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中的力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朋友给我讲她在劳教所受到的虐待,其中有一种叫不出名字的酷刑,就是不让任何人与她接触,更不允许她和任何人说话。每天别人出工,她就与一个监管她的犯人坐在空旷的教室里,这个犯人也被要求与她坐在一起,不准乱动,更不准与她说话。

开始这个犯人还以为是警察照顾她,分配了一个不用出工的美差,谁知时间一长,这个犯人受不了了。朋友天天在那坐着,静静的,虽然不发一言,但那份发自内心的平静对周围的环境好象都有一种约束。她每天静静地坐在那里,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也没有感觉到时间怎么漫长。突然有一天那位监管她的犯人大哭起来,说:“我受不了了,这样天天坐着,不让说话,比杀了我还难受!”

朋友说起这些时,很平静,没有一丝的怨恨。我当时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什么残酷的刑罚。后来看到清华学生柳志梅被关到北京七处看守所时,被警察蒙住双眼押到一个秘密地点,关进一个长两米、宽一米的牢房,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折磨时,我才意识到这种酷刑的残酷。柳志梅在那狭小的牢房中,两个月没脱过衣服,因为上面有一个大大的监控器,不知后面是男人还是女人。一个年仅二十一岁的女孩子在那样一个封闭的房间长时间与世隔绝,人承受不住是会发疯的啊。

我们在社会中生活,肯定离不开与人相处,这是人生活的正常环境和状态。可是要是让人完全地与世隔绝,终日不能说一句话时,那种孤独与寂寞伴随着时间的延长,会象毒蛇一样时时刻刻侵蚀着人的心灵。把门关上,那就是永远的黑夜;即使彻夜不熄灯,在昏黄的灯光下,终日面对的就是四周狭窄的墙壁。警察使用这种看不见刑具的酷刑,目的就是摧毁人的意志。

当然,这样的酷刑也往往有诸多的变种,警察也会把它和其它的刑罚结合起来使用:有的采取罚站,称为站军姿;有的采取罚蹲,称为蹲军姿;有的采取罚坐,称为码坐。无论是站是坐还是蹲,那都是长达数小时的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而且强制要求不得与任何人说话。

然而面对酷刑,法轮功修炼者们并没有屈服。坏人刻意制造的隔离与孤独影响不了他们内心的平静。这份平静是在同化真、善、忍的过程中心灵得到净化后才达到的。在恶人虎视眈眈的监管下,在漫长的黑夜里,环境的寂寞并没能腐蚀掉他们内心的信仰。对法轮功的坚信早已内化为他们生命的全部,法轮功修炼人所表现出来的这种超乎寻常的平静,正是真、善、忍精神的体现。

从一个特定意义上讲,任何一个人心灵的高尚与否与他内心的纯净程度相关,心灵的升华其实就是心的净化。纯净的心灵在不知不觉地净化着我们生活的环境,即使在监狱,那份来自内心深处的超然的平静也能改变周围的环境。有一个例子很能说明这个问题。

北京市怀来县北辛堡乡的陈洪平与她的二弟陈爱立都是法轮功修炼者。陈洪平去冀东监狱接见二弟时,陈爱立被几个警察带出来,对她点了一下头。约十分钟两个人都不说话,静静地坐着,那是一种内心相通的默契。监控的警察着急了,王科长迫不及待地让陈爱立开口说话唠家常。爱立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坚修到底。”后来,爱立又说:“要顺其自然。不管以后出什么事,都要坚修到底。我没有病,他们硬让我吃药,我不吃,他们就灌我。每天六、七个人看着我。”

陈爱立因不配合戴标示犯罪的胸牌,被恶警指使数个犯人折磨。警察指使犯人对他进行隔离,哪怕一个犯人说了同情爱立的一句话,或传递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都会遭到处罚。狱警对爱立采用“熬鹰”的酷刑,就是不让他睡觉,目的就是要让他妥协。在遥遥无期的封闭环境中,狱警只问爱立还炼不炼,爱立一如既往地说“炼”。狱警说:“你说炼也炼不了。”爱立说:“那我也说炼!”这就是陈爱立在漫长的“熬鹰”酷刑中所说的话,有时也只是一个字而已。

陈爱立被熬得好象植物人一样,总也醒不过来,恶警就叫犯人在夜深人静时用一大壶开水浇在陈爱立头上,在陈爱立被烫得清醒的一瞬间赶忙问他“还炼不炼”,陈爱立说完“炼”后,就又昏死过去了。紧接着又是一大壶开水,陈爱立在发出痛苦的尖叫声后依旧回答:“炼!”

从省城来的监狱系统领导要看一看陈爱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么坚定修炼法轮功。其他的监狱领导都毕恭毕敬地笔直站着,陈爱立平静的坐在那里。过后从来没见过省级领导的警察问陈爱立:“你怎么见到谁都那么平静?”陈爱立说:“他们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众生。”警察问:“你恨我们吗?”陈爱立说:“不恨!”

这是狱警们理解不了的。法轮功修炼者们是修炼真、善、忍的,有了恨,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平静,因为那是不符合真、善、忍的标准的。

陈爱立在监狱中一直都有专职狱警承包,平时由狱警挑选心腹犯人监视看管着,一言一行都要向上汇报和记录,谁也不许和他说话。可是陈爱立所遭受的迫害在犯人中悄无声息地传开了。有一年过年,一个在社会上有名的黑老大,坐了监连狱警都不敢得罪他。他从其他中队专程跑来给陈爱立拜年,对陈爱立说:“久闻大名,你一天吃的苦比兄弟在外面吃的苦还多,实在佩服!佩服!”然后给陈爱立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有什么事需要兄弟帮忙的尽管说,兄弟舍命相助!”陈爱立说:“那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吧!”

法轮大法是法轮功学员平静的根源。这份平静中难道不是净化社会最有力的力量吗?那平静的背后,是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大法坚如磐石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