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大法到山村 九成村民得法

记九八年蕲春洪法之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这是一段温馨的记忆,当我们几个同修一起重温这段时光时,每个人内心都充溢着喜悦,无不感激师尊的救度之恩。

一九九八年八月底,为了弘扬大法,武昌的几个同修清晨六点出发,到了李时珍的故乡——蕲春。我们要去的是隶属蕲春县的一个偏远的山区小村庄。一行人下了长途汽车,换乘当地的三轮车,然后沿着唯一的一条进山的羊肠小道步行了大约一刻钟。到达学员的家中时,已是下午三、四点钟了。

从换乘三轮车开始,沿途每隔几十米就有几位同修站在路边迎接我们。他们带着山民特有的淳朴笑容,以佛家的礼仪双手合十向我们问好。

同修的家,是当地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一栋三层楼的房子。我们到达时,大堂内外已经站满了同修,彼此素不相识,却象久违了的亲人。进了大堂,迎面悬挂的是师尊的法像和飘着轻烟的香炉,此情此景,我忍不住泪水涟涟,只因为佛恩浩荡啊,恩泽了每一个角落。

当地同修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忙完农活,步行上十里的山路,很多人赶到时天已经黑了。有一个辅导员是从二十多里远的另一个山庄赶过来的。站在大门口,可以看见陆陆续续聚拢过来的手电光。

几十个同修挤满了房间,交流着各自得法后的喜悦和认识。虽然灯光昏暗,每个人都感受的到佛光的照耀。

交流中,印象最深的,是当地的两位残疾人变成正常人的奇迹。

一位四、五十岁的男人,是个罗锅,浑身疾病不说,腰不能伸直,腿不能站立,只能弓着腰坐在地上,上身几乎要贴在大腿上,他以这种夹板似的姿势生活了二十多年。没法干别的,只能整日贴在地上以编竹簸箕为生。学大法大约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他突然浑身钻心的疼痛,折腾了一宿,天快亮时吐了一大滩浓浓的乌血块,然后他突然就直起腰来了,罗锅消失了,浑身的疾病也一扫而空。

还有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妇女,自幼因为一场疾病,两个膝关节外翻,两只脚趾朝向身后,象螃蟹似的横着走路。听完师父九讲,第十天晚上洗脚时,突然感觉有一双手将膝关节向内掰,一瞬间两只脚就正过来了。

这两个人,一个已能下田间干农活,一个已是步履轻盈。他们各自在用我们听不太懂的方言讲述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迹时,莫不满眼泪花。纯朴的山民没有更多的语言,只有一句相同的话:“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这两个人的奇迹轰动了整个山庄,自此山民们纷纷得法。

第二天,我们七、八个人分组到附近学员家中交流,才看清楚这些山民生活的穷困。百分之九十几的人家都是自建的低矮的土砖房,室内家具简陋。最穷的人家是用砖砌的床和桌子,上面分别搭块木板,供一家人睡觉和小孩做作业用;大件除了一个烧火的炉子,就只有干活的农具了。然而,贫困的生活,挡不住他们修佛向善的心,他们抢着叙说自己得法后经历的种种神奇,他们的内心充实而愉悦。

我们见到一位六十多岁的婆婆,仅有一米五左右的身高。为了挣钱买书,以瘦小的身躯充当山上建庙的劳力。背着五、六十斤重的砂子,爬上五百多米高的山顶,来回四趟,赚了十二元钱,请到了宝书《转法轮》。她说这样的宝书一定要用自己的劳动付出换来。修炼第二天,老婆婆的例假就来了(注:修炼法轮功可以使身体变得年轻,一些老年妇女修炼后会出现这种现象)。

我们将带来的一台录像机、《转法轮》和新出版的《大圆满法》送给他们,他们如获至宝。

我们在当地一所破旧的小学操场上给学员放录像,教他们炼功,来了上百人,每个人都极认真的比划着动作。对面山上劳作的人们也忍不住停下来观看,后来他们也陆陆续续找到辅导员家中了解大法,据说我们走后,当地百分之九十几的村民都修炼了。

得法后,学员们比学比修,处处为他人着想,整个村庄一派祥和。原来经常几家人为田间灌溉用水大动干戈,学大法后,学员们主动让水,有的将自家的田堵住,让别人家的田能够先用上水。有的人说,自从得法后,我再也没有烦心事,整天乐呵呵的一面劳动一面高声唱着歌。

是啊,得到大法,是生命何等的幸运与荣耀啊!

每天傍晚,为了不麻烦当地学员(他们用土灶烧热水很麻烦),我们几个学员到附近冰凉的河中去洗澡。只有这时,我们才有闲心欣赏一下山景,这里重峦叠嶂,峡谷清幽,风光峻美,这也是神对这一方众生的庇护吧。他们相对封闭的环境,减少了尘世的污浊,保留了内心的淳朴,所以得法没有任何障碍,谁说这不是他们的福份呢?

他们也确实珍惜这种福份。他们每天早上三点钟起床炼功,炼完功收拾一下就去干农活,忙忙碌碌一直到晚上。山里人家离的远,仍然坚持每天集体学法。打着手电,走几里山路,就可以到达一个学法小组。

要离开了,学员们依依不舍,纷纷拿出家里最好的土特产送了过来。我们说我们是大法弟子,不能拿你们的东西。因为吃住都在学员家里,他们用最好的招待我们,我们按每人每天五元的伙食标准付给他们,费了很大的劲他们才同意接受。后来他们出去弘法,都是自带粮食。

九九年后,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一同去蕲春的同修有的被关,有的流离失所,有的搬到外省,和蕲春的同修失去了联系。只听说当地学员也受到了很严酷的迫害。邪党就是毒,它是专门掠夺人们幸福、残害人民生命的邪灵。

世界法轮大法日又快到了,回忆起蕲春的同修,仿佛又看见山间小道上的手电光,象繁星点点,在法轮佛法的引导下,照亮了生命的归程。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