幸的心理,每次给自己的说辞都是“应该不会吧”。从而看到了我的修炼态度也一点都不严谨,总是得过且过的。而且我还发现我的一个坏毛病,每次自己悟到了,总是会拖,不会马上去做好,总是指望外界的因素再一次的提醒,使自己感觉到紧迫了,才会精神起来。这也反映到我的修炼状态,总是停留在想的状态,不去实际行动,也就是正念不足,不能够坚定自己从法中悟到的正理。当时给钱的时候,我明明有犹豫,知道如果钱是假的话,我这么做就是不对的。但我还是把希望放在外界因素上,希望他主动去看看钱,结果他没有看。

第二天的下午,我们又从新回去,我直接去找了那个年轻人,跟他说:“实在不好意思,昨天给你的钱你花了吗?那个钱有点问题,有人说是假的,当时兜里就那一个二十的,我没留神,就给你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他笑了,说:“昨天你给我的时候我也没注意,后来去买水的时候,一摸钱有点薄,后来给别人一看说是假的。我也没找你(我给他留了电话),心想算了吧,你肯定也不知道,知道也不能给我。”想想真的脸红,面对一个常人的信任,其实就算我不是成心这样的,也太差了。哎!真是惭愧啊。把钱换回来之后就去找同修,她跟那个摊主阿姨也在说这个事呢。这时年轻人也跟着我过来了。同修也代我跟年轻人道歉,一个劲的说我不是故意的。年轻人反倒不好意思了,一直说着:“没事没事,不用太往心里去,都理解,而且我应该谢谢你们才是!”旁边的阿姨还一直说,“现在哪有这样的好人,还给送回来,真是好人啊。”

现在想想真是后怕。什么叫证实大法?难道只是开口跟人家讲真相叫证实大法吗?如果有一天真相大显,世人会怎么看大法弟子?我还有什么资格称自己是大法弟子?通过这件事,我今后也要时刻提醒自己,我不能自私的只把我当成我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言行也应该是能够体现出大法的美好的,怎么可以这样给大法抹黑呢?

师父的呵护无时不在

也幸亏师父慈悲的在我身边安排了这样一位同修时时提醒着我,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越修炼,越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看看从前自己的不珍惜,总是说师父不管我,其实我也从没把自己当过真正的修炼人。修炼过程中,一直是有求的,希望什么神奇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感受到什么,看到什么,我才能踏踏实实的安心修炼。可是恰恰这样,会使更多不好的物质把我与宇宙特性隔离开。

“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师父告诉他不能求,不能求,他就不相信,一味的在求,结果适得其反。”《转法轮》 现在更加理解这句话了。

本来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总觉的没什么大事发生。但是一开始写才发现,想跟同修们说的好多好多,对师父的抱歉好多好多。师父一路的呵护,一路的惦念,一路的扶持,一路的承受。不争气的弟子还总是让师父那么操心,只要我们自己有一点点想做好的心,师父就马上给推到位,生怕我们掉下去。同修们啊,我们都是师父手里捧着的金子,师父比我们更珍惜我们自己,不要自私的不管不顾我们世界的众生,他们都在眼巴巴的指望我们来拯救我们的世界啊。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出,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