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我所见证的大法在世间的传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我是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去书店买的《法轮功(修订本)》,后来知道这是一本盗版的书,当时是一九九五年。看来在中共管制下,当时在正规出版社出版大法的书籍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海外有专门卖大法书的书店 --- 天梯书店,那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

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虽然是盗版,里面还有错别字,我仍然还是被其中讲到的气功、修炼的事深深的吸引了。尤其是里面谈到的“返本归真”“真、善、忍”更是打动了我的心,我从那时起就明白了我的人生道路就是要修炼了。

法轮大法的修炼不同于中国古老的修炼方法,他让我们在常人的状态中修炼,学生要好好学习,工作要好好工作。要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所以我学习上一直很努力,一方面又积极的参与弘扬大法的活动。大法开阔了我的视野,使我对常人知识的理解更容易,更透彻,也更爱学习。所以本科毕业时直接考上了研究生。后来又考上了博士。

当时我们学生在学校的校园里炼功,早晨和中午两次,谁方便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每周都有固定时间在一起学法,切磋,在一起就谈如何做好人,如何提高心性。学生一批一批的毕业,我们没有名册,毕业之后到哪里去了辅导员都不知道。学生们修炼上很精进,学习上也很用功。

一九九九年四月份中共开始准备进行迫害之后,学校就开始调查我们。那时我们也积极的写信给校领导,阐明大法的真实情况,并请求学校的支持。校领导还真的接见了我们,当时对我们学生代表就说,学校经过调查,我们这些炼法轮功的学生学习都不错,做人的口碑也很好,当时学校对我们还是很客气的。有一名辅导员考博士生合格了,当时正是七月份,迫害已经开始了。学校因为是否录取她调查了几位老师,最后还是决定录取了。足见我们的学员按照大法的要求走得有多正,在做人方面做得有多好。但是随着迫害的越来越升级,学校以及导师的压力越来越大,最终这位博士还是没能完成学业,很是遗憾。

在一九九七年,我们地区举办了纪念法轮大法传法五周年的活动,也是五月十三日。我积极的参与了,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当时本地区的许多学员都参与了创作作品,有会画的就画画,会刺绣的刺绣,还有书法等等。当时租的场地很大,摆满了作品。来参观的人非常多。有学员,也有未修炼的世人,还有许多从外地赶来的学员。许多人都要在师父的法像前照相。我当时参与了维持秩序的工作,因为人太多了,还催促照相的人快走。为此我被同修批评了,他说这些学员因为能在师父法像面前照一张像心里有多高兴,我怎么不能体会到他们的心情呢?当时我就很惭愧,也对师对法多了一层恭敬。现在要想在大陆再办一个这样的活动是一种多大的奢望啊!

听说当时还有省级、市级领导也去参观了,还有人要买很有名气的学员画的画,但是没有卖,当时的总站保存了起来。可是这些画在中共邪党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大法之后还被当作“罪证”展览了出去,而且还弄得破破烂烂的,真是可惜啊。

这次活动在修炼上我收获了许多,最让我永远难忘的就是我见到了师父。当时见到师父的大多是参与了纪念活动的画画的人,大部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有学员,也有还没修炼的常人。师父当时说这次活动是功德无量的事情,还告诉我们中国的文化是最好的,还谈到了其他民族的文化。当时我还没有理解师父讲这些话的真正含义。面对我们这些懵懂的人,师父非常的慈爱、谦虚,没有一句话讲的是自己,没有一句话是抬高自己的,师父心中装的就是众生啊!写到这里我想到了那些专门只知道写文章批判师父、批判大法的人,他们哪里能了解师父的境界!

我修炼之后,妈妈也走入了修炼之门。那之前她的一个朋友给她一个牌位要她供,其实就是动物的那些东西,说是会给我家带来幸运。可是我妈妈那段时间却是极其痛苦的度过的,可以说是经常以泪洗面。姐姐妹妹也都不顺心。得到大法之后,马上把那个牌位扔了。妈妈逐渐的开朗了起来,气色好了,身体一身轻了。家里从此不再是阴霾满布了,全家人都很高兴。现在大陆狐黄白柳很是猖獗,正信被中共疯狂镇压,老百姓就开始找这些东西,千年难得的人体被这些东西糟蹋,真是让人担忧啊。

一个人修炼全家人受益,心传心,人传人,在我们地区得法的人越来越多。一个公园就有五、六个炼功点,每一个小区都有炼功点,少则几十人,多则几百人,在当时已经是城市的一道美丽的风景。如果大法不被迫害,就这样走到今天的话,中国的社会该有多么美好!

迫害开始之后,我的修炼道路变得坎坷不平了,经历了被送到看守所,被审查,被监视,被开除,我都没有动心,一直尽量保持很平和的状态。我知道这些事情与修炼人的关系,我摆得清楚。即使经历了离异,一个人带着很小的孩子流离失所,我仍然是快快乐乐的学法,修心,工作,同时讲真相。我是一个学文的人,可以说古今中外的书,包括修炼的书基本上都有一个了解了,但是把人,把修炼讲的最透彻的是师父。我总是想能够有机会学到师父讲的法有多幸福,有多幸运。我经常用大法来洗刷自己,使思想越来越干净,越来越纯净,打坐时也常常能静下来,那是一种真正的心灵上的恬静,身体上的享受。

修炼了十五年,我发现我的心里没有敌人,对任何人都不会起厌烦之心,与人有矛盾时马上就能想起来找自己,不去指责别人,而且对人有了更深一层的关注。因为师父告诉我们今天的人类来之不易,是值得珍惜的,所以我更加的关注身边的人,总想通过自己的修炼提高,使他们能够受益,能够正确的认识大法,能够在适当的时候走进大法中来。

令人欣慰的是现在还有很多的人也有我这样的感受与想法。经历了这样残酷的迫害,仍然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坚定地走了下来。他们在努力工作,尽心的孝顺老人,教育子女,同时抓紧时间学法,抓紧时间讲真相。我们希望大法的美好会再次在中国大陆展现!我们希望邪恶早日被清除,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得救,希望师父能欣慰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