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 才能有效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在过去的一年里,在面对面讲真相过程中,回顾起来也是五味俱全,体悟也很多。即使是教训,写出来和同修交流,也许可以作为借鉴,少走弯路。

走出第一步

零八年奥运会之后,想到自己周围的亲朋好友该讲的差不多都讲了,只差走出来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了,可是这一步对我来讲不那么容易。因为自己平时性格内向,见生人说不上两句话马上就脸红,甚至称呼什么在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我向身边的同修请教,想让他们带带我,可是又一想这一步早晚也得自己走出来,同修都有自己的事,这样我骑车开始上街独自讲真相了。

看见人们一个个从我身边走过,这第一句话就是开不了口,没等说呢,心里已经跳上了。一连几天一个没讲,心里着急,晚上睡不着觉脑子都在想第二天怎样跟人家开口,像练台词一样。有一天终于和一个年岁大的人搭上了话,可是刚把准备好的话讲了几句,人家立刻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吧?”转身走了,虽然我没讲成,有了第一步,以后胆子就大了些。但是救人的效果并不理想。和同修们交流中发现,自己救人的基点和方法都存在很大的漏洞,他们建议我再多学学法。

于是我找出师父很多关于如何救度众生的经文,反复学习,我坚信法一定会给我智慧,打开我这条救度众生之路。师父在讲法中说:“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在讲清真相中还得去符合现代人的口味去度他,因为今天的人哪,他信神那个底线很低,他的道德水准的底线也很低,他明知道是坏的他都去干。”《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是啊!我们修炼十多年,是在大法中一步一步升华上来的,可是世人他们不但没有升华,反而在下降。我们无意中讲的高,或者不顾他人的感受,像背台词一样千篇一律,怎么能救了人呢?那么基点呢?我放在了为了讲真相而去讲真相,没有真正的为了一个人生命的未来负责,说出的话当然就没有力量。也就救不了人。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大法弟子在做三件事中也是在修炼自己,魔炼自己,我们的一思一念也在决定着世人的未来。

修去人心,才能救人

摆正了基点,注意自己的方式方法,讲真相也顺利了一些。每天的各大早市是我常去的地方。买东西的、卖东西的,几个月下来也和不少人讲了真相,时常听到同修的赞扬。如果这一星期讲的人少心里就着急,要是达到了一定数量,心里就高兴。常人的欢喜心,显示心出来了。甚至不管救人效果如何,劝退了就行。在这不纯的心态中讲真相,暴露出我许多的私心,比如看见好讲的就主动去搭话,估摸这人挺恶,就算了。在讲的过程中有不愿听劝的,时常想用强制的办法使人相信,分别心、争斗心也上来了。曾经有一阵子我跟别人说,走在街上看见每个人都想讲。同修指出这种心态不对劲呀!我还不以为然,救人嘛,有什么不对。终于有一天,我的这些人心成了救人的一大障碍。有几天我连讲了十四个人也没有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我想自己也讲到位了,有的甚至费了很多时间,心里沮丧到了极点,火热的劲头消减了许多。这时我又想到了师父,想到了法,是啊!这些天光顾做事,学法没怎么入心。我想得静下心来找一找自己的原因了。

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师父的话点到了我的要害,人心就象一堵墙,阻碍了众生的得救,如果没有这些人心,说不定这十四人就能救了。想起来心里真是痛悔万分。我深切体会到要想救人,必须先在大法中归正自己,修去为私为我的心和各种后天观念养成的争斗心,欢喜心等等。 “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接下来我又反复的读了《九评》、《解体党文化》等文章,对邪党的历史又有了新的认识,给今后讲真相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溶于法中,有效救人

经过大半年的风风雨雨,在讲真相救人这条路上使我逐渐成熟起来了,更注重每天的学法,不为世人表面的现象所带动,不管怎样我就是要把真相告诉世人。

我有一个同事,在她儿子的婚礼上,我给了她一本《九评》和真相小册子。后来我打电话想去她家谈谈,没想到在电话里她数落了我一顿,告诉我你要谈这个问题就别来。我的心情沉重了好一阵,我知道人心又起来了。

晚上学习《北美巡回讲法》,师父说:“我说大法弟子了不起,在这场如此严重的迫害中,你们还在向世人讲着真相,救度着众生。你们救度的那些生命,大家想想,那是简简单单的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吗?如果他真的对映着庞大的天体,你对他讲清真相的时候你救的就是一个庞大的天体,庞大的生命群,救的是一个主,一个王。”

师父的话给了我无限的勇气和力量,我想她们全家都是党员,她一人得救就会把全家带动起来,说什么也得去救她。我调整好心态。把她约到超市的广场,跟她讲起中共邪党的历史,各种运动整人的手段。直到目前整个社会道德的下滑,毒奶粉、豆腐渣工程等等。我跟她说,你曾举着拳头发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可是这个共产主义在哪,值得我们为这个邪党苦苦拼命吗?我又讲了三退的重大意义。后来谈到了大法受迫害,电视上的造假宣传,纠正了她原来不正确的看法。几个小时的交流,终于使她的良知复苏了。不但自己退出来,表示回去一定告诉家人。我又把神韵的光盘等资料送给了她。

这次经历我体会到,大法弟子只有心怀慈悲才能有效救人。以前我讲真相总有一个误区,看到老年人不愿讲,因为他们大部份没有入过党团队,可是师父曾经讲过全世界七十亿人口都是为法来的。他们年岁大了更应该在有生之年得到救度,我不愿给老年人讲实际上是怕自己耽误在三退的数量上。这不是最大私心吗?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上讲法》中指出:“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看来我的善心、慈悲心还远远不够。

最近的一件事使我触动非常深,那天买菜回来,路过一个小公园,看到一对老夫妻,老太太搀着老头儿。我到跟前一看,老头儿拄着拐杖,手里提着小凳,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前挪,心里很不是滋味。顿时想起了我的老公公八十多岁也没像他这样啊,我赶快走到他面前问到:“大叔你这得的是什么病呀?”他说:“你没看见吗?脑血栓后遗症,遭老罪了。”我告诉他,你坐在凳子上,我跟你说几句话行吗?他坐下了,我耐心的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功的,现在世上只有九个字可以给人带来健康和平安。他赶紧问哪九个字,我一字一字告诉他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正好我还有一张大法真相护身符,递给了他。我说:“大叔你带上吧,常念对你身体会有好处的。因为他是救人的真正佛法。”老人顿时泪如雨下:“是吗?我活这么大岁数,还能闻到佛法?”说着对我合十作揖,直说谢谢:“我还能看到你吗?”我说你千万别谢我,要谢就谢我们师父,是我们师父传大法度人的。我又问他入过党团队没有,他说什么也没入过,这时站在一旁的老太太突然说:他没入过我入过。我一听赶快告诉她三退的意义,她说你是信法轮功的,我是信基督的,能行吗?我说这跟信仰并不矛盾,因为天要灭中共,只有退出抹去兽印才能平安躲过劫难。我说大姨你贵姓,她说姓赵,我还怕她有顾虑,告诉她用小名化名都行,她说我真名就是赵某,我说大姨您的名字太好了。就这样两个人都得救了。过后我心里想,这可能就是师父安排的吧,让我看到世人都在等着救度,而我们也只有救人的份。

回顾一年来面对面讲真相的历程,也是修炼自己成熟起来的过程,但是距离师父的要求、正法的要求还相差甚远。借此机会,写出点滴体会,意在交流。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最后向伟大的师尊,全体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