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九八年的一次法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一九九八年冬季,我市召开一次“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是在本市的体育馆里举行的。这个体育馆很大,能容纳几千人,我也参加了。

一進会场,就听到了那首优美、深沉且悲壮的《普度》乐曲。我非常喜欢这首乐曲,他催人泪下,却激励人心,每当听到他,总有一种深受鼓舞的感觉。法会前播放这首乐曲更增加了庄严的气氛。

大家各自找好座位坐下,一个同修领着大家背诵《转法轮》开头篇《论语》。声音洪亮,整齐,吐字清楚。我也和大家一起背,可我背了上句,忘了下句,刚想下句,人家下下句已经背出来了。我老跟不上趟,合不上拍。我心急,脸发热,感到很内疚。若不参加这次法会,还真不知道自己学法、背法这么差劲。这件事为我后来学法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

时间到了,主持人宣布大会开始。几千人的会场座无虚席,立刻鸦雀无声,异常安静,都在静听主持人安排心得交流会发言人的顺序。顺序排好后,他又补充一句:最后一个发言的讲完心得体会后,为避免出门拥挤,左半部走左门,右半部走右门。就这么几句简单的话,贯穿始终,大家遵循着,执行着。来自不同地区的学员一个接一个上台发言,其他人都在默默的听。

其中有一位发言人很特殊,上台时由一位老年女同修抱着。这位发言者是个小孩,也就四、五岁左右,抱着他的是他的姥姥。他发言的题目是:背诵《失与得》(《转法轮》)。姥姥把他安顿在讲台上坐下。看来他很勇敢,面对这么多观众,不畏惧、不怯场。姥姥让他开始背,他就大声的背诵起来,一千一百多字的经文,背的非常流畅、吐字清楚,抑扬顿挫也把握的很好,甚至标点符号也能听得出来。他越背越有劲,越背声越大,越洪亮,越有精神。大家很受震动,给予他经久不息的雷鸣般的掌声以示鼓励。

接着他姥姥讲述了他的一段神奇经历:一场大雨过后,姥姥领着他在马路上走。姥姥走在前面,他在后面跟着,并没离开多远,可姥姥回头一看,他没了。哪去了呢?就在周围找,没找到,很着急。这时突然发现马路边有一口没有盖的下水井,里面充满了脏水。姥姥头“嗡”一下,觉得这孩子可能掉井里去了!就非常紧张、害怕的大喊:“快来救人哪!”听到喊声,人们就往这跑,越聚越多,这时几分钟已经过去了。大家就想办法救,用了很多办法也没发现井中有小孩。这怎么办呢?正在着急时,突然有人发现水面上露出一双小手,抓住这双小手就把他拉上来了。大家检查他,看看是否受伤,结果他啥事没有,连脏水都没有喝,也没被脏水呛着。姥姥把他带回家换衣服时就问他:你怎么知道举手呢?他说:“我在水里,师父告诉我:‘不要着急,憋住气,别呼吸,把手举起来,上面有人救你。’我就把手举起来了。”姥姥又问:是哪位师父呀?他就用手指着墙上挂着的大法师父的法像说:“就是这位师父。”

看来这个小孩不简单,他是师父的小弟子,师父的法身一直在管他、救他、帮他。在数千人的大会上,能这么熟练的把《转法轮》中的“失与得”这一节背诵的这么精彩,显然也是在师父法身的鼓励、帮助下才圆满完成的。

这次法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我很难忘记的另一个原因是会场的秩序好的出奇。我们这个大会与常人的截然不同,那真是天壤之别。我是一名九五年内退的企业工作人员,在长期工作中,大会、小会,不知参加过多少。每次都是领导在台上讲,台下的与会者各行其事:说话的、打瞌睡的、磕瓜子的、抽烟的……,总之干什么的都有。有时主持人气的大喊:不要说话了!过一会照说不误。有时又喊:小点声!没过多久,话音还是照样不减。这就是现实,这就是当今社会的状态,谁能把它改好呢?谁能解决得了呢!

我们这个大会有几千人参加,人员来自四面八方,各行各业都有,有工人、农民、商人、干部、军人、学生、教师、科学家等等。可是大会進行的井然有序,除了发言的声音外,没有任何动静,都在静静的听。坐在会场里的人,都有一种既慈悲、祥和,又庄严神圣的感觉,非常舒服。我们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步,那是因为我们都是修炼者,都用严格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都是主动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大法徒。

这就是我们大会秩序好、环境好的根本原因,常人是无法比拟的。这是正法修炼者带来的,也是师父给予的。

这个法会,已经过去十二年了,回忆起来还是历历在目。师父传法度人,改变了我们,也在改变着人心,改变着这个世界。“苍生归正道,江山复清明”的时代,是人们企盼的,也是不久即可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