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 坦坦荡荡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我于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十年的助师正法救众生,大法弟子紧随恩师一路辉煌的走过来了。我们悟到一切皆从法中来。修炼中大法弟子只要心中有法,在法理上升华,师父就会把更高的法理点给我们,把救人的最好办法教给我们。十年来我和同修采取了以下几种方式救度众生。

坦坦荡荡贴真相

我和同修经常用贴真相方式救人。我们悟到,世间小道贴符可祛邪治病,带有大法威力和大法弟子正念的真相贴上去,再大的邪恶也得灭亡。我俩都有工作,白天要学法炼功、上班、持家,晚上才能出去贴真相。起初我们只贴城市的楼道。通过不断的学法,我们认识到救人的迫切性,觉得只是这样做范围太小,力度不够。所以每天晚上我们带足资料骑上自行车到农村去做。我们经常是连贴带发深夜才能回家,第二天照常工作。我们把方圆百十里的地区按方位分作片,定期有目地,有计划的去救人。再后来我们悟到要想救度更多的人,就应该到人员流量大的最显眼的地方,而这些地方都是邪恶疯狂监控和把守的,我们觉得越是这样越应该去救。我们不能怕!师父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我们悟到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怕是大法弟子早该修去的东西。师父已经给了我们神通,教我们用正念反制邪恶,正念除黑手。我们具足了神通,坚信师父,坚信自己。我们一定能做好。每次出发前,我们都要请求师尊加持我们的正念。要求自己只存慈悲救人的一念,我们就是救人来了,其它什么也没有。更不用怕,心中有法就是理智,智慧的做。

一次我和同修到了一个城市的马路上,往路灯杆上贴“法轮大法好”等资料,贴了很长一段路。突然我有一个念头应该离开这里,我们转身往路边庄稼地里走。突然眼前黑夜变白昼,抬头一看从西边开过来一辆巡警车。它大开着探照灯,象怪兽一样向我们开来。我们没有怕,马上蹲在地上发正念。我看到警车里坐着好几个人,前面两个警察瞪着眼睛四处张望。警车象幽灵一样在路上游荡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发现,开走了。

有一个阶段中共当局疯狂抓捕大法弟子,我和同修切磋,是我们对它的震慑力度不够,它们才敢这样嚣张。于是我俩正念十足的把很多的迫害遭恶报的真相贴到当地公安局、派出所和市政府机关所在地大电线杆上,对邪恶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本地有个国保大队长,十分猖狂,经常对大法肆无忌惮的犯罪,破坏资料点、非法抓捕同修。我们按师父的教导,编写揭露他罪行和他的丑行的真相资料,在本地区和方圆几十里大量大面积张贴。特别是他亲属和同事居住地,只要有条件都要贴满。搞的这个恶人很没有面子,都不敢见人。他偷偷的找到大法弟子哀求:“你们别贴了,在家把楼炼塌了我也不管了,只要不贴就行了,我再也不干那些事啦!”从此他再也没有公开作恶。

我们从零三年开始,中国新年和元月十五就没在家过。一次十五晚上我们骑车到一个繁华地区贴真相,由于人们放烟花和月光太亮,不利于我们做真相,我们找个地方背法,等到快下半夜才把真相贴完。有时我们到偏僻山区,就得坐车走,到站下车走到目地地很辛苦。长期不停的走,有时骑车爬山越岭。长年累月每年都要磨透几双鞋底,磨破几套车胎。但是我们是神圣的大法弟子,只有我们才配吃这样的苦。零九年高考的前一天,我和同修准备好了几百份真相资料,商量好了骑车到很远的地方去贴。可是一出门我俩不约而同的朝市重点中学走去。而且我们正念十足的把这些资料全贴到了中学和市政府及一些大机关周围的电线杆上了。同修的丈夫是中学的领导。第二天问同修:“我们学校周围的杆子是你们贴的吗?”同修答“是”。她丈夫先是一惊,接着生气的大声说:“你们胆子太大了,明天就高考,四周到处是电子眼,多亏昨晚五点我把这些东西拆下来检查,要不是事大了!”同修松了口气。我们悟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我们想做,师父就加持我们做上去了。想想,高考重地,各类人员集中在那里,贴那么多的资料能震慑多少邪恶,会救度多少世人。我们悟到只有师父保护,我们才有做到这一步,我们大概算了一下,十年来我俩仅贴真相这一项也有十五、六万张,其它不算。

我们抓紧一切机会救人,不辞辛苦经常从白天贴到晚上:从城市贴到农村:从楼道贴到公安局、派出所、部队、镇政府学校等地的大电线杆上。从离家几里地方贴到百十里以外,从人声嘈杂的大市场贴到车川流不息的高速公路上,以致贴到山路崎岖的村落。我们贴的让众生惊醒,让邪恶丧魂落魄,再也嚣张不起来了,有时深更半夜还在路上,身上很累,我们就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来激励自己。走到了今天,我们强烈的感受到了“邪恶完了,环境变了”(《贺词》)。

抓紧救度讲真相

师父说:“讲真相是最有力的,是大善的行为,因为这场迫害完全是以谎言欺骗为基础的。”(《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我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开始时只讲大法是清白的,师父是最正的好人,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介绍功法特点,让大法在人们心目中树立起美好的形像。后来《九评》发表了,我认真的看了《九评》和《解体党文化》以及《江泽民其人》等材料,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它在历史犯下的罪行。开始向世人揭露中共恶行劝三退。讲真相救人时,我不分亲疏,职业贵贱,就是理智、智慧的救他。

我的亲属中有一部份人在当地的公检法任职。有一位还但任“六一零”职务。为了让他了解真相不参与迫害,多次找到他讲真相。他明白真相后告诉我,某某同修已经给他讲过很多次了。并且很快的解散了当地的洗脑班。我又到他家为他老伴讲真相劝三退。他老伴明白真相后,自己起了化名退了,还帮忙退了三个党员,两个团员和一个少先队员。后来这个亲属调到一个很好的事业单位去任职。我告诉他这是你远离迫害,大法师父给你一个福报。我给一个一一零大队长讲真相,他明白真相从不干扰大法弟子的事情。一个刑警队长听了真相后,明确表示:“法轮大法好,我知道。”我让他记住在心中默念,对他和家人都有好处。我又告诉他:“千万不要抓大法弟子,不能迫害好人”。他说:“放心吧,我从不问你们干啥。”他虽然当时没同意退党,但对大法有正面了解,我坚信我一定能救他。

我利用工作之便理智的劝退了本单位的两任邪党书记,部份班子成员,和大部份邪党党员。抓紧一切机会讲真相,消除人们对大法的误解和抵触情绪。我人到哪就讲到哪儿。我给亲属、小学生、路遇行人、捡垃圾、扫大街的人讲。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慈悲是一种力量,所以救人就是要心存善念,不执于常人的观念,慈悲对他,只要用心到位,人明白的一面是知道的。即便当时不退也会为以后同修劝退打下基础的。

当然也有的人就是执着佛教中的观念不放。我的一个妹妹修净土,我劝她三退。她说:“你修好自己的就行了,别乱讲,小心被抓。”我举例讲,咱爸是老实人,谁都知道,可是现在被诬陷为杀人放火的强盗,你能容忍吗?她说:“当然不行,那可得理论清楚去告他诬陷罪。”我说:“爸是一个常人,你都这样维护,何况大法师父。他传了宇宙大法救了全人类的人。多少人学大法身体健康,为家庭和国家省了多少钱?多少品行不端的人学大法成为了好人。这么好的师父,这么正的大法我们能不珍惜吧?师父给予大法弟子的是无法描述的美好,给了弟子们生命的永远。常人还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呢!?何况我们的恩师呢?”妹妹无话可说了。我又和她一起分析了自焚伪案和傅怡彬杀人案。我们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漏洞百出。我又告诉妹妹,少看电视,全是瞎话。妹妹明真相,要了护身符,并三退。

有的人给他讲真相劝退,他说:“你反党。”我说邪党是法轮功说坏的吗?它迫害十年时间,可它做坏事都成为历史了。几十年里它杀害了八千万好人,有几个中国人没被直接和间接迫害。就说现在哪个当官的不腐败,他们大房、小车、小老婆养着,金钱存到国外去。为了粉饰自己,整天搞面子工程,真心关心过老百姓吗?近十几年它做了多少坏事,八九六四杀学生,九九年迫害法轮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卖钱牟利。它恶事做绝,天能容它吗?它能不灭吗?就连在二亿七千万年出土的石头都告诉人们“中国共产党亡”,你能说石头在反党吗?这全是天意。知道真相哪有不退的。听了这些话一般都点头同意三退。

也有固执的人说:“我不退,天灭中共与我无关。”我庄重的对他说:“举例说一个人得了肝癌,临死时能是肝自己去死,身体还活着的,不得一起去死吗?那么你是邪党一份子,你发过毒誓把一生交给他,那么它死的时候,不得拉你一起去吗?然而你对神声明退出它,神就会为你抹去兽印,就有高级生命保护你,劫难来了,也不怕,你可以進入未来。”听了这些话,人们恍然大悟,纷纷三退,象丢垃圾一样厌恶这个可怕的邪灵。

当然修炼中有苦有难。我悟到苦和难是自己的业力和要过的关,甜是师父无边的法力在弟子身上如意的体现。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就是一本人成神的天书。他记录了人成神的全部历程。当然是人在修,过程会反映出人的东西,会有不足。只要心中有师有法,遇事向内找,都会精進不停跟上正法進程。因为我们是用心在做,只要我们走正师父为我们安排的路到正法结束时才有资格说:“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对得起师父,对得起众生,对得起自己,没有留下遗憾,坦坦荡荡的接受众神的评判。”

当然写的过程就是升华的过程。但是自己层次和悟性有限,对法理、悟法会有偏颇。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