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挑剔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我一直很希望自己表现的比较好,但没有实实在在的面对自己的心。在我受到支持和赞同时,我会继续做好一件事。在我觉得受到伤害时,我会回避一些人和事。别人的行为不符合我坚持的标准时,我在苛刻的评价之后,想要去改变别人,以为只要尽力客观公正,心平气和就可以了。

有一次梦到一位同修给我看一张纸,上面有一行字:尽量不要评价。我的心用在了要求别人符合自己的观念上,赢得别人赞同上,而不是去自己的执着上。以为执着可以随着学法自行消去。

在家庭关系上,我对于一位亲戚的所谓低素质在心里一直不能原谅,认为自己不和其一般见识就已经是高姿态了,她的三退也做完了就行了。直到有一天我一句跟着一句的和丈夫论这个常人的理,坚持不必对这位亲戚过于热情时,把丈夫气的杯子砸在地上,摔门而去。

我安静下来收拾一地的杯子碎片时,知道自己的执着、不符合法的观念已经很严重了。接下来有一天,这位亲戚抱怨我们一圈人文绉绉的说话方式太累人了,我忽然认识到我对人家看不上,其实人家也觉得我们“隔路”啊。

我第一次真正站在别人的位置上审视我自己。我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去俯视任何人。所谓的高姿态还觉得自己不错,其实还是错了。在人的理上,这位亲戚的生活环境造成了她的一些个性特点和处事方式,我若是她,而且没得大法,行为恐怕是一样的;在更高的理上,如果这个生命曾有恩于他人,那这一世当然是要他人还的,不管谁情不情愿。

我因为嫌弃这位亲戚骄横、唯利是图而造成内心的隔阂,那不是揪住人的理不放吗?何况人还讲有容乃大呢。这种隔阂是没有善意的,违背宇宙特性。

在和同修的配合上,我也时而无法容忍某些“明显不符合法”的言行或“不象修炼人”的同修,我的做法就是尽量不再接触这样的同修。后来发现每一个这样的评价都深深的掩盖了自己的一个大执着,把师父苦心安排的去执着的机会推走了。修炼人遇到的事哪有偶然的呢?

后来我不再挑剔同修,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在拆掉铁栅栏,去掉保护自己的东西后,面对同修时,彼此溶在法中的心是那么圣洁,而各自的不足在无条件的配合中越来越淡,她和我好象都能很清晰的看到自己的不足并去掉它。善意包容的本身就在解体着执着。所以以往那种追逐着去指出同修的不足或在心里的埋怨真不是在法上啊。

这之后,我发现自己对于任何生命都生出了珍惜和尊重。在发资料时多了沉稳,在讲真相时看着对方的眼睛,不再关注他的外在,而是以心对心,尽最大可能的把我理解到的跟他交流。没有了高高在上,或者担心急躁。我把事实讲给你,道理说给你,我们珍惜你,你用你的理智来衡量,你自己来判断。

真心的对照大法把自己那颗心变好,不遮掩不足。我也领会到“真”的内涵之一。很惭愧刚学会修炼,又很高兴终于会修炼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