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夫妻之缘 在救众生中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我从小就有强烈的求道之心、探知宇宙生命奥秘的愿望,遍访民间各种方术,各种气功都学过,都没有找到我要找的,多病的身体却越发糟糕,结肠炎等病长期不愈,引发的全身到处都是病变,长期生活在病痛折磨之中。工资基本上用来吃药了,原来一心想报答父母之恩、手足之情的愿望也成空了。头脑、眼目昏蒙,这个世界好象离我很远。

一九九七年,同修办辅导班,我有幸请到了《转法轮》。第一次看时,因工作忙,都是在晚上十一点以后,一直到深夜一、两点。第一遍看完时,我知道了这就是我要找的,我原本四处奔波的心,从此安定下来了。也是在看第一遍《转法轮》时,不知不觉一身轻,头脑清晰开阔,心胸畅快明朗了。在以后的学法修炼中,我时刻把住每一个机会,过好心性关,感到师父时刻在看着弟子在修。

妻子通过我多次的介绍,于九九年也接触了大法,但还未深入,中共的迫害就开始了。此后,我家就长期处于“六一零”警察、单位的施压、骚扰之中。家中多次被“六一零”警察入室抢劫,翻箱倒柜,很多亲戚都被连带施以恐吓,每遇风吹草动,就远远赶来,团团围在家中,哭哭啼啼。面对这一切,刚接触大法的妻子担心我被迫害,承受的压力非常大。面对妻子无望的表情,我心如刀绞,但我明白,我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坚持信仰没有错,维护大法没有错。当我放下情的缠绕时,我感到了宽大的慈悲,法理更明了。我怀着慈悲看着妻子和周围的众生,更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心割舍了,妻子对法却更加坚定了起来,渐渐精進的学法炼功了,对法理解渐渐深了。面对“六一零”警察、单位领导的骚扰迫害,她多次正念很强的批驳制止。

二零零零年,我参加法会,因人太多,被人恶意告密。妻子因担心我的安全也去了法会。几天后,县城内出现了一个大规模的由“六一零”警察为首的入室抢劫“运动”,三十多个大法弟子家钱财、大法书籍被非法闯入的“六一零”警察洗劫,翻箱倒柜,一片狼藉。当时我还在外面,妻子一个人在家中,几个警察在将我家翻的乱七八糟后,要抢走挂在墙上的师父法像镜框。妻子立在法像前,义正辞严的说:“你们抢了其它东西,可师父的法像不能给,除非你们用枪对着我开枪!”就这样,妻子在法像与“六一零”警察间立了一天。中途,警察还将单位领导、亲戚胁迫来对她施压,都未得逞。第二天妻子被非法监禁时,一个“六一零”警察问她为什么要炼?妻子告诉他们大法的真相,最后说:“因为我不想在这个社会的大染缸中造业。”坐在旁边的单位领导眼泪“唰”一下淌下来了。这位领导一直被安排负责监视我们,但他从没有参与过迫害。

由于妻子的正念,我们挂在房间的几幅大幅的法轮、法像镜框,一直在那挂着。在这之前,单位恶党书记曾告密“六一零”,说我们家一直挂着师父的法像、法轮。他们十来个人找了半天都没找到,那么大的镜框,他们看不见。我们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

后来我又一次被非法劳教。由于与世隔绝和残酷的迫害,我无法顾及妻子,甚至无法为妻子守住口,只有听由她自己了。到后来我正念渐强,一直与同修运用正念、神通制止迫害,闲隙之中,也正念加持远方的妻子。后来得知,妻子在外几年,没有经济来源,寄住亲戚家中,艰苦度日。就这样她还经常写信鼓励我,使我欣慰。(有的信被劳教所扣下了。)

我走出劳教所时,单位通知家属接人,妻子找到我的单位,见人就讲真相,并对领导说:“好好的人,你们弄走的,你们还给我还回来!”后来单位只得派人用车将我接回。

从劳教所回来,我的怕心很重。看到外地大法弟子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救人,如火如荼,我就想,我们这里怎么才走出这一步啊。在我的心性中,简直不可能。但慢慢的,我从众生口里知道,这里早就见到真相资料了,我为自己着急,加紧学法,背妻子抄来的师父的经文。一次妻子给了我一个二零零七年神韵光盘和《九评》光盘,让我给同事看后发出去。我骑车沿几个村子绕了几圈,无处下手,总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看着我。最后才找了一个很“稳妥”的一家,放進大门。现在想起都觉得可笑。

在夫妻同修之间,因为情的作用,经常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会牵动自己的执著、坚持自己,会给对方造成干扰。只有多学法,遇事向内找,互相圆容,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共同精進。

一次妻子说:“我们小区还没有发真相资料,我们不能耽误了他们,影响了他们被救度,我们承担不了这个责任。”我心里一紧,嘴里不由得说:“还是以后再说吧!”但心里知道妻子是对的,这是自己有怕心。我立即盘腿立掌,去除这肮脏的人心,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唤醒众生的正念。

小区门口有时有人在下棋,有时为首的是一个局长身份的人,一看就是邪党的“敏感日”又对大法弟子监控了。妻子直接当着几个人的面对那局长讲真相,劝退。我又心里一紧:“算了!以后再说。”可心里知道妻子是对的,就又立掌发正念帮助。听到妻子讲的真相,有时觉得怎么这么讲呀,心里又怨又怪又急的,但我立刻坚决抵制:这是自己的人心,是怕被人说的心、求名的心,被邪恶旧势力加强的人心,强忍住,消除它!开始那局长只下棋不吭声,冷不丁说一句,有几个思想很顽固的人,一直替邪党辩护,但随着一次次的讲真相,那些人渐渐不说了,那局长听得眼睛睁得老大。

慢慢的,我能跟上参与救度众生的事了。每次我与妻子搭档出去发真相资料,在夜色中,在月光下,我们走在田野中、村庄旁,看着众生有了得救的希望,我们相视微笑,仿佛在天上两个纯洁无瑕的生命,正在沐浴着慈悲的佛光。我们互相告诫:我们来自天上,在这里成为一家,是为了得法,兑现我们的誓约,珍惜这夫妻之缘,去掉人的情,走出人,走好师尊安排的修炼之路。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