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同修的配合中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二零零六年,我从邪恶的黑窝回来不久,就投入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行列中,履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由于我信师信法,认真学法,背法,不断修正自己,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所以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突破的很快。由不会讲到会讲,由小面积的讲到大面积的讲,由劝退的少到劝退的多,由发愁、有压力到轻松、自然的讲。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救度众生这条路上稳健地走过来了。

一、遇到问题修自己

零七年冬季的一天,在市场上偶然遇到了同修甲。她问我现在劝退几个了。我说:“退了十多个了”。她说:“我一个还没退呢!”从那以后她主动约我讲真相,劝三退。头一次我们配合就劝退四、五十人。主要是我讲,同修记三退名字。同修甲很有心,救度众生的愿望很强,虚心的学,慢慢也就会讲了,对我也很欣赏。有一天,我的鼻子,嘴起很多大泡,连破带流水。由于冬季严寒,不能戴口罩给世人讲真相,又不能躲在家里耽误救度众生。我依然照常与同修甲出去讲真相。她在这边讲,我在那边讲。同修甲看我没向她报三退的名,就不高兴的大声说:“咋的,这么半天,你一个也没退呀!”我当时一愣。她怎么这么说话?我表面很平静,没有说什么。但心里翻江倒海,很不是滋味:我给你带出来了,现在翅膀硬了,能退几个就开始嫌弃别人了。我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比你大二十来岁,鼻子、嘴还疼,从哪方面也不该这样对我呀!于是,我不冷不热的说:“那咱们就各退各的,分开记吧!”这样过了几天,她总看我比她退的多,出现了攀比,生出了嫉妒。有时为了照顾她的面子,我三退的人名特意叫她记上。觉得自己宽宏大量,不跟她一般见识。这样一来,表面上和谐了,但内心都不愉快。

我想:这样僵持下去不行,两个同修在一起配合就是一个整体。我反思自己。很是惭愧。我对常人讲真相,面对常人种种不善的面孔、冰冷、刺激的言行,甚至拽领子、谩骂、诬告都能做到坦然不动,付之一笑。可面对同甘共苦的同修的一句话却不能宽容。用常人的理衡量自己,用常人的理要求别人。

修炼这么多年,悟性还这么差,遇到矛盾不知道找自己,满腔的埋怨,指责。同修甲这么文静,平时很少说话,她却用语言刺激我,这能是偶然的吗?到底针对我的哪颗心来的呢?我仔细回忆了当时的情况。突然悟到,我内心指责同修甲时的表现,不正是反衬那个“我”,那个“私”吗?接着来了一个“争斗”,三退各记各的,照顾她的面子,不如说是自己爱面子,她嫉妒我,不如说我嫉妒她。前几个月买电脑,我心理也不平衡:你看××没有钱,可却有同修送,我自己拿钱买却迟迟买不来。追究原因,就是争强好胜,干什么总要抢个先,我是强者,沾沾自喜;好事没有我就嫉妒的不行。真是吃不好,睡不好,弄得一身病。修炼以后,把这些都看淡了,身体轻松了,精神愉快了,可是对法理解不深,没有从骨子里改变,使之还在隐藏着,一有风吹草动就冒出来。

如今我与同修发生的矛盾,不就是师父通过同修甲的嘴点化我吗?用这种形式把这些不好的东西翻出来曝光,连根拔掉,把那些不属于真我的“显示心”,“争斗心”,“嫉妒心”,全盘托出,彻底解体。要不这些东西怎么去呢?我感谢师父对我修炼的负责,用心良苦。感谢同修甲对我的帮助。心性提高了,我和同修甲又溶洽的合作了。

二、在假相中升华

有一次,听说有一个同修状态不好,我与同修甲约好,准备去看一看,并偶然得到了这位同修的手机号放在同修甲那儿。第二天早六点刚发完正念,同修甲就打来电话:“你别等我了,我不在家。”我听完没多想就把电话搁了。我想不管怎么也得按原计划進行。但突然想到与那位同修联系的手机号在同修甲那,我马上给同修甲打电话。一共打了三次,不是说在通话,就是说关机。这时我就犯疑惑。怎么回事?同修甲跟我说过她从来不关机,是不是猜到是我打的公用电话故意不接呢?是不是我说不与她配合不理解呢?种种疑团接踵而来。

我与同修甲配合已一年多了,在相互接触中虽然都有各自的执著,但都能严格要求自己,取长补短,共同精進,在救度众生中配合默契。在师父的加持下,渐渐成熟。每一天把救度众生当作头等大事,一种乐趣。我俩象“云游”一样,一走就是半天,每当节假日,特别是过大年都当成是救人的好机会,从不懈怠,救度效果越来越好。我曾几次提出,既然都会讲了,就分开吧,有机会走自己的路。现在正法时间这么紧不要浪费人力。两个人救一个人和两个人救两个人是不同的。可是同修甲总是不愿分开。她说:“咱俩要配合到法正人间,不要把我扔下。”当时,我也没太强调,互相配合,互相把握觉得很好。慢慢就产生了依赖,到哪去都愿带着她。她正念很强,确实是师父给我安排的好搭档。可是从年前、年后几次相约的配合中,她却不能到位。不是这事,就是那事。这次也是如此。

我悟到还是自己有问题。想到同修甲,反观自己,看到自己的依赖心。这颗依赖心不是我,我本性的一面要显现出来。天上的大觉者是不能依赖别人的。不能老是拽着同修,应该一个人做,就一个人做。我们互相之间都要去掉这依赖的思想,解体从这情中派生的执著心,需要配合时再配合。

第二天我给同修甲打电话,见面一说的确是误会。原来她给我打完电话后手机就没电了。可当时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却用人的变异观点设置疑团。在旧势力安排的假相中徘徊。我与同修甲交流了在这场假相中自己的表现与我们之间应该提高的因素。同修甲也悟到这一点,应该有机会走自己的路,单独走一走了。我与其他同修相约也出现过这种假相,明明说在家里等我,可是一去却找不到。过后一见面,也是误会,她把楼层告诉错了。

我悟到,这种假相是旧势力的安排,目地是间隔,干扰同修整体配合,我们是决不承认的。但在这种假相中要善待同修,宽容同修,理解同修,让假相不起作用。同时,在这种假相中向内找,是自己哪颗心招来的鬼,这也是提高心性,升华境界的好机会。

在几次的假相中,我没有因为同修的问题,影响我的计划,也没有因为天气严寒,风沙扑面阻碍我救度众生。每次我都步行两个小时边走边讲真相,劝三退。师父看到我救人的这颗心,在我心性的位置上加持我,安排我救度众生的数量,每次都超出平时的一倍。

三、尽心尽力救众生

新年后的一个早晨,六点刚过,同修就打来电话,约我到农村参加婚礼,协助三退,整体配合,救度众生,责无旁贷。我立即行动通知同修甲与我同行。我们四人一起打车到农村。我们坐在车里发正念:清除大法弟子所到之处的邪恶因素,解体婚礼场上所有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和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烂鬼,铲除世人身后共产邪灵的因素。并请师父加持,众神帮助。我发出强大的一念:让场上的人全部得救。

农村的婚礼是在自己家举行的,屋里设宴,院子里搭帐篷,里面也摆桌。我们几人配合溶洽,各尽其责。有两名同修发正念,我和同修甲讲真相,劝三退。我们理智,智慧,随机而行。我们一進西屋就看到新娘和她的姐姐。经人介绍后,我顺势说:“新娘真漂亮,我祝你新婚快乐,幸福美满!”她笑笑。接着讲大法的真相以及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事。新娘和她的姐姐答应三退了。

在中间屋举行婚礼,人挤的满满的。我与同修甲来到东屋。这里坐的都是新亲。我们坐在这里开始发正念,等待机会给新亲讲真相。我们去掉了着急心。婚礼热烈的场面稍静,我就抓紧时间采取整体讲真相的方式。因为正值接近大年,我就以亲家的口气,给新亲拜个早年,祝他们过大年事事如意,增财添福。然后我就象在讲台讲演一样讲起来:“既然咱们都是亲人,就如同一家。那我就把真话讲给亲人。大家可能都知道中共镇压法轮功已十年,中共用古今中外残酷的手段对付一群手无寸铁,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三千多。更狠毒的是,把法轮功学员抓去后,活着开膛破肚,摘取人体器官,牟取暴利。亲人们,这是多么使人发指的事啊,共产党一贯这样,欺骗,蒙害中国人。现在有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学习法轮功,只有中共镇压。中共到了天诛地灭之时,贵州省有一块二点七亿年的‘藏字石’惊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另外中共腐败,‘六四’杀大学生,这是人人皆知的……过去中国人入党、团、队时都曾举过拳头,表示时刻为邪党献身,都给你打上印记了。天要灭中共时,怎么办?所以明白的人都纷纷三退,脱离与中共的关系。现在已三退的有五千多万了。中共高官、专家、名人,派出所的警察都用小名、化名退出邪党,以保平安。亲人们,咱也都退了吧!谁也不能当中共的替罪羊。”我说的很快,心里没有任何杂念,只有讲真相救人。非常坦然,非常舒服,好象整个婚礼都沐浴在大法的能量中,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屋里的人双眼都集中在我这儿,带着笑容,边听边点头。我讲完,我们四人分别给屋里的人解答问题,逐个三退。

婚礼还在進行。有在屋里等着坐席的,闲谈的,凡是接触到的人都進行了三退。有很多人还代替家人三退了。三退完毕,我们准备往回返。可是被主人发现,连拉带拽的,非得让我们吃饭,没办法只得留下。我们悟到,是不是还有可救度的有缘人,大法弟子遇到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真是师父的苦心啊!果然我们这一桌都是刚来的。他们也得到了救度。整个过程如此顺利,没有丝毫的干扰和障碍。

吃过饭,我们几人准备打车往回返,但走很长一段路也没车。过一会儿接新亲的大客车停下来叫我们上去,(这是男方嘱咐的),在劝这个司机三退时可够费劲的。他小时入过队,戴过红领巾。我们四人轮流给他们讲真相,讲预言,讲故事,打比方,讲天灭中共时的可怕情景。他就是不退。他的观点是:我不相信,我是好人天灾人祸与我无关。快下车了,怎么办?他也是婚礼中的一员,不能把他落下。我们四个大法弟子,能量场这么大,一定能救了他。我们不停的给他发正念,解体他身后的邪灵。有一位同修很有智慧,对我说了一句,“这个司机真是个好人,要不半路能停车叫咱上来吗?”那个司机一听,马上说:“我本来就是个好人嘛。”我灵机一动,顺势说:“小弟弟,咱好人的一生平安,退了吧!一个少先队有啥惋惜的?高官名人都三退,反正现在也不是了,我们可是为你好哇!”我们的真诚打动了他,我们的慈悲熔炼了他。他本性的一面终于苏醒了。他终于答应退出,并留下“护身符”。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终于在二百多名三退的名单上添上了他的化名。我们与司机分手告别,互祝平安。

这次婚礼上的三退,顺利圆满结束,我悟到:同修之间整体配合,目标明确,正念强大。大家拧成一股绳,心系众生,尽心尽力。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大法正的场的作用下就会产生神奇的力量,无所不能。

四、帮助同修,整体提高

1、放下自我 想到同修

从奥运之后,有很多同修有一种失落感,认为“鸟巢”没有下沉,神没给中共邪党一个“眼罩戴”,对救度众生的劲头好象有点消减。其实这都是人心的表现。今年以来,师父连续讲法。我从中悟到,正法时间一拖再拖,一等再等,主要是大法弟子本身造成的,没有锻炼成熟。在这么大的使命面前,有的同修迟迟没有走出来,被怕心、安逸心阻碍,有的人没有把救度众生当成头等大事,也被旧势力的因素所控制着,使大量从高层下到人间的王和主和他们所对应的无量众生没有得到救度,而处于危险边缘。我是大法弟子,助师的法徒,不能只局限在自己讲真相上,这也是一种“私”。要考虑大局,放下自我,想到同修。以前我与同修甲配合时觉得各自都比较成熟了,分开单独讲能多救度众生。现在悟到,我们分开是为了带动更多同修走出来的需要。所以我就发出一念:放下自我,帮助同修,整体提高,请师父安排。

第二天,我去讲真相,正好碰上一个想找同修配合的同修乙。她说:“我正发愁怎么讲呢!”我俩手紧握在一起,说:“这都是师父的安排,那咱俩就配合配合吧!”我与世人打招呼,一讲大多都退。同修乙说:“看你讲的挺轻松,几句话就退了。我几天也退不了几个。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总开不了口。有时讲了也不退。”我说:“这不要紧,你只要有决心,信心,有救度的愿望,敢走出来,师父一定会加持你。我开始还不如你呢!那时由于我人心作怪,急躁,一连讲了几天,干讲不退。但是,我不灰心,不断的学法,背法,发正念。严寒的冬季一走就是半天。别人给我打退堂鼓,我就是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看到我这颗救人的心,加持我,鼓励我。慢慢地救人效果越来越好。”

这时,看到在大道中间有几个工人正在修整道路。我说:“咱俩发正念,过去跟他们讲讲去。”同修乙看看我,我说:“没事,谁也不知道咱干啥。”我拉着她过去。我说:“小伙子们,你们辛苦了。大姨跟你们说几句话,现在天灾人祸挺多的,有地震,有瘟疫,身体不好别害怕,诚念法轮大法好,就可消灾消难。现在天要灭中共,过去咱们入党,团,队举着胳膊为邪党献身。咱可不能献身,它腐败咱没腐败,它迫害法轮功咱没迫害。赶快退出来,远离灾难。”他们都笑笑,点头。但是讲完后,有的人走了。我和同修乙从大道中间出来。一想这不行啊,得叫他们答应三退呀!这时走的人又回来了。于是我又走進去,挨排起名三退。有的工人看到我们这么坦诚,很是感动。再三谢谢。同修看我讲,她也试着讲。她讲我发正念。根据同修乙讲的情况我再补充。乙渐渐会讲了,也不害怕了,那天我们走了两个多小时,一共退了五十九人。她高兴的说:“今天退了这么多,得够我多少天退的?”我说:“你这不是会了吗?就这么讲。在讲时多发正念,就一心想救人,师父法身,正神都会协调一致帮助,谁也动不了。当然也要注意安全。前后看一看,要理智、智慧、清醒。”分手时,她说:“有机会还想和你走一走。”我说:“行,随缘吧!”

中午回到家里,正好接到第三九四期《明慧周刊》。看到《注意讲真相的效果,加速救人》、《帮助更多同修走出来》这两篇文章,看后很有感触。心想:正合我意。这可能也不是偶然的,我可能就应该在这方面努力努力,带动更多的同修,也许是我的使命吧!

从那天以后,有的是协调人给我打电话,有的是主动找我配合,先后大约有二十几人,我只好分开,今天上午与你配合,明天下午与他搭伴。同修的热情很高,有几个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也出来讲真相。认真观察,虚心学习。只跟走一次就突破了不敢讲的障碍。

其实,不爱讲、不敢讲,不是难事,只要正念坚定,在与同修走一走,马上这个场就会打开,就象窗户纸一样,一捅就亮。什么怕心,顾虑心,私心杂念,什么都没了。你这不就走出来了吗?

2、帮助同修,走出家门

今年七月的一天,我偶然想到同修丙。我已有三个多月没去了。她从修炼开始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总处在消业状态,头、腰、腿总是不轻松。我来到她家,她正在泡脚,说她浑身上下没有好受的地方,哪都疼,头象有什么重物一样压着。昨天发几张传单强走回来,好悬没爬回来。我一听,觉的同修丙也真够难的。我说:“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咱们不能承认它。平时多发正念,解体迫害大法弟子肉身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同修丙也明白这个法理。我提到今年师父的几次讲法。我说:“正法没有结束,就是师父等待大法弟子成熟呢!你也得走出来讲真相,劝三退,完成史前大愿。我与你搭伴去讲真相。”她说:“我可跟你走不起,以后凉快凉快再说吧!”我知道她在推托,心想,我得帮助同修丙早点走出来。于是我说:“你跟我到外边走走,散散心,就等于你送我了。”她答应了。我俩走在大道上,边走边讲真相,我叫同修发正念,半个小时就讲退了十多个人。站点到了,我问她:“你走这么长一段路,身体怎么样?”她说:“哎呀,这两条腿轻松多了。一点没觉的累。”“那明天怎么办?”她坚定的说:“明天我和你去讲真相,你就在这站点等我,我来找你。”

我看到同修的转变,简直前后判若两人。我没说什么,只是暗暗替她高兴,我的同修你终于下决心了。我的双眼湿润了,似乎看到了她身后无量众生的希望,我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慈悲的救度。

第二天,我看到她的精神状态很好,我讲真相,她记三退的名单,为了让她尽快成熟,边讲边交流,叫她认真观察,搭话要根据不同的人,职业特点,然后顺着他们的执著讲,就是见啥人说啥话。例如:见到老年人身体好,你就祝他健康长寿,见到年轻人你就祝他有个光明前途,见到下岗失业人员,你就讲他们生活艰辛,中共腐败等。在救度过程中,除了我讲,还叫她补充,有时我搭完话,就特意叫她讲,根据情况我再接着讲.然后我们商量起名,有时同修丙独立与世人搭话劝三退,讲的很好。但开始没有经验,比如:与世人相对而行,迎面与人说话,挡住人前進的路,人一看,这是干什么的?把人吓跑了。我告诉她:“你不能迎面跟人说话。”我与同修丙走了几天,她越来越有经验了。

有一天她自己出去讲退二十多人,遇到一个老头,非要把她送到派出所,但她没有害怕,正念正行,请师父加持,继续给这个老头讲真相,结果化解了麻烦。我听到这件事后,就鼓励她,并与她切磋,找自己的不足,平时要注重学法,多发正念,要注意安全,理智、清醒。我还准备再与她多配合几天,两个同修在一起壮壮胆气。可是,没等我去,她就来电话说:“你明天别来了,以后再说吧,不是别人的原因,是我自己的原因。”

什么原因呢?第二天,到同修丙家一看,同修弯着腰,走的很慢,坐定后,她就跟我讲:“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全身疼,气好象都喘不上来了。”我说:“这不是旧势力的迫害吗?你刚走出来救人,邪恶就给你一个下马威,千方百计的阻止你,往下拉你,邪恶说了不算。来,咱俩发正念解体它。”我俩发了半个多小时正念,同修丙感觉好了,我们切磋了一会,告诉她,我走了之后,你有时间就发正念,有漏也不允许迫害。她送我时,腰也直了,一切都好象正常了。我说:“我明天还来。”(意思是还来给她发正念)她却说:“明天我一定出去跟你讲真相,我求师父帮助我。”我们的同修心性真是提高了.我们又配合了几天就分手了。遇到这件事,我悟到:我们的同修不是走不出来,也不是没有能力,是因为有一个小小的障碍,如果先出来的同修想到他们,真正的关心他们,主动与他们交流,鼓励带动他们,在你的慈悲善念的能量场的作用下,障碍同修身后的邪恶因素就会解体,同修慢慢的就会成熟起来。如果大家都重视起来,救人的速度就会显著。

同修们,让我们都来关心我们的同修,切实的带动同修共同精進,整体提高,完成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