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一九九八年六月末的一天,丈夫下班回来说,大道边有晨炼法轮功的,没事你也去锻练锻练。七月一日早晨我找到了炼功地点,也跟着炼了起来,从此走進了大法修炼。在修炼之前,我有腰椎盘脱出、骨刺的毛病,每天腰酸腿疼,我从小视力就不好,眼毛倒睫把眼睛扎坏了,上医院手术后,落下个泪风眼的毛病,有风的天气就流泪,眼睛总是红红的,看见阳光刺眼很难受,通过半年的修炼,这些毛病都不翼而飞了。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我从炼功点回家的路上,看到天空中飞来一个夜明珠,回家学法时,看到我坐的周围全是佛光,打开宝书通读一讲,原来书里的白纸黑字,竟变成了粉红色的纸,我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那时候悟性差,后来看到师父讲开天目,我想可能是师父给我开天目了,鼓励我让我多看书。从那以后我就天天看两讲,每天还抄《转法轮》,到零五年我已抄《转法轮》六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对师父、对大法,发起了全国性诬蔑与诽谤,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利用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造谣、欺骗。当时我们正在炼功点看师父讲法,派出所找到了我们,我就告诉他们《转法轮》这本书写的太好了,叫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炼功身体好,我就讲,我以前身体不好,都有什么病,没吃药,没打针身体好了,我们这么多炼功人都是受益者,你们应该听听百姓的声音。当时派出所好几个警察把我们洪扬大法的横幅给收走了,我告诉他们,把我们洪扬大法的横幅一定要收好,不要给损坏了,谁损坏了谁就有罪,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有福报。

七二零以后,我们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变了,来自社会与家庭的压力很大。当地派出所又从新调来一个领导,节假日经常到我家来,连我丈夫单位的领导,街道领导,还有我丈夫,他们都问我,现在上边不让炼了,你还炼不炼?我坚决的回答:法轮功我炼定了,因为他改变了我。过去我身体不好,脾气不好,爱打扑克和麻将,经常和丈夫吵架,还经常想一了百了,通过学法炼功,我身体好了,脾气也变好了,扑克麻将全不玩了,能做到象大法书里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把“忍”字牢牢记在心里。

从那以后,我丈夫不让我炼功、学法、讲真相,经常打我,三天大打,两天小打,有时还拿刀要杀我,真是度日如年,当时我天天背《洪吟》〈因果〉。通过背法,我深深的体会到没有师父的法,我是走不过来的,在此,我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

2001年新年前,有一天我出去给同修送资料,晚上警察就找到同修问资料是哪里来的?同修说出了我的名字,警察找到了我问我资料是谁给的?我说谁给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叫人做好人没有错,社会害怕好人多吗?师父叫我们做一个比模范英雄人物还要好的好人,我按照做了,例如:街道领导经常叫我去打扫大道卫生,街道办公室的卫生,帮助贫困户送衣、送钱,不计报酬,我要是不修炼“法轮大法”,我是做不到的,所以你们不要轻信谎言陷害好人。

新年到了,我又被警察非法关進看守所刑事拘留15天。在看守所里,我看到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能接触到的人和所长讲真相,我告诉他们,我师父在《转法轮》里讲不让杀生,杀动物都不行,何况自杀,我没有犯罪,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我是按照师父的大法做好人,却被你们无缘无故的非法抓来,过年都不让我和家人团聚,反而说我没有人性,不要家,不管孩子,这就是共产邪党惯用的欺骗谎言,欺骗中国人的,然而纸里是包不住火的,将来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所长听后说,我家也有修炼法轮功的,他也只是在例行公事而已。我们监室还有两个没有回家过年的,一个是打架進来的,一个是车肇事進来的,我告诉她们在此相见是缘,能得大法是福,请你们出去后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我还教她们背师父的《洪吟》,那时候,我走到哪就讲到哪,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救人。

2005年新年过后,我向路人讲真相,遭恶意举报,晚上,七八个恶警到我家来抄家,并绑架我。我大声的指问他们,学大法没有错,做好人有错吗?他们说是迫不得已,执行上级命令,你得跟我们上派出所走一趟。我说我不去,我没有犯罪,你们执法犯法,你们在犯罪,你们有搜查证吗?随便闯入民宅,像土匪一样翻东西。六七个警察不等我穿上鞋就把我从家里强行拖到车上。我发了一路正念,到派出所,我就给警察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是伪案,是假的,是欺骗老百姓的,我这里有真相资料你们看看。

当时警察们都拿小册子看,连司机都拿着看。上半夜,我给所有找我谈话的人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告诉他们要积德做好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每一个生命不要对大法犯罪。下半夜他们都去休息了,我就看师父《北美巡回讲法》,看完了,天也亮了,这时有位警察说:大姐一会就要吃饭了,你吃不吃?如果你不爱在我们这吃,我出去给你买点什么吃好吗?我说:不用了,我不吃,一点也不饿,首先谢谢你,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你会得福报的。

后来我被送往沈阳马三家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我永远都会记住这是黑帮乱党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马三家教养院从社会上雇佣一些社会的痞子流氓,专门打大法弟子,用尽各种酷刑,上大挂,坐死人床,水牢,双手吊铐,野蛮灌食,不让睡觉,长时间坐凳子,超负荷干活。在劳教所里,我绝食反迫害,家人来看我,恶警欺骗我儿子,说我炼法轮功炼傻了,不管家和孩子了,你们来也是白来,她不会见你们的。恶警在颠倒是非。记得中国有句俗语: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哪位母亲能不惦记自己的孩子呢?我是被恶警迫害的不能走路,让他们抬我出来见家人他们不抬,害得我不但没有见到家人,就连千里迢迢从陕西过来看我的朋友也不让见。这就是共产邪党的真面目,欺骗、欺骗、再欺骗。

有一次吃饭的时候,我和同修齐喊“法轮大法好”,我看到在另外空间真是正邪大战,震天动地。恶警非常害怕,问谁先喊的?我为了同修自己承担了下来,恶警气急败坏的打了我两个耳光,把我关在一个空屋里,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四天四夜不让我睡觉,在这四天里也有善良的警察问寒问暖的,通过我讲真相,不少警察都三退了。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同修对我无私的帮助。在2009年12月份,我的MP3没声音了,同修帮我买了一个MP5,到我手后,即不出声音也没有图像,我心里非常着急,我找到同修,同修和我一起去数码城修,数码城的服务人员说,不能退只能返厂修,把你的电话号码留下,十天后再来取。由于MP5装進师尊的讲法,当时心里非常害怕。十天后我去取MP5的时候,数码城里有七八个警察,我以为是商城的保安,服务员说不是,我发了一会儿正念,警察没走,我也没敢取MP5。回家后我和同修说了这事,同修们集体发正念解体邪恶势力的安排,当时A同修说:不要紧,把电话号码给我,我给你去取。面对同修,我真的不知说什么好,同修就是一面镜子,在我为难之时不惊不怕,无私无我的帮助我,处处为别人考虑,说我带小孩来回跑不容易。

我一定要好好学法,归正自己,修掉私心和怕心。我一定要珍惜这万古机缘,抓紧时间实修,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