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见证当年大法在黑龙江省弘传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我的家乡是黑龙江省的一个小城市。一九九四年八月份,李洪志师父亲临哈尔滨市讲法。当时我市有很多人参加了师父面授讲法班,回来后这些学员在我市弘传法轮大法。到九九年时,我们的小小城市里已有八千多人得法。

亲人相继得法

我是在一九九五年底喜得大法。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产后风、心肌炎、心脏病、脑瘤、神经官能症,已病八年之久,到过省里、各市的大医院治疗,没能治好,反而病情越来越重。娘家母亲也时常背着我哭着说我活不了几年了。当时孩子也小,也有心肌炎。丈夫家是四代同堂的大家庭,婆婆没文化,是家庭妇女,两个小姑子,一个大姑姐,家庭成员中大多脾气不好,连丈夫都说我是家里的受气包。丈夫是自己吃饱不饿的人,脾气又不好,对家庭从来不负责任。婚姻的不幸,病痛的折磨,使我对人生失去任何希望,期间想到过自杀,一看孩子小又有病,不忍心,离婚吧,自己身体又不行了,最后决定,我要在一九九六年春天时出家为尼,已做好准备。娘家母亲说让她去吧,也许这样还能捡回一条命来,要是不死,孩子还能到庙里看到母亲。

没想到,我于九五年底经人介绍幸得大法。是大法解开我与婆家的恩怨,明白人间的一切不幸来源于前世所造业力。我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心性逐渐提高上来。特别明显的是我多年有病的身体,在我学大法二十多天里身体得以净化,疾病全无,一身轻。我高兴的对丈夫说:人没有病活在世上这么舒服啊!因为我已有八年没体验到浑身不疼、没有病是什么滋味了。

我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变化,家人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我丈夫和孩子也得法修炼了,孩子的病也好了。先后还有娘家母亲、父亲、哥哥、嫂子、弟弟都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都在大法中受益了。是大法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也自愿的当起了辅导员。是师父是大法的威力使我这要破碎的家庭又重新充满了希望。

我从心底里感谢大法感谢师父把我从痛苦的深渊救了出来得以解脱。明白了做人的目的是返本归真。我坚定的实修着自己。我从心底里发出一念:法轮大法这么好,我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从中受益,要让象我这样的病痛之人早日摆脱病魔。

到农村弘法去

在我得法三四个月后,有一天,我家来了两个同修,说想要到外地进一批大法书,马上需要一笔钱去订购,因为当时大法书奇缺,而得法者日夜增加。我和我丈夫一听,马上说我们拿出一万元钱够不够。说够了。我想能让人得法,能为同修做点好事,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呀。同修看到了我有一颗愿意为大法付出的心,又和我谈到了现在太需要到农村各乡镇炼功点去看看炼功人了。现在到农村各乡镇炼功点去看炼功人困难少多了条件好了,到谁家都愿意留吃饭,都不愿意让走,你要不吃饭都不高兴。不象刚开始时,人们对大法不了解,那时去弘法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每天都背上放像机食物和水。每天放完录像没有住处都得返回来,第二天再去。

我们几个同修经常骑自行车到农村去。有时走到半路时就下起雨刮起风来,冬天路上有冰,路滑。有时天下起雪来。不管刮风下雪从感觉不到苦,都挡不住我们为法付出的心。心里总是美滋滋的。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去时,同修要是留吃饭就每人给两元钱。同修说什么也不要钱。没办法。我们悟到不能白吃饭,再去时,我们就买一些挂面和食物。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骑自行车到七十里外的农村去,路上又去了几个村屯,到晚上又骑自行车回来,一天来回骑了一百四十里地,而且我没感觉到累。家人看在眼里,感到这一切太惊讶了,连声说:“大法太神奇了!太神奇了!”因为我得法前身体非常虚弱,身上经常带着速效救心丸,遇事、一惊、一吓、一着急、人多一闹,就好休克,根本不能走太远的路。我每次下乡弘法,家人都非常支持。

一次,我们几个同修骑自行车到三十里外的农村去,这个乡镇里有一条河,过河对面就属于吉林省地区。我们找来一条小船过了河。过河时,当地同修给我们讲了一件事情。说他们几个同修第一次来这里弘法,要过河时,因为那时是刚开春还没开河,河面上的冰已开始融化,脚下已有水了,水下面是冰。脚踩在冰上有的地方卡卡响,非常危险。没有人敢过河,正在犯愁时,突然看见河中间有人过河,同修们一看高兴了,也跟着那人过了河。再仔细一看,哪有人呢?同修们一下就明白了:是师父法身点化。同修们说:师父法身就在我们身边保护我们哪!

后来最早下乡弘法这同修,被我们推荐为我市站长,得法前心脏病特别严重,得法后好了。站长想事最全面,热心更大,能想到全市百姓到处去弘法,不辞辛苦。我们又协助各乡镇同修成立乡下辅导站,修炼中有问题有事,自行解决。每隔一星期或半个月的时间,各村屯炼功点的辅导员都到一起学法切磋交流,各炼功点的炼功人在修炼中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辅导员都到一起时提出来和大家以法为师交流切磋。而且我市里由于地形的关系,自然形成五大片也就叫五个辅导站,这五个辅导站把农村各乡镇的辅导站分别包下来。遇事和大家以法为师互相交流切磋,共同提高。使同修们在修炼的路上,路走的更正。使法轮大法得到更好洪扬,让更多人受益。

需要大法书的人越来越多

我市有一个位老年同修义务管理大法书点,突然有一天不能来了,需要人来顶替。我市站长说起这件事,我想我最合适,我就说你们看我怎样,大家说你最合适。我一听,非常高兴。大法书点在大街面上的一位老学员开的副食品商点里面,免费提供一块地方为方便同修随时来请大法书。我进去一看,有一节柜台宽、四米长一块地方,里面摆着大法书和大法资料。到那一了解才知道,这个大法书点是由几个同修自愿从家里拿钱请来的大法书供同修得法用,连路费都是同修自己出的,不往书里加价。这个大法书点面向全市及各乡镇同修方便用。同修来请大法书时,请一本给一本的钱,我都代收下,记在本子上,统计好交还给出钱的同修。随着新学员逐渐增多,请书学员越来越多,每隔一段时间还有师父新经文来。

到九九年,新经文达到七千八百多份。这个大法书点自始至终同修都是义务服务,大家都是自愿自觉的按着师父法中的要求做。到九九年开春的时候,大法书要走向社会,要由社会上的书店去销售。我市的站长就在市中心大街面找到一家书店,老板是一对退休的老俩口,人比较好,都知大法好。站长一说,老俩口就同意了。我们把大法书点里剩下的一些书都拿到书店,全都是进价给了书店,从那天起大法书走向了社会。

有一次,听我市站长和我们讲了这样一件事,说有一天。这个书店的男老板身上带着钱坐车到外地进货,当车开到半路时,车上突然站起来几个手持刚刀的小伙子,挨个座位抢钱。快来到书店老板这了,老板心里想着:大法师父哇,我虽没修大法、在经销大法书时挣了钱,但我也是做了好事了,您能不能保护我呀。他心里不断的求大法师父保护。这时手持刚刀的小伙子来到老板跟前就过去了,没管老板要钱。这伙人抢完钱就逼司机停车,这伙人全都下车走了。这一下车上的人都乱了起来,有人就说这伙人怎么没对这老头要钱呢,这老头一定认识这伙人,告诉司机不行,得把这车开到附近派出所去。到了派出所,逼着老板拿出证件,又和当地了解一些情况,才让老板回来。

炼功点越来越多

全市随着炼功人的逐渐增多,炼功点逐渐增加。我就在家附近成立了炼功点,自愿当起了辅导员义务为大家服务,自费买来录音机和炼功音乐带,每天早上拎着录音机到附近的大街面集体炼功,那时我市每条街都有很多人在那炼功。我们这条街上刚开始有十几个人来炼功,后来最多有八十多人,每天早上挂上大法宣传栏,炼功时有两个人专门教新学员炼功动作每天早上定好四点炼功,炼功音乐一响学员自动站好排,非常整齐,壮观,神圣。

我们几个同修都有一个愿望,给同修们就近创造一个稳定的学法修炼环境,大家在一起共同精進。跟附近同修一说,大家非常支持,找到一地点是一个大街面的门市房,白天屋里是一个加工做活的地方,老板是常人,知道大法好,屋里有设备、有东西,老板非常相信我们,一切免费提供给我们。大家一看非常高兴,很快一切安排好了。每天晚上学员们来此学法两个半小时,刚开始就有十五、六个人,后来有三十多人,而且不断有新学员来,我们就隔一段时间放一次师父讲法录像带,每次放录像时学员们都自动自愿从家里搬来电视机,有拿放像机的,有家属来帮忙的。

我记得有一次我点上有一位老太太,把她儿子领来看录像,当时她儿子病的非常严重,只走不远的路就喘的厉害。听这老太太说,她这个儿子是从监狱里被放出来的,还没到刑满日期呢,因吐血医院检查人不行了,才被放回来的。大家看到有新学员来了又这样,赶紧把自己平时用的泡沫垫子拿来给铺在地上,让她儿子坐,她儿子根本坐不下,一会她母亲就从家里搬来了一把椅子让她儿子靠坐在椅子上听法,等听完法后她母亲说,来之前没想到她儿子能坐着听完,在家坐一会就得躺下休息。等第二天她母亲来时说,她儿子说,不用拿椅子了,今天坐在泡沫垫子上就行了,当时他坐着都是半躺着的,后两天来听课时都是自己轻松的走来的,等九天课听下来人完全变了个样,后来每天晚上坚持来学法点来学法,逐渐早上也来炼动功了,身体恢复了正常,后来也能做买卖了,人也胖了。这样的例子很多,大法的威力,大法的神奇,使炼功点不断的有新学员进来。

还有一次有一老年女同修在炼功点附近的自家住宅楼的门栋里捡到一条金项链,当时交给了门卫,让门卫帮着找到了失主,失主非常高兴,使这小区和炼功点附近的居民几乎都知道了法轮大法的好,这样的事层出不穷。

随着学法的深入,时间一长学员们认识到每天晚上学法时都用电,老板不向咱们要,咱们也不能白使,几个同修一商量自愿自费拿钱给老板交电费,后来同修们都知道了,说他们也得拿电费,就这样大家在一起商量那就每月每人拿两元钱电费。由一同修代收,当时收多少都交给老板。后来我发现每月只能来炼功点学法几趟的炼功人也每月主动来交电费。后来新学员也主动交电费,逐渐大家认识到这样也不对,也不符合法,想到师父不让动钱,这不也是动钱了么,当时有的炼功点也存在这问题,大家都认识到了,必须尽快解决。我就和大家商量,我们这点分开吧,一部份到附近的某单位那地方有一个大炼功点,地方比较大因那地方是单位大厅,因那家单位的领导是炼功人,免费提供的场所,听说得法前是血癌患者,炼功之后好了。另一部份到我家去学法,因我家屋子大,不需要费用,就这样我家有十五六个人在一起学法。

一直到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后,炼功环境被破坏。我家不断有中共人员骚扰。当年炼功点上的同修现各自都走在证实法的路上,讲着真相,实修着自己。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