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得法获新生 助师正法世间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我今年七十五岁,九七年得法至今已十二年。未得法前我患有严重的肺气肿、哮喘、风湿病等。是法轮大法使我重获新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从内心感谢师尊和大法。下面我向师尊汇报我的修炼体会。

得法祛业

我老伴去世早,我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拉扯七个孩子,起早贪黑的干活,落下了一身的病。在九七年一年就住了两次院,打了四包氧气,花了七千多元钱,原本不富裕的日子,就更困难了。到了年底腊月二十九,我又犯病了,下地得扶着炕沿、墙才能走,一动就喘不上气来。孩子们让住院,我一想:年关到了,又没有钱,我一住院,全家人都不消停,谁也过不好年。我硬挺着没去住院,肚子胀的老大老大的。初一亲戚们来拜年,一看我这个样都说:这可不行,快住院吧。

老闺女的同学炼法轮功,和我说:我家在放法轮功的师父讲法录像,大娘去看吧。但只能信一门,不能再供别的。当时我家里供着十几种“仙”,也没保佑我病好了。也是我的缘份到了,我撑着有病的身子去看师父讲法录像,我拿着手绢、手纸、塑料袋预备着咳嗽接痰。看到第四天时,屋里有三十多人看。我看着看着,一口痰堵在胸口就喘不上气来了,脸憋的通红,把老闺女吓哭了。屋里有人说了:别怕,咱们大法的这个场,啥事都没有。一会儿我缓过来了,老闺女看我难受的样问我:是接着看还是回家啊?我想:反正在哪都免不了难受,就说:接着看。师父看我有求道的心,当时就给我净化身体,我咳出一大堆痰来,慢慢的气顺了,不那么喘了,回家时走路也有劲了,我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到家我就把供的那些“仙”都送出去了。以后我就一心一意看师父讲法录像,这次犯病没打针吃药就好了,这次经历坚定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的信心。

以后我又犯过两次哮喘病,孩子们还让我上医院打针、吃药。我说:不用了,我有师父管了,这是师父给我消业呢,在给我净化身体。是我自己的业力,我得承受。我就信师父的,照常参加集体学法、炼功,都是不治自好。

一天我上街买菜往回走,就象后边有人推我一样,一下就趴到地上了,路边上还有人看着,我爬起来,扑了扑身上土就走了。回家后我想:一个七十来岁的人了,摔个大跟头,啥事没有,这是师父保护我呢。这要是以前的身板,这个大跟头摔那可能就起不来了。从九七年得法到现在我再没吃过药,精神状态比以前还好。是法轮大法让我获得了新生,并懂得了做人的道理。

排除干扰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疯狂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有一个直系亲属当了市里政法委的干部,他吓唬我:你四二五上北京是反党反政府,还有那些书、像,你往哪藏都不行,藏亲戚家也得翻出来,连他们也得抓起来。我一害怕就把法轮图、论语图、师父的法像都烧了。烧完后我浑身发冷、出汗,大病了一场,我知道自己做错了,犯了大罪了。(后来在明慧网上发表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后来他还是三天两头的打电话训斥我:我们还得吃饭呢,你再炼就是不让我们活了。当时我也不懂什么是正念,就是知道法好,让人做好人,给我净化身体,大法是正的、没错,是你们上边错了。你说啥我也是接着炼,不让在外边炼,我就在家里炼。

那时邪恶操控他,他一看管不了我,就把我四二五到北京上访的事举报给政法委的书记,还让我上政法委汇报。我没听他的,坚决不去。他就指派政法委的人到我家搜查。说来也巧,那天我看完《转法轮》去接孙子下学,随手用一件衣服把书盖上。刚出门政法委的三个人来了,一个人左问右问的,另两个人各屋翻看,怎么也没看到那本书。看了一会儿没查出什么,就走了。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

过了不长时间我那亲戚就得了肝炎,脸色又黑又青,浑身没劲,住院了。我给他讲真相:法轮大法是佛家的法,我的身体以前啥样你不知道吗?你听信谎言,是非不辨,你这是遭报了。不能再干迫害大法的事了。他明白了,等病缓解了,退出了政法委,说啥也不干了。后来接替那个职位的人,也是有病了下去的,再上来一个,看到前两任的结果,也不敢那么死心塌地的干了。

学法修心

大法弟子学法是根本,可我没上过学不识字。九九年前集体学法时都是别人念我听着。我心里着急就想:这么好的法,我也应该会看会读,把法记在心里。有了这一念,有个同修愿意帮助我和另一不识字的同修。她念一句,我俩跟着念一句。回到家里做饭、洗衣的空闲时间,我也插空念上几句。用了八个月的时间,我能把《转法轮》念下来了,以后参加集体学法,我也会念法了。这是大法展现的威力,让我这不识字的老太太也能把法读下来了。

九九年后邪恶破坏了集体学法的环境,一开始我自己在家学,可是不如集体学法效果好。后来我动迁了,我找到几个同修,在我家成立了学法点。我又请来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堂堂正正的挂在墙上,每日上香。一开始孩子们不让挂,怕邪恶找麻烦。随着不断的学法,我认识到了大法的伟大和威严,我说:不用怕,有师父保护,邪恶不敢来。

证实大法

我们这个学法小组,有五名同修。年轻的同修做的好,到集市上去发真相资料、护身符、讲真相救人。我年纪大,就在家里给她们传资料、叠资料、包护身符、装自封袋。有一次和同修配合出去发真相资料,来到小区,刚上楼就开始喘,我心里明白是邪恶在干扰我。我心想:不受你假相迷惑,我一定要上去,连着上三层楼把真相发出去。

我有个外甥有心脏病,到外地医院做了两次支架手术。医生说:只能治到这个程度,以后就靠维持了。外甥心灰意冷的说:那我回家吧,我死也得死家里头。我知道了,去看他,给他讲大法真相,给他退了党,又给他看《转法轮》,花钱给他买了MP3灌上师父讲法录音。外甥越看越爱看,越看越明白、越相信。也得了法,现在脸色红润的很健康。我跟他说,你受益了,你得证实法。跟别人不敢说,就和你的亲戚朋友说,你本身就是例子。现在外甥也散发真相资料,跟他的那些同事、朋友证实大法好。

有个七十多岁的同修,下身走血,她心里不稳,要上医院看。我鼓励她,就信师信法,有师父保护我们,这些都是假相。我让她参加我家的学法小组,在同修的帮助下恢复正常。

一天,我到乡下的小姑子家,她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常年有病。我也想让她得法,可她说不信,我动了气。回到家里我就发高烧,烧的迷迷糊糊,嘴唇发紫,右腿肿的老粗还通红发亮,躺床上就起不来了。来两个同修帮助我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当时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湿透了。孩子们有几分害怕,我说:不用怕,我有师父保护,即信我就信到底,我就信师父的。同时我也向内找,是自己亲情太重,没在法上,让邪恶钻了空子。第二天同修们又来帮助发正念,又出了一身透汗,两天就好了,腿也消肿了。一来二去的孩子们都知道了法轮大法是好法,大法弟子都有师父保护。以后身体再出现不适,孩子们都不张罗着送医院了。孩子都知道我在大法中受益了,都支持我,小孙子还帮助叠真相资料。孩子们给我送来水果等,都先给大法的师父供上,我告诉他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

我要守住心性,去掉执著,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