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正念足 大法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四岁。能够风风雨雨的走到了今天,是慈悲师父的呵护和我对师父对法的坚定信念,我的修炼道路有太多太多的坎坷和神奇,由于我文化水平低,不能一一言表,但我认真的打了草稿,由同修帮我整理的。

修炼前,我是个体弱多病的人,有高血压、肩周炎、胆结石、头晕等等,特别在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做了绝育手术之后,得了后遗症,大小手术动了六次,几乎天天在吃药,小腹上的刀口伤疤一直红肿不退,简直叫我疼痛不堪,只好长期卧病在床,这种日子持续了十几年。病痛发作最厉害的一次,甚至是连续吃了八十多天的中药,而晚上必须医生来打针,那时的我觉得做人这么苦,活着就是在受罪。

一九九六年五月,我在住院期间,听旁边病床上的人说起:曾经有一个人,医院治不好他的病了,可炼了几天法轮功后,身体就马上好转了。我听了很心动,决心去试试,于是通过多方面的询问,终于找到了法轮功炼功点。开始我看师父讲法录像,当看到第四天时,我眼睛的老毛病又犯了,由于法理不清,不知怎么回事?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眼珠里原本长着的一个包居然消失不见了,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这个功法超常。从此以后,我坚定了学法炼功的信心。通过多年的学法炼功,我身体各种疾病都消失了,从得法前根本没力气走路(更别提做家务),丧失生活自理的我,如今,走路一身轻,总觉得全身是力,这就是大法在我身上的超常体现,我真心感谢慈悲的师父给予我这么好的大法。我没有文化,说多少也无法表达感谢慈悲师父的万分之一。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氏集团为首的中共邪党,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在压力面前,我从没动摇过信师信法的心。

二零零八年,我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八天,期间恶警天天审讯,迫我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面对各种威胁和体罚,我零口供,从不妥协。邪党恶警把我身体摧残到严重的不能走路,但我保持一个信念:坚信师父一定会保护我。我从看守所回家后,很快身体就恢复了,这是大法的超常和神奇的展现。

二零零九年,我又被劫持到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百天,恶警企图想在我口中得到点什么,同时迫我放弃修炼,无论他们对我的身心怎么伤害,都不能动摇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我不间断的学法,对师对法的坚信,在魔难中正念足,师父给我化解了很多难,大法带给了我很多神奇。

二零零三年,我从楼台上掉下来,没伤着,一点也没事。二零零八年,我又从二楼阳台摔下,起来时两眼直冒金星,脑袋上肿起一个大包,但不过没多久,肿块马上就没有了,也感觉不到一点疼痛,没有留下一点后遗症。

有好几次,我闯过了生死关,略举一例:有一次,我突然一下子头晕眼花、心绞痛,跌倒在地上,一时没有知觉了。我心里很明白,只有一念:“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一切听师父的,我的生命由师父说了算,邪恶不配迫害。”然后我慢慢的清醒过来了,很快就恢复了,过后一身轻。这又是大法神奇在我身上切切实实的体现。

是师父给予了我新生命,我深感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超常,但我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心和执著,特别是没修去对金钱、物质执著的心,还有讲真相不够到位,离师父和离大法的要求差距很远。我现在唯有认真学法,牢记师尊的教诲,不断的修去人心,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在修炼的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坚定不移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