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的点滴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学了师父《曼哈顿法会》讲法后,真有迷路的孩子找到路标那种欣喜和激动,眼前一拨一拨的迷雾;一团一团的心结被打开,脚下的路该怎么走已一清二楚,于是一切又進入良性循环。但是有一个状态却缠住我,总难以突破,而且有一阵子了。就是听到闹钟要懒床,往往几秒钟又睡过去了,学法也犯困,重视一点,好几天,过几天又不行了,甚至连闹钟都听不见了。交流中与同修聊起,认为这个问题大家都有,有的人轻一些,有的人重一些,也许每个人的状态不同吧。我总觉的不对头。

有一次遇见甲同修,她的状态好的让人惊讶,几乎不睡。学法、发正念都不困,偶而犯困,打个盹就好了。我问:“晚上不睡不困吗?”她回答说:“如果邪恶就在你面前,你会睡吗?如果你看到很多人泡在洪水里快被洪水淹死了,你还睡得着吗?主要我还看到很多同修晚上整点发正念还没有突破,所以我晚上就多发点,少睡点。”

还是我自己修炼境界没有达到标准,一个不修炼的常人都知道“寸金难买寸光阴”的道理,更何况师尊一再提醒我们修炼的时间是有限的,这不是对自己不负责任吗?其实我们每个修炼者都是师父从地狱中捞起,旧宇宙为私的属性在每个修炼人身上都是顽疾,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不是嘴上说说的,只有达到标准才上得去。修炼的机缘对每个修炼人都是一样公平的,如何把握就是自己的问题了。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和不足,在人中养成的一种坏习惯,伸个懒腰、伸展一下腿脚,感受一下酣睡带来的一种舒服的感觉。我立刻看到这是一种欲,贪图享受这是“私”,还有怕苦等等,还是没有跳出旧宇宙的属性。

想到这儿我的脸开始发烧,根子里还是固守着自我的那一块,表面上看似乎是小事,实质上这种放松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更是对修炼机缘的不珍惜。两种心态一对比,境界如何一看便知,旧势力更是会揪住不放,表现上就会出现学法犯困,发正念犯迷糊。怎么办?当然是改喽。说改就改掉了?不下决心还真难改。因为表面的背后有另外空间的邪恶物质因素,发正念清除一些,一会儿又上来了,把自己的心弄的很烦,又是人心。

前一阵子区“610”来找我说:“沟通沟通。”居委会包块来告诉我时,当时我显得不够冷静,“没有什么好沟通的,不去。”态度生硬,当然也谈不上慈悲了。最后“610”还是找上门来了,以后的沟通可想而知。我找到了自己那颗在党文化中长期熏陶所养成的争斗心,那种脱口而出不假思索的坏习惯,与同修交流中、与地方政府各级部门沟通时一吐为快的执著自我、常常只顾自己说的显示心,爱听好话的虚荣心等等。反思中,我发现还有很强的妒嫉心,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修了十几年了,以前也在向内找,好象现在才是向内找。我常常心中犯嘀咕,她怎么修的那么平稳,几乎没有大的魔难,各方面也很不错,周围的环境也特别好,同修们常夸她好。此时我基本保持沉默,心里却有一点不服气,嘴上不会说,总是会发现她这不好、那不好的在心里较劲,会以自己尽量的在法上做好来掩盖自己的不服气,误以为这是“比学比修”,如果不是真正的向内找,很难发现这是妒嫉心,还夹带着争斗心。还找出很多人心,怨恨心、怀疑心、色欲心,就不一一列举。这些在人中养成的习惯,看上去点点滴滴似乎都是小事,修起来确实要下一番功夫,而且要下决心,用心去修才行。

在写这篇心得的过程中,困意消失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拿去那些让人困倦的物质。“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当我真正下决心去修的时候,师父就会帮我们。在环境越变越好,邪恶越来越少的情况下,邪恶还能如此猖獗,那一定是我们自己有漏、有空子给邪恶钻。面对魔难时,一定要稳住心,把漏洞找出来,是有修的部份需要我们修去了。法理上大家都明白,因为修好的部份师父隔到另外空间去了,表现出来的还是人心。由于悟性差,常常要师父点悟。

层次有限,所悟不一定对,只是觉得即使是老弟子,也丝毫不能放松,任何放松、懈怠,都是对自己不负责任。我们所做的三件事,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是师父给大法弟子建立威德和荣耀的最好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