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法小组的老年同修们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我们的学法小组已经成立四年了,由开始的两个人发展到现在的十个人。年纪最大的八十九岁,最年轻的五十七岁。我们学法小组的特点是年纪大,文化程度低,甚至有的还不识字,只能听同修读法,或者听师父讲法录音。

年纪大,有的听觉不好,我们读法时要大声读,还要慢,所以学法的進度很慢。学《转法轮》还可以,学师父在国外的讲法就更慢了,不知不觉中就引起一些人急躁的心理(包括我在内)。但我们都互相勉励,遇事向内找,一定不能忘记师父的话,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师父的亲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没有理由落下一个人。特别是《明慧周刊》刊登同修的关于《如何带好老年同修》的文章,对我们鼓舞很大。这正好是修去我们急躁心的好机会。

在师父呵护下,同修帮我闯过病业关

我们学法小组刚建立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我忽然晕倒,神志不清。家人回来看到把我送到医院,说是脑溢血,并下了病危通知。家人都吓坏了,开天目的同修看到说我的主元神已经走了,不愿回来,是师父救了我,是大法弟子为我发正念,我才慢慢醒过来。当清醒过来已经十多天了,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轮流读法给我听,帮我发正念。

在此,让我衷心感谢慈悲救我的师父,和帮助过我的同修,特别还有一位做资料的同修,白天做材料,晚上,顾不上照顾家里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到医院里陪伴着我,耐心的鼓励我。他们这种无私无我的精神时刻激励着我精進。

出院后,我左边肢体瘫痪,走路都走不稳。我又陷入深深的懊悔中,心想这下我完了,掉下去了,师父再也不会要我了,觉的没脸面对师父,面对同修,法也学不進去,功也炼不了,更不用说讲真相了。自感到我的形像破坏了大法,这下我就更痛苦不已了,天天流泪。因为情绪不好,血压降不下来,高压达二百。后来是一位同修帮助了我,用师父的法理开导我,不应该陷入自责中,要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应赶快振作起来,正法还没有结束,就有机会,跌倒爬起来,师父决不会希望看到我这个样子。他的一席话打开我的心结,我不能再耽误时间,从头开始,赶快追上去。

于是我就开始试着炼功,站不住我就倚着墙炼,第四套功法蹲不下,我就坐在凳子上炼,第二套功法胳膊举不起来,我就叫丈夫在晾衣架上绑上绳子把胳膊吊起来。炼第五套功法时,腿双盘不上,用带子绑起来,从开始的半个小时一点点增加到一个小时,现在已经能很顺利的炼完五套功法了。

那时学法还是学不下去,拿起书来就瞌睡,干扰很大。这时一位同修大婶到我家看到我的情况就叫我到她家学法。在那里我感到大法的温暖,身体也一天天恢复。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再到这位同修家学法了。

正当我为这事着急时,无意中遇到了同修甲,交谈中知道她没上过学不认识字,很希望有人和她一起学法,我们的学法小组就这样成立了。同修甲的那种淳朴的语言,尊师敬法的一举一动,对大法无私奉献的精神时刻激励着我。而我却始终陷在自我当中跳不出来,是师父看到了我的执著,给我安排了这样一个环境,在这四年当中我在身心上都有了很大的提高。邻居看到我都说我恢复的很快,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

在这几年当中参加学法小组的人不断增加,年龄、基础不同,又都是家庭妇女,性格各异,我们之间的心性磨擦比较多。在尊师敬法和信师信法的考验中,在名利情的考验中,修自己的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尤其在修口这方面,经受着严峻的考验。这是师父给我们巧妙的安排,让我们看到自己的执著心,修去它。

同修甲:得大法正念正行,全家受益

同修甲是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小时候因为家里穷,只上过一年学,认识的字早已忘记。丈夫早年去世,只剩她一人艰难的抚养着一双儿女。为还给丈夫治病欠下的债,得了一身说不清的怪病。经常无缘无故的晕倒,几次想轻生,但看到一双未成年的儿女,不忍心丢下他们,硬撑下来,心里还埋怨老天对她不公。得法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是三生有幸才有缘得大法,是师父救了她,给她净化了身体,明白了法理,知道了大法弟子身负的责任。

开始得法时别人读,她只能听,但她家的大法书一本不缺,她坚信她将来一定会自己读法。她一有空就拿着书读,不会就问子女,然后自己就用一张纸画圈点点做记号,同时用一切空闲时间听师父讲法,晚上十二点前没有睡过觉。“七﹒二零”前,连儿媳生孩子住院时她还在病床前读大法呢。她从没有放松自己学法,孩子们都笑她,“看你象个大学生呢!”也是师父看到她对大法有这样的正念,加持她,现在她已经能通读所有的大法书、周刊和真相资料。

而且她悟性很好,讲真相救众生中,她心正念正,没有怕心,别人不敢去的地方她去发真相资料,从没有怨言。发《九评》、神韵光盘她都是面对面发。她讲,大法资料来之不易,是用来救度众生的,要让资料都真正发挥作用。她亲戚多,能利用与人接触的机会讲真相救人。她说只要是我遇到的人都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在她的劝说下已经有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包括在市府工作的人员、村委干部,有的还得法了。

她家的环境也很好,我们到她家学法,她的子女没有一个反对的,连小孩子都知道奶奶们是来学法的,一点也不闹。小孙女刚刚上完一年级,就能通读《转法轮》,背《洪吟》。孩子上幼儿园时,别人的孩子都经常感冒发烧,可她的孩子从来没有病过,连幼儿园的老师都觉的惊奇,这又给她创造讲真相的契机。她的孙女出门不是说再见,而是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她的女婿几次险遇车祸都安然躲过。有一次刹车突然失灵,眼看着向公路边的沟里冲去了,结果被一颗很细的小树挡着,没有掉下去。回来跟岳母讲,幸亏大法师父保护,不然这回可惨了。他特别爱看真相小册子,现在也在看大法书了。

零九年我们当地降雨量比较多,就在零九年七月十七日晚,我省普降大、暴雨,我们这里也没有幸免,当时只见天上地上灰蒙蒙的连成一片,大雨就象从天上往下倒一样,大水横流。由于当地中共机构只为了多捞钱,不顾百姓疾苦,建筑商为了私利乱建房,有些排水沟边盖上了房子,水排不出去,周围村庄出现了房屋進水。有的家里水齐腰深,炕被泡坍,棉被、米面泡在水里,粮店里的粮食泡在水里,老百姓的财产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

同修甲住的房子比较旧一些,地势比较低,而且这一条街的污水全部要经过她的房前屋后流入地下水道。停雨后我到她家一看,她正在炕上学法呢,我说明了来意,她很平静的笑了笑说:“没事,师父在看着我们呢。”后来才知道她的邻居家里都進了水,可她家只是院子里有水,屋子里根本没事。她说下雨时,眼看着院子里的水在往上涨,可到门槛就再也涨不上去了。她还说,雨下的大的时候,她就站在屋里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师父保护了她。

还有一次就在前几天儿子上完夜班有点渴,就点液化气想烧点水。可点上了炉灶,由于太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水开了也不知道,直到媳妇回到家里时,厨房里热的進不去人,只见壁橱、吊橱、天棚都被烧的一塌糊涂。门窗框也烧坏了,玻璃、碗盆也碎了一地。如果发生爆炸,那后果不堪设想,可他儿子还在睡觉,一点也不知道。邻居看到这些情景,都纷纷称奇。可他们一家人都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他们。

乙同修:参加学法小组更精進

同修乙今年六十五岁,刚得法不久“七﹒二零”迫害就开始了,可她没有放弃学法。老伴由于车祸,下肢瘫痪,不能自理,小便失禁。她一边照顾老伴,一边抽出时间学法炼功。在老伴睡着时,自己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在同是修炼人的女儿的鼓励下,一直坚持下来。去年老伴在她十几年的精心照顾下安然离世了。这样她就走出家门参加了我们的学法小组。

她虽然年纪大,但风雨不误,都是提前到达,她自己说,这几年耽误的我得赶上去。”经过这几个月学法,她学法悟法都有很大的变化,连女儿都说妈妈大变样了,子女都支持她出来参加集体学法。她除了发真相资料以外,利用集市讲真相,每次逢集日都能带回一些三退名单。就在零九年七月十七日晚上那场大雨,她家同样没有進水。

丙同修:师父点化参加学法小组

同修丙,是我们这里最年轻的一个,丈夫因病去世,没有生活来源,只能靠子女生活。每天要接送孙子、外孙上学。晚上还要照顾子女。因为她的表嫂病业关没过去离世,侄子侄媳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拘留,对她的干扰很大。她的儿女不愿让她出来,所以参加小组学法没有坚持下来。由于没有学法的环境,心性也提高不上去,讲真相有怕心,炼功也松懈,原来的病因得法后,师父都给清理了,现在又开始犯了,胳膊疼的抬不起来。

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说是要爬一很高很陡的地方,怎么爬也爬不上去,后来从上面有人放了一根绳子,她就抓住绳子,下边还有两个人在往上推她,她就艰难的往上爬。醒来后,她立刻明白了,这是师父点化她参加我们小组学法,这是她切磋时讲的。

丁同修:在小组同修的帮助下识字、学法

同修丁八十一岁,轮班到两个儿子家住,二媳妇开小吃部,每天丁同修得帮助洗菜、摘菜、蒸米饭,准备第二天的用料。她只上过小学二年级,《转法轮》书中有很多字不认识,也不理解那些字的意思。读法时很多句子都读反了。大家都能耐心的给她纠正,并给她讲字面的意思。老太太很认真,告诉她后她都要反复念几遍加强记忆,实在记不住就叫我们给写一个纸条用同音字代替。

她还特别爱读法,读了一段又一段。由于她听觉不好,读错给她纠正她也听不见,我们就耐心的用手点给她,把那一句再重读一遍。这老太太别看年纪大,讲真相也不示弱,因为她要轮换到两个儿子家住,她就利用这个时间讲真相救人,每次回来都要给一些三退名单。

这就是我们的学法小组的成长过程,我们的很多人和事。由于自己写作水平和篇幅有限,就不一一介绍了。我们的学法小组是在学法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成长着,比起师父的要求,比国内其他的小组还差的很远,我们永远记住师父的话“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