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二零零一年我因事被关進看守所。在那里遇到两位修炼法轮功的王大姐,她们向我讲法轮大法的真相,使我有幸走進了法轮功修炼,成了一名法轮大法弟子。

接触法轮功

一天,管教让我和未曾见面的一名王大姐睡一起,我就开始问谁是王大姐,喊了一声,其中一大姐说我是,然后我们相识了,晚上打通铺的是这名王大姐,一头睡的还有另一王姓大姐。她俩说因炼法轮功被抓,我当时感到不解。

两位王大姐对我都很关心,问我:“你怎么喝那么多水?”我说我身体不太好,有尿道炎很厉害。一王大姐说你试试炼炼法轮功好不好。因为之前在自家楼下看到过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看到她们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的场景,我对王大姐说:“唉呀,我不识字。”大姐说没事,守着我们还怕教不会你?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还是翻来覆去定不下来,因为我特别喜好玩耍,愿意游游泳、唱唱歌、玩玩麻将、旅游之类的,对名利也很看的重,想想炼功一坐就一个小时,我坐不到那么长时间。大姐这会儿又说:你背背《洪吟》吧。我说我能背会吗?大姐还是说,没事,守着我们还教不会你?就这样,开始让我背他们手抄的《洪吟》〈苦其心志〉。在值班两小时内我背会了四句。第二天上午大姐说“你打打坐吧”,我就坐到大姐旁边,她先让我背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的口诀,她说一句我学一句,学散盘、结印,从八点到十一点结束后,我真的感觉象一瞬间一样,好舒服。

从这以后,我心里有了一念:我要修炼法轮功。

克服困难坚持修炼

一个月后我走出看守所。临别时,大姐说你去找××,让她给你《转法轮》这本书。我真去找了那个人,从他那里得到《转法轮》。我非常珍惜。可家人阻止不让看书、炼功,我就自己住到一个小屋里,继续学法炼功。丈夫看到屋里有灯光就知道我在看书,就不让开灯,我就把台灯放進被窝里蒙头看。

可台灯线短,我就把电线剪断再接长,就在这时听“砰”一声响,看见剪刀上有一个鸭蛋大的火球,剪刀被打了一个大豁口,才想起来我忘了拔掉电源。我不惊不慌,笑了笑,心想,真是奇迹呀,竟然没有遇到一点危险,既没被电到,也没烧到。读书,对一个没有文化,不识字的人,意味着什么?可我也一一都在师父的帮助下通过了。

“释迦牟尼”四个字没一个认识的,女儿帮助我识字,把不认识字逐一抄在纸片上。后来又想一办法,把不认识的字加纸条,学会了才抽掉,最后纸条都抽掉了,我能通读大法了。

三年内时间在家独修,没有办法接触到其他同修。直到王大姐被非法迫害劳教三年到期回家后,在她的帮助下,我慢慢接触了一些同修。我通过了同修对我的层层考验,最后得到了信任。这样我就开始做大法的事了。

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

我把每张真相资料都亲手递到有缘人手里;每一张光盘送给有缘人时都先问一问:你家有没有VCD机?有才给没有就不给,心里那时真的是没有一丝杂念,非常纯净。

平时讲真相时面带微笑,大姐、大哥打招呼,问身体好不好,退休了没有?有的说身体不好,我便说有个秘密给你说说,只要您能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您的身体就有好处。这时他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问国家不是不让炼吗?我说:那身体好谁能不炼,我开始炼功到现在都八年多了,连个感冒都不得,这么好我能不告诉你?他说有那么好?我说有,现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在炼法轮功,唯独中国不让炼。有多少人有病看不起,却又不让炼功,而得不到健康。此时我便给他说退党的事,说“天安门自焚”全是假的,共产党一手导演的;贵州平塘县有个奇石,上面写“中国共产党亡”。我说这是天意,退了吧,起个小名、化名都可以,有的说谢谢你,我再接着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常念有好处。

四月十五日青海地震,第二天晚上去讲真相遇见一大哥,我说大哥看电视里没有,他说什么电视,地震,他说看了。我问他这回死了多少人?他说四、五百。我说你看现在天灾人祸多厉害,大哥点了点头,接着我说你看现在这传染病、那传染病,天灾人祸不断,问大哥你在什么地方上班,说行政部门上班。我就讲退党保平安的事儿:大哥退了吧,保个平安,我这是在救你呀,你知我知,一样能得到平安。他点点头同意退出了。

有一天,出去讲真相,遇见一六十岁左右的大哥,在红绿灯下站着,原来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说我帮助把你送回家吧。我问他怎么不知道家呢?他说他得过脑血栓,没有记忆,问了位置,我送他回家。这样边走边给他讲真相,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我记不住。”我就给他写个纸条,让他记住,我又劝他退党,说对他有好处,他说行、行、行。我把他送到家的时候,他的一家人非常感谢我,我说不用谢,我是炼法轮功的,我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你们就谢我们师父吧!这时面对整个四合院的人讲大法洪传,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一群好人,是来救人的,当今共产党就是这样迫害我们,天不容,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你们都“三退”了吧,保个平安。有的点头,有的还有顾虑,我心里想以后看机缘吧,最后我在他们连连的“谢谢”声中离开了。

去农村发资料救众生

有一次,和同修去农村发资料,她出现了怕心,我说别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她微微笑了笑,我们就進村了。進村后我俩分头散发真相资料,发完后,我想这么大远的来这里不能空着手回去,就進村里小卖部买一盒粉笔,边写真相边回去。后来发现找不着同修了,左看右看没有人,我想不能久留。结果这位同修出事,并牵连了其他同修,我们就断了资料。

这样我们就开始手写标语,一夜写五个村庄,大街小巷写个遍。第二天听说,人们都在议论说:“昨天夜里法轮功来了!”后来可能是派出所来人了,还对手写真相拍了照。共产党尽干些没用的事。

一次在一个郊区写真相时,突然一家的狗叫,家家的狗都跟着叫,叫声连成一片。我说:不要叫,我是来救你主人的,这句话一说,狗叫马上停了下来,我身边一只小狗带着沙哑嗓子喊不出声来。我笑了笑,大法是超常的,这就是大法的威力!

借明慧一角,谢谢曾经帮过我的大姐和其他同修。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