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大法结缘改变了生命路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七日】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我从铺天盖地的宣传报道中知道了法轮功,并对修炼人不能理解。

2000年我因家庭原因被冤枉锒铛入狱,被关押在看守所,罪名是涉嫌故意杀人,手铐脚镣加身,我从人生顶峰直跌入最低谷,我终日以泪洗面,于是开始自暴自弃。身边的人都对我又恨又怕。

2000年10月1日,看守所突然来了数十个进京上访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教师,有会计,有医生,有高级管理人员,有普通工人,也有家庭妇女,社会上各行各业,各阶层的人都有,她们每个人都是那么善良、纯朴、待人真诚、热情,她们的言行感动着我,感动着监室所有的人。我开始问自己,这么多高学历、高智商的正人君子所信仰并以身、以党籍、以工作为代价维护的功法难道会是邪教吗?邪教真的能让这么多好人信服吗?她们为什么都没有过激的举动?……一系列疑问让我去对她们提问,听他们讲述法轮功的内容,希图从另外一个角度了解法轮功的实质,从中找到正确答案。

随着一点一点深入了解,法轮功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遇事找自己,看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尤其是她们的相貌、体质统统年轻于她们的实际年龄很多,加上她们的言行的确与她们所讲的一致,我开始怀疑,难道政府真的错了?我茫然了。

2000年的农历除夕晚,看守所组织全体人员收看焦点访谈,是天安门广场自焚的报道,我义愤填膺。但在片中有一个细节引起我的注意,广场上一辆警用面包车边有一个悠闲的来回踱步的公安人员,他的悠闲与身边奔向出事地点的群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么悠闲的踱步?除非知道了事情的结果,否则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跑过去,即便作为警务人员有任务在身不能去,最起码也会向那里张望。哦!我明白了,这出闹剧是导演出来的,是精心策划的戏。卑鄙、无耻!我彻底看透了中共在欺骗人民!

当时我的性格暴躁,因此而深受其害,如何努力也改不掉坏脾气。我问过她们:“炼功能把我的坏脾气改掉吗?”她们说:“能啊,只要你恒心修炼,没有不能改变的。”可是由于怕心我一直没有炼,在看透中共本质的那一刻,一个冲动迅速在我心头升腾,我也要炼,我一定要炼法轮功,我要去告诉人法轮功其实不是宣传报道的那个样子,法轮功完全是冤枉的。

从此以后我跟她们一起背经文,谈心得,努力的按照师父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遇事找自己的要求去做一名修炼人,慢慢的大家对我的看法变了,喜欢接近我了,我和大家相处得非常融洽,几个月后我的眼镜度数下降了一百多度(原:500度 新:375度),真实的向常人展示了原来修炼真的能改变性格和本体。而且我也有了信心,要求更加精进的修炼。

在回家前一周,我遇到了一个修炼后第一个大关。同修们在突破不利因素,开创炼功环境时遭到了号长的毒打,我极力阻拦后恶徒不再施暴,但告知不许再炼功。同修们开始绝食抗议,我也参加在其中,有同修劝我:“你不是因为炼法轮功被抓的,可以不参加绝食。”我拒绝了他们的好意。我不是因为这件事本身绝食,我是为捍卫大法而作。我的举动让我戴上了几十斤重的刑具,不能站立,不能自理,但是没有人嫌弃我,都主动的抢着来帮我,我用我的改变让她们知道了大法的神奇,知道了大法不是所谓的邪教,知道了法轮功学员的善良,知道了政府造假的谎言。

一周后,我被告知自由了,我顺利的过了一个大关。走出看守所大门,我知道,是师父善解了我的恶缘,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路,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回家后,我找来《转法轮》看了两遍,明白了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可是法轮功还在被迫害时期,公安还在迫害、抓捕传播真相的学员,还在阻止炼功,学法小组没有了,没有人带我,独修的苦恼在于不知如何去修,有问题了仅靠自己很难过关,时间长了,修炼的意识在思想中开始懈怠。入世俗后,由于各种人心我放弃了修炼,但《转法轮》的内容清晰的刻在我的脑中,让我时刻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因为我知道这样做才是对的。

4年后的07年,我心中难过起来,为生命的茫然而苦恼,我又开始到处找书,找资料,打算从新开始修炼。然而人世间的各种诱惑又一次将我拖下去。07年底,我又一次锒铛入狱,在进监室的那一刻,两个法轮功学员在立掌发正念,师父没有放弃我!我暗暗对师父说:“师父:我明白了,我一定精进。”

一年半的时间,我闯了一关又一关,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修炼,怎样才是修炼,摔摔打打之中我学会了如何找自己,如何去掉自己的魔性,学会了如何修炼,遇到关遇到难时能够独立解决过关了。我的心定了下来,那时没有什么能动得了我的心,平静无比。我感觉要进入另外一种状态了,果然,没过几天我又自由了。

家人、朋友、同事都体会到了我的变化,感受到了大法的好,好几个人也开始跟着我修炼。特别是有一次我被车撞飞,仅仅伤了一层皮,让所有人感到震惊,撞那么狠竟然没事?难道真有神佑?我明白是师父帮我还了条前世欠下的命。我突然间想到,2002年的一天,我把插头往插座上插,不知怎么回事一瞬间从头到脚一阵剧痛,手指发麻,到处都是好好的,怎么就触电了呢?哦,原来师父那时就帮我还了条命,原来师父一直在管我,为我做了很多的事。我的感激无法诉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