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回想得法前,我是一个不太关心别人比较自私的人,虽然不去争名夺利,但在自己的利益受到伤害的时候也是放不下,活的很累。自从得法之后,一下明白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不会因为人的想法和做法而有任何变化,既然这样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从一开始师父就让我们一下领悟了人生的意义,只有返本归真才是我们来世上的真正目地,知道了我们都来自高处,这世俗本没有什么可留恋的,这一下就豁达了,人也轻松了,心胸也宽阔了,走路都觉的轻飘飘的。

师父把法理都讲给了我们,可是在实际生活中及过关中,还是有些人心放不下,有时就不把自己当修炼人了,学法时,看到师父把我们能遇到的所有事如何做都说的明明白白的,可是遇到矛盾时就糊涂了,有时甚至明知道该怎么做,却做不到。尤其是得法初期,不懂的怎么修炼心性,把做事当作了修炼,把修炼和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割裂开来,每天的学法、炼功,谁也不能干扰我,干扰了就大发雷霆,不能符合常人状态的修炼。

有一次过节去他父母家,回来的有点晚,耽误了学法时间,進屋时我就气的把门使劲一摔,由于不能按法的要求做,还以为自己这是精進,使家庭关系一度紧张,还使家人说了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

随着不断学法及与同修交流,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尽管是在修炼这么殊胜的事情上,为私为我的心表现的淋漓尽致,所有的麻烦都是自己带着执著、不能在法中实修造成的。从此以后,我注意在生活和工作中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去自己各种不好的人心,做事尽量想到别人,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渐渐的,对方在家中对我的修炼不再象如临大敌般的愁眉苦脸了,也不反对我学法和发正念了,有时赶上做饭时发正念,跟他说清,也能通情达理的理解和等着了。有时跟他讲一些大法的神奇事和邪党的邪恶时,也不大吼大叫了。随着我学法修炼这五年多他几乎也没吃过药,家庭环境和气氛也越来越祥和了,可见正法修炼的神奇及给家人带来的福份是不言而喻的。

我在2004年夏天得法。学了师父在各地讲法之后,同时看到《明慧周刊》,了解到同修都在走出来,讲真相,救度迷中的世人,我想我也应该做这件事情,就问了同修怎么做。第一次是同修带着我做的,感到这是一件很殊胜的事情,自己能参与進来,很荣幸也很欣慰。第二天还想与同修一起去,没想到同修说她不能去,我又不好意思说我也不去了,硬着头皮说那我就自己去吧。虽然有一点紧张,但还是很顺利的完成了第一次独立做真相的任务。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独立做真相的事,同时也去掉了依赖心。我也想到,我得法晚,好多同修经历了九九年以来邪党的残酷迫害,付出了很多,而我没经过魔难,就是有责任在此时为救度众生多做一些,很快自己也成了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

也巧那一段时间工作不忙,我就把以家为中心的很大的一个范围及凡是去到的地方把真相资料覆盖的做了一遍;有时也和同修一起去一些很难進去的小区做,当时就想还有这么多世人不明真相,能抢时间就多做一些,在这其中,也去掉了一些不好的人心,象怕心、怕吃苦的心、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等。那时真是走多远、上楼上多高都不累,有时也遇到过一些事情,象正在粘贴真相时被保安看到,要送我们去派出所,但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的化解了。

经历了两次这样的事情,当时的第一念就是想到自己要走脱,心里也很害怕,所以对方表现出来的很恶,当时真好象就是面临生死的抉择。当放下自我,想到为对方为众生着想的时候,也就是基点对了的时候,马上就出现转机了,对方也不那么恶了。也真正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我们只要在法中不断的归正自己,去掉人心、怕心,法的威力就会显现出来,就能救了世人。

利用工作之便及出差的机会讲真相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感到只发真相资料救人是不够的,必须面对面的去讲,才能把世人的心结打开,真正救了迷中的人。在正念足时,走在路上、在公交车上、在市场上遇到有缘人,有时三言两语,就能使世人明白真相,这时真能体会到是法的展现,世人明白的一面都在等着了解真相和得到大法的救度。

可能师父看到我有这颗心,在工作上安排我能接触到一些企业的人。因为心里想着救人的事,所以面对这些人,我做到了热情,积极主动的为他们服务,当人们对我有一个好的印象的时候,我再讲什么他基本就愿意听了。

我利用办公室没人或人少的时候向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迫害的真相和帮助世人三退选择美好未来;也有说话不方便的时候,我就提前下楼,在一楼提前等着办事的人下楼时利用这一走一过的时机讲真相。由于有这颗救人的心,在师父的呵护下,不用说很多话,就能让世人三退,看到这些为自己选择了美好未来得救后的世人开心的笑容,那一刻就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救人的是师父和大法,我们只要动动嘴就行了。

最近几次出差,去的都是有亲属的城市,我想师父一定是不想落下与我们有缘的一切人,我也更应该做好救人的事。有些亲属都是一些既得利益者,也很自我,救度这些人有些难度,我就提前多学法,多发正念,并要求自己出来的第一任务就是救人,其它都是其次的。

在路上坐火车时,这根弦就绷的很紧,遇到能说上话的人就讲,基本上白天不舍得上床休息,怕错过机会。有一个人在火车上给她讲了半天,眼看就要到站下车了,还没同意三退,我就跟随她一起下了火车,在站台上,诚心的希望她能给自己选个美好的未来,正好是在泰安车站,我说:我给你起个名字就叫“泰安”,退出保个平安吧。她感到了我是真心为她好,就点头同意并表示了谢意。在火车上我劝退了五、六个人,也为自己给家里亲属讲真相增加了信心。

出差地点是邪恶的老巢,有时在问路时,在出租车上当世人明白了真相,就能做出三退的选择,感到师父的正法進程推的很快,能控制世人的邪恶少之又少了。出差一次回来,劝退了二十多人,其实如果做的再好一点,时时正念正行会使更多的世人得到大法的救度。

最近与同修一起出差去一个企业,那里的世人很多都不了解真相,人都很纯朴,他们是倒班制,讲了一批第二天又换了新人。因为人很多,有时对着几个人讲时,一回头看到旁边齐刷刷的还坐了好几个人在听。我们几个同修配合,把那个企业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讲的三退了,并有些人想要学法、炼功。

看到觉醒的世人,明白的一面那么渴望得到大法的救度,就更激励自己要学好法,修好自己,多多救人,不辱下世前立下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

回首这五年多走过来的路,感到学法修心是最重要的,只要学好法向内找自己就没有过不去的关,也有感于我们有一个集体学法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下能够互相扶持,互相帮助,互相能指出对方的不足,又能从对方看到自己的不足,从而修去不好的东西。

学了师父近来发表的数篇经文,指导我们走好以后的修炼路,我感到是我们自己没做好,拖了正法的進程,师父在为我们着急,师父可以在挥手之间就能解决正法的事,可是却把威德留给了我们,让我们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快点结束这件事情,可是我们却不精進,我们不能再让师父为我们操太多的心了。让我们共同精進起来,在最后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放下自我,修去人心,救度这些轮回千万年等待的众生,也是完成我们史前立下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