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几个真实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

(一)

九八年我刚开始修炼法轮功时,有一天我去市场买鸡蛋,有一个鸡蛋我一拿就裂了,淌蛋清了,我对卖鸡蛋的人说,这个鸡蛋坏了。随后我就把它放到一边。转念一想,我家离市场这么近,我把这破蛋拿家去就可以做熟吃了,省的卖鸡蛋的人还得降价卖给别人。于是我把鸡蛋放到塑料袋里,称完拿回家了。

到家后我告诉孩子:有一个鸡蛋裂缝了,快拿出来吧。可是孩子怎么找也没找到那个破蛋。破蛋变成好蛋了。“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我第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二)

二零零二年六月,我儿子正在大学读书。他参加学校的篮球比赛,在比赛时被别人撞了,撞得够狠的,把脾都撞裂了,伴有41℃高烧。我从老家赶到长春208医院,主治医生跟我讲,儿子如果能在三天之内退烧就不用做手术,否则得做手术。

我当时悟到是邪恶要在经济上迫害我,在经济上给我造成压力,最终的目地是用亲情拖住我,让我没有时间做证实法的事。我当时没有动心,我不承认它、否定它,我细心照料儿子,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在儿子身边发正念,并给同病室的人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遭受的残酷迫害等真相。三天三夜过去了,我基本没怎么休息。孩子在我的强大的正念之下渐渐退烧,身体康复的很快,十多天出院。

儿子的经历向周围的世人证实了大法的超常。

(三)

二零零六年三月,我丈夫感觉鼻子不适,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鼻窦癌”。我知道这又是旧势力干的,我不承认它、否定它。我丈夫也不相信。拖到七月,丈夫的鼻子左三角区鼓出一个鸡蛋黄大小的包,而且嘴里也长了一个鸡蛋黄大的包,嘴都快被堵满了,他挺不住了。我们直接去了省口腔医院。经专家检查、做CT扫描,确诊为“鼻窦癌”。

省口腔医院的专家说这是个大手术,他们做不了,给我们推荐了三家医院。我们选择去北京,住進了301医院。主治医生与专家会诊,鉴定结果与省城医院一样是“鼻窦癌”,需要做大手术,而且说可能左眼要保不住,会毁容。听了专家的讲解后,我就想,我有师父在管,师父不会这样安排的。当然我们作弟子的正念一定要足。我坚信师父。

手术前,北京同修看望我们,并再次跟我丈夫讲大法的超常。丈夫虽然不太相信,但也没反对。我在北京给他买了一个随身听,把大法音乐《普度》、《济世》录在里面给他听,让他念“法轮大法好”,并告诉他只有李洪志师父能救他。我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就相信您,一切都交给您安排。”我又求师父说:“师父啊!不能让我丈夫做大手术,那样我就没有时间做证实法的事了,只做个小手术吧!”

求完师父后,我手握丈夫的手说:“你一定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会救你的,一定要念啊!”丈夫被推上手术台,我在等检验结果。检验结果出来了,丈夫患的不是恶性瘤而是良性的。因此手术创面不太大。九天后,我们就出院回家了。现在我丈夫虽然还没走進大法中,但他相信大法、他支持大法。他的糖尿病好了,鼻子也好了。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呀!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四)

我的MP3充电部份坏了,我没舍得扔它,我觉得它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它也是生命,不应该轻易放弃。我就跟MP3沟通,我说,大法是超常的,你是大法弟子修炼选用的法器,是一个好的生命,一定要超常发挥。我有的时候粗心,不太注意你,伤害了你,我向你道歉,今后一定会加倍珍惜你、爱护你,我们共同提高。我相信你一定能恢复,一定行。我带着它一起学法、读法。

几天后,我试着去充电,它开始工作了,能充上电了,但充不满,我就鼓励它,我说老伙计,努力工作呀!它真的好起来了,完全恢复正常。到现在又过了一年多了,它一直正常工作。这见证了万事万物都是灵体,都有灵性,都是为法而来的,也再次见证了大法是超常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