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路上的三姐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任何一个法轮大法真修者,都会体悟到大法的慈悲与威严,也会在师尊的呵护下感受到无限的神圣与祥和。十一年来,随着正法的推進,修炼中不断的提高心性,越来越体悟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幸运,以及正念与整体配合的威力无比。在此,我把我们一家姐弟三人这个整体修炼的点滴总结一下,向无比慈悲与伟大的师尊汇报,也同时和所有同修们交流。

一、進京维护大法,汇入正法洪流

我是家中的大姐,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脑血栓消失,颈椎增生、痔疮、神经衰弱、美尼尔综合症也全不翼而飞。为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二零零零年十月進京正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抓,被恶警送入北京昌平公安局,在公安局院内我们打出大法横幅,震慑了邪恶。在被关押时,同房间来自不同省市的十一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抵制迫害。被插管灌食时,我心中只有一念:“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当时能感觉出灌的是盐水和牛奶,随后我去厕所时便出了许多的脓和血,我知道这是师尊又一次为我净化了身体。在打横幅时,我的头发被恶警揪下一绺子都不觉的疼,让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更让我体悟正念的威力无比。在黑嘴子劳教所,我被欢喜心钻了空子,清醒后认定:不论我在何处,就是要证实大法,被关七十天后正念闯出。回来后给劳教所的管教、大队长多次写劝善信,做自己应该做的。

二、不写保证,在流离失所中正念否定旧势力安排

零一年八月,委主任来到我家,让我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我严词拒绝。那时还不太会讲真相,就告诉她们:“大法好,我就炼,不写保证。”当时母亲身体不好,不想吓着家里人,我便告别家人,去外边暂住。后来同修一家人为了保护我,帮我走上了做保姆这条路。学做饭、带小孩、照顾过瘫痪在床的老人。八年来,在不同的人家,我始终以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事事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和困难就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摔倒了再爬起来,修炼以来放弃了许多人的执著和欲望,以及争斗心、妒嫉心、欢喜心、显示心、怕心、委屈心、有求心、不让人说等等由名利情衍化出来的人心。从不会修到学会向内找,从为私到逐渐放弃私,在修炼的路上逐渐走向成熟。

由于当时走了流离失所的路,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了许多困难,也给家里造成了许多麻烦。母亲病危,牵扯弟弟,妹妹负担过重,我要回家照顾母亲,家里人又不同意,但在师尊的慈悲安排下,都得到了解决。从同修间的交流中,看到也听到有同修讲,流离失所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当时我很困惑,让我真正静下来又一次考虑我修炼的路是否走的正。我更加努力学法,把师尊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六年所有讲法从新学,大量抄写近几年讲法及经文,加深理解,同时背《转法轮》,按师尊的要求做“三件事”。白天带小孩,晚上学法,抄经文,午夜十二点发正念后睡觉,早起炼五套功法。每天忙的很。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发资料。经过一段时间后,解除了心中的困惑,我坚定了做保姆,走好修炼的路。我悟到:不是说人回到常人的家,就是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当然也不是说回家不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是不追求表面形式,真正在学法实修中走师尊安排的路。我在一个又一个常人家庭中,自己以一个真修者的形象,按大法真、善、忍为准则,做好自己的工作,在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证实着大法。面对那么多不修炼的人,根据每个人的性格、爱好,一边做保姆,一边讲真相,能起到非常好的作用。这正是否定旧势力安排的具体体现,况且我的家人,亲朋好友,在零五年就基本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我就是要做到最好。做救度众生的大好事,不正是很好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吗?八年来,不论到哪一户人家,我都公开自己修炼大法,我会坚定的走下去。

三、弟在海外,鼓励我正信、正悟、正念、正行

弟弟在海外得法,零四年回国探亲,晚上家人去饭店吃饭,为了替别人着想,我没去饭店吃团圆饭,回到带小孩的家照顾小孩,因为我弟和弟妹都修炼大法,他们都支持我这样做。当我刚从劳教所回来时,弟弟经常打电话来,告诉我海外大法洪传的盛况,告诉我发正念的要领等。还鼓励我修炼中一定要正信、正悟、正念、正行。再后来,我知道弟弟很忙,我就写了一封信,告诉他国内大法弟子整体提高的情况,并告诉他:“我随师正法的心坚如磐石,不论怎样绝不动摇,你也要全心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零七年神韵在海外巡演期间,我听妹妹说,弟弟要寄回美元,我立即打电话告诉弟弟,不要寄钱回来,多救众生吧!当然我们达成了共识,这样去做了。自零四年至今,我们人虽不相见,心在一起,自己忙着自己的事,而且这几年我们家里的情况也越来越好。“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在这佛恩浩荡中,只要我们心在法上,一切都是师尊的精心安排和呵护,没有师尊和大法,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四、妹妹无私奉献,照顾整体搞好协调

没得法前,我得了脑血栓,妹妹白天上班,晚上照顾我,我進京被抓,她第一个去看我。没地方住,住她家,没有什么就给我什么。母亲病重她承担,从无一句怨言,还要安慰我。在我离开家的八年里,她付出了多少,我也不会全部知道,更让我佩服的是,不管压力多大,事有多忙,妹妹从不间断学法、炼功、发正念,有机会就讲真相。她照顾自己的婆婆也和照顾自己的母亲一样,受到家人、邻居和亲属的赞扬,她从不炫耀自己,只是默默的奉献和付出,她那种无为、无求,真的是一个完全为着别人的人,她不仅善待自己的家人,连来干活的工人得了病,她用自己的钱给买药、送药、送水果。还要八年如一日照顾爸爸这边的许多事情,大法修炼产生了协调人这一称号,我的妹妹,象是我的姐姐,也象是母亲,她是我们这个整体的协调人。

五、求职中放下有求心,找不足,走好今后的路

零八年十月,我原来带的小孩要去幼儿园,我需要另找活干,在原小区内有一家要用我,当他们知道我炼法轮功时,就不想用了。当我知道后,便请介绍我情况的人去他家讲,大法就是叫人做好人,对家庭和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当时我想,用不用我没关系,谁说大法不好可不行。由于放下了有求之心,站在了维护和证实法的基点上,同时考虑让介绍我情况的人告诉他们修大法的都是最好的人,不也是给明白真相的常人在世间维护和同化大法的好机会吗?在这次求职中,我和妹妹,通过学法,向内找,放下了为私为我的心,又一次相互配合,一心放在证实法上,结果自然是得到了这份工作。

开始来时,人家允许我自己学、炼,不让我和别人讲,我就以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把大法真、善、忍的法理,用常人的话讲,教育孩子要做真诚、善良、宽容、大度,事事为别人着想爱学习,懂礼貌,讲卫生,重道德的人。我做饭,打扫卫生时,就从一点一滴,以至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把该做的都做到最好,特别看过零九年神韵晚会光碟,一遍一遍的看,反复思量,向神韵艺术团的同修们看齐,他们的思想境界和艺术水准已是相当高超。我也应该把自己要做的做到最好,让常人真正从心里佩服大法和大法弟子。现在我来到这个家已经十个月了,家里的人有很多人明白了大法真相,有的主动要神韵光碟看,有的家里的亲人开始修炼大法。

在做保姆的工作中,接触常人机会多,针对不同的人,用纯善真正对他们好,打开他们的心结,救人的效果非常好。几年来,我把工资中的一部份用在多救人上,买来EVD、MP3和小礼物,送给有缘人,把购物、坐车、同学聚会、婚礼、走亲访友等当作讲真相中的好机会,广传神韵光盘。日常生活中,对周围碰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情,站在证实和同化大法的角度,善意的对待,善化人心。

由于环境的宽松,这段时间内也滋长了求安逸的心,炼功有时不能坚持,发正念有时被干扰,还有不同程度的怕心,这些都是我要去掉的,真正的达到以慈悲、祥和的心态,敞开胸怀,强大正念,不负师恩,不负众望,不负自己的责任和使命,给更多的世人与众生带来美好和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