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讲真相救人真开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一直以来面对面讲真相不觉的怎么困难,虽然不象很多退休的老同修那样每天能劝退许多众生,但基本也能利用有限时间抓住机缘向工作单位同事和路边有缘人讲大法真相、劝“三退”,经常见面的熟人,就给他们多讲一些;只有一面之缘的,时间紧就只能简单概括讲了。讲真相的过程中真的象同修所说的,能明显感受到众生苦苦期待得救的急切心情。因为自己心态纯净,在师父的帮助下劝退率也比较高,凡听我讲过真相的基本都能“三退”。

可是最近一段由于时间紧和工作、环境的变化,我在讲真相上懈怠了。慢慢的,自己好象变得很难开口讲了,再后来简直是讲不好了,甚至所答非所问,讲真相由过去的朗朗上口倒退到了头脑里没有思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虽然表面上其它的正事让自己也很忙,但我知道面对面讲真相懈怠是因为自己有执着才造成的,滋养了的怕心和人的观念造成的。自己明白这些原因,却好象也突破不了似的,没有了以前救人的紧急心情。尽管自己做不好心里也很着急。

我有一个早期认识的同修,由于各自都忙,特别都有自己证实法的事得抓紧,再加上两人住地相距较远,所以我们很少见面。最近因为一些事情,我俩见面机会增多了。

这位同修在面对面传神韵和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方面做得相当的好。她讲真相不是只对一个人,她讲真相都是对着一群人讲。看她讲真相,我很受启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让她帮我。但因为他讲真相通常是面对群体,所以开始我还有点“吃不消”,他讲真相时我就发正念加持他。即使只在发正念,心里也不稳。后来慢慢习惯了,再加上不断的阅读明慧网上大家的交流文章,使我受到很大启发,于是我再次开始了自己面对面传神韵、讲真相之旅。

做了一些日子,感觉很好。因为怕有人知道神韵是大法学员讲真相救众生的项目从而对神韵产生抵触,或看神韵光盘时会带有固有的观念影响效果,我只是给对方简短介绍神韵。可是光盘发多了,又产生了新的执着心:觉的给世人发神韵光盘比面对面讲真相来得痛快,也不用费口舌讲真相了,这多省事!于是又执着发光盘,不想面对面讲真相了。有一次骑车赶路,一个小飞虫飞入我的眼睛里,很难受,可自己还弄不出来,于是就找路边的一位阿姨帮忙,费了好大劲,最后还是我自己把虫子弄出来。我想给这位阿姨一张神韵光盘,打开包一看光盘发没了,也没给她讲真相就离开了。事后一想这不对呀,给她讲真相,直接劝她“三退”,当场就把人救了多好!救了再给神韵光盘看那就更好。想想自己现在为什么只愿意发神韵光盘?是因为自己懒、怕麻烦,怕费力。想到这自己不禁一愣,我怎么会人为的给自己救人增添旧的观念从而增加救人的难度呢?当然传神韵光盘要分人群,对那些不接受真相的可以直接给神韵光盘。这里说的是因自己的旧“观念”给自己讲真相带来的障碍,造成的不足。

离开那位阿姨,发现自行车车胎没气了,于是到一家修车铺去打气。这时观念转变过来了,立刻开始给修车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开始我们聊当今中国的腐败,然后我说:“在网上有退党退团退队的,有人给您劝过‘三退’吗?”他说:“有。”“那您退了吗?”他答:“没有,现在我已经不是了。”我说:“虽然你现在不是了,但小时候上学入团、入队时已经打上印记了。再说,如果一个团伙杀人了,你是这个团伙的一员,人虽不是你杀的,但你也会受到牵连,受到惩罚的呀。”他点头表示赞同。我接着说:“常言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退了你也没什么损失,说不定还会得到大的福份呢。现在社会状况你也清楚,咱不都是图个平安吗?我给你起个化名叫‘某某’退了吧!”他说:“还用化名?”我说“为了你的安全用笔名、化名都可以,神看人心,你心里一想退就好使!”他连声说:“好,好,我就相信你了!”我笑着说:“您就相信我没错!”

因为有讲真相的心,师父就帮我找话题,有一次在公共汽车上讲了大法真相,车上有人问:“法轮功真管事?”我十分肯定的说:“真管事!”还举了一些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实例。乘客都不住的点头。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还能找出自己很多的不足与执着,去掉它。现在我觉的能如意的讲真相救人真开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