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中是师父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六十六岁的老年妇女,一九九六年得法。在这十四年来的修炼中,自己走的很不平稳,跌跌撞撞的摔了很多跟头,也曾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所以一直感到无颜面对师父。对我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还在百般呵护,使我一次次的闯过难关。我心中非常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零零八年大年三十早晨,发正念时,我立掌不一会儿,就开始感到右臂一下子没有力气、软软的,掌也倒下来了,我就想用左手去扶,可是也没力气。同时就觉的舌头根发硬,当时意识到这不就是一般人出现的脑血栓症状吗?

此时我并没有害怕,记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写到的:“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当时我儿子在旁边,我含糊不清的对他说:“旧势力迫害我,快帮我发正念。”他一听我说话,就知道难来的不小,马上抓住我的右手把它立起来。此时我使劲喊出:“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我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的老伴听到了,过来摸摸我俩的头,以为谁生病发烧了。

我们发正念大约半小时后,右手就象针扎的一样麻痛,再握拳头手有劲了。我心中非常激动,眼泪流个不停:是师父救了我!于是我又炼了一至四套功法。炼完功后,又读了一会儿《转法轮》,身体感觉非常轻松。

这时全家人都起床了,我一边流着泪一边对老伴讲述着刚才的事情,讲述大法的神奇。我老伴是含着泪听我讲的。正讲的非常激动的时候,我那不到三岁的小孙子,双手捧着《转法轮》书,从另一房间一边跑来一边喊着:“师父好!师父好!”我激动的说:“今天是师父救了奶奶的命,快谢谢师父吧!”

我老伴因受邪党的毒害,七二零后就不修了。这件事对他的触动很大,后来我和儿子也尽力帮他,并给他看了许多真相资料和《神韵》新年晚会,最终他的思想完全扭转过来了,发表严正声明并从新修炼。大法的神奇也震动了我的其他亲人。过年期间我向他们讲述了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大家都很感动。

今年三月份,我的另一个儿子告诉我他做了一个不好的梦,说我来了病业了。我当时没有什么病业的症状,但心却动了:要真的话会是什么样?不好的念头时常在我脑中反复,连学法时都无法静心。自己虽知道念头不正,可还是排不净。几天后,我也做了个很清晰的梦:受邪党组织指使的居委会人员来找我,说要给我办班洗脑。我当时说“炼功怎么啦?还能枪毙呀!”他们说:“你不怕死?”我说:“不怕死。”后来就叫我去干活,然后去了另一个房间,是地铺。我就开始铺床,好象有个人说:“你还铺好啊?”我说“嗯!”这时就醒了。

大概是凌晨三点多。我就起来晨炼。当快炼完第一套功法时,就觉的头顶上好象很沉的东西压下来,有眩晕的感觉,两腿一抖,有些站不稳。我当时感到魔难来了。静了一下,坚定正念:今天谁也动不了我,谁也迫害不倒我,我是师父的弟子,我修炼的路只有师父安排。这样过了半个多小时,直到第二套功法的头顶抱轮动作时,才慢慢好起来。我当时只有坚定的一念,我一定坚持炼完不能停下来。

我想起师父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就真正感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一直在呵护着弟子。

就在这天晚上正点发正念时,我感到有一股力量从头顶上通透下来,觉的全身好象只有这层皮,身体里边什么都没有了,非常轻松舒服,真正体会到一身轻的感觉。第二天早上晨炼时身体也特别轻,打坐时就象定住了一样,腿也不痛了。

谢谢师尊的救度。愿更多的世人明白大法的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