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大法展美好 亲友走入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身心受益之巨大,无以言表,家人、友人在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纷纷认同大法,走入大法。

大法化解我与姐姐的恩怨

从小,姐姐就没来由的非常恨我,我是在姐姐的暴力毒打下长大。姐姐胳膊粗,力气大,我也打不过她,只有挨打等哭的份。一次,我因为没有按照她要求的方式烧火,她就对我大打出手,拽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撞得我头上都是大包,头发一拽掉一缕。爸爸上班一走,她就找茬打我,过后还咬牙切齿的说:“咱俩就是冤家,我一看你就来气。”直到姐姐结婚后,我才解脱出来。

我得法不到一年时,因为爸爸的一套房子,姐姐说我占了便宜,硬要走了4500元钱,我守住心性,要钱给钱,不想让父亲知道,怕爸爸生气。她拿走钱时,哭着说:“我要是冤枉你,将来这钱还给你。”

两年前,我去姐姐家帮助收拾家务,想化解我和她的恩怨,我用清洁球帮姐姐擦锅,那锅价值两千来元,擦完她硬说我给擦出道道了,姐姐、姐夫就让我赔锅,让我买新锅。我丈夫接完电话,气得半身不遂,话都不会说了。我牢记师父讲的“乱世冤缘皆得善解”(《精進要旨二》〈法正人间预〉),守住心性,我就花两千来元给她买了一个新锅。

在以后的日子她也骂过我几次,但她觉得我和以前不一样了,觉得我这个人变了,开始认可我了,也能听我讲真相了,自己遇到事情就上我家来向我要大法真相护身符,没事就喊“法轮大法好”。

在我强大的善念下,姐姐终于和我化解了这段冤缘,开始对我好了,有什么好吃的都想着我,有什么好东西也给我,我不要都不行,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以前对我那样真是不可思议。我知道我们这段冤缘是师尊给化解的,没有师尊没有大法,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在此感谢慈悲的师尊。

丈夫信师信法闯过病业关

我的丈夫在我修炼后大约半个月,看到我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也走入大法修炼。我丈夫是个白领阶层的后勤干部,他为人忠厚老实,平时少言寡语,不会说不会道,不争不斗,领导、同事有什么事情交给他做都非常放心。在单位比他岁数小的同事都被领导打发回家了,办理了退休或内退,唯独他没被批准退休。单位领导同事都知道他是炼法轮功的,非常信任他。有好几个同事找保姆都让他给找,他给介绍的同修有一次说了这么一件事:保姆(同修)问丈夫的同事对法轮功的认识,并劝他三退。丈夫的同事说:某叔(指我丈夫)根本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而且看到他的儿子和你的孩子和别的孩子都不一样,很懂礼貌,都文质彬彬的,我们心里就有数,知道电视说的都是假的。丈夫的同事非常认可法轮功,同修很容易就将他一家人都劝退了。我丈夫虽然不善言谈,但是他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着大法。

无论家中来多少同修,他总是默默关心同修吃饭没有,态度总是祥和的,与人为善的,从来没有一点怨言,力所能及的默默支持我所做的一切,从不张扬自己,过后才指出我的不足。特别是在我被中共迫害四年多的时间里,是他默默的替我承担起赡养我娘家父亲以及抚养孩子的家庭重担,承受着无形的来自家庭和外界的压力。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他单位主动出车,他基本每月都去劳教所看望我,送衣送物。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中的法轮功学员在恶劣的环境中能及时见到亲人、得到外面亲人送来的衣物和食品,觉得非常的珍贵。每次给我送来的东西,同修都说是最多、最实惠的,连警察都说法轮功真团结,象一家人一样。

记的有一次丈夫被旧势力钻了利益心的空子加以迫害,造成整个人出现脑血栓的症状,话都不会说了,反应迟钝,傻傻的,很让人担心。同事亲朋都急眼了,非要让丈夫上医院,丈夫就是坚持天天炼功,学法。书念不成句,就一个字一个字的拼。那时正好来了师父的新经文,他捧在手里,一个字一个字的拼,突然奇迹出现了,能连成句了,话也会说了,持续大约一周的脑血栓症状消失了,能正常上班了。是大法、是师父给了他新生,他对恩师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过后丈夫的同事和亲朋好友都非常认可大法,我的同学还拿我丈夫作为例子,劝同事、同学炼法轮功。

丈夫不善言谈,有新内容的真相光盘,他就拿给单位同事看,有机会也给同事讲真相,回来跟我说他讲得不好,很着急。所以一有机会就带我去参加他同事的婚礼等活动,他发正念,让我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我们配合的非常好。

儿子助我化解外来压力

我得法那年我儿子十四岁,由于受无神论的洗脑,不相信神,对于我修大法很不理解,觉得愚昧可笑,我就坚持不懈的和他讲,有时间就放师父的讲法让他听,开始他根本不听,后来认真听了,目的是为了找到能驳倒我的地方,听着听着逐渐被大法的法理同化了,再加上看到我修大法后象变个人一样,完全是为了别人的人,还教育他怎样做一个好人,一个正直的人,感到大法太好了,于是也和我一起修炼大法。

在我被迫害的几年中,儿子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是他始终站在正义一面。有一次,街道委主任打电话过问我的行踪,当时是我儿子接的电话,街道委主任在电话中告诉我别上外面去,表面好象是关心我,其实是她在执行中共邪党的命令。我儿子告诉她:我妈妈是个好人,没做任何违法的事。还指出邪党让人非常不理解的所作所为,理性的反问她,说每次去劳教所看望自己的母亲,还得被逼踩师父的法像,还教孩子骂人。你们说这个党邪不邪?电话那边的人支支吾吾,从那以后再也没打过电话。我在外面碰到街道委主任,她总是笑脸相迎,客气有加。

我从劳教所刚回来的时候,同事好友来看望我,他们指责我不去挣钱、不管家等等,不理解我的做法,这时我儿子义正辞严的说:我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是最了不起的,我为有这样的母亲而自豪,我妈妈得法之前教育我的都是让我占便宜,妈妈修炼后总教育我要与人为善,不做伤害别人的事,谁正谁邪我最有发言权。儿子的话让他们震惊,从那以后都很认可大法,也都非常尊重我,劝他们三退也很容易,而且他们还帮助自己的家人做了三退,我们现在来往也很频繁。

儿子有时候和我一起贴真相资料,他带着纯净的心态,没有怕心,贴上去的资料存留很久。现在每到寒暑假,他都组织小弟子学法,在法上共同提高。

师尊给了我父亲第二次生命

我的娘家父亲始终和我住在一起,和平时期对我修大法很支持,知道炼功人都是好人。在我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我父亲受到的打击很大。父亲是教师,被邪党历次运动整怕了,吓坏了,开始极力反对我修大法,甚至达到对大法不敬的程度。

后来通过我对大法的坚信与坚定,他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我在劳教所黑窝几次绝食反迫害中,身体状况比每天吃山珍海味的不修炼的妹妹还好。在老父亲病重病危送医院抢救的时候,医院让预备后事,医生说连万分之一的希望也没有了,父亲非常绝望。我丈夫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亲念完后奇迹出现了,一夜之间头发由白变黑了些,拔掉氧气罩,撤掉输液管,身体恢复正常。老父亲非常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说以后要有警察来就告诉他们:大法师父慈悲,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江泽民骗人害人。从那以后他对我修大法再也不干涉了,非常支持我。

我的小妹妹看到大法在老父亲身上出现的奇迹,也走上了修炼道路。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