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西医大夫走入法轮功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九日】我们家是一个医学世家,祖辈三代行医,到我这儿改学西医。中国刚开始兴起气功热时,我对此毫不感兴趣,因为我是个“无神论”者,而且自己在常人中属于高学历,又是学医学的,自认为对人体的结构和常人的科学了解甚多,所以当听到有人谈及气功现象时,心里一直在想“这些人在搞迷信。”

尽管我本人是医生,可是我的身体并不好。由于长期超负荷的工作和高度的精神压力,使我得了很多病,最严重的是心脏病和颈椎病,发作起来很严重。一九九八年,我在上海一所大学读研究生,由于糟糕的身体状况,有时我甚至要半夜到医院挂急诊。但尽管西药、中药吃了不少,中西医专家也看了不少,却没能好转,我感到痛苦和绝望。这时我的一位研究生同学向我推荐了法轮功,当时校园内每天清晨都有很多师生在炼功,而且免费教功。于是我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开始走入法轮功。

没想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困扰我很久的心脏病和颈椎病都消失了,我身体发生了神奇的变化,我觉得一身轻,连走路都轻飘飘的,就和法轮功的书中所说的一模一样。而这种神奇的变化用以前我所掌握的医学知识是无法解释的。不仅如此,我的心境也变得越来越平静祥和,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善待周围的一切人和事,不再为了得到名和利而想尽办法去争去斗了。

其实,在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我在别人眼里属于成功人士,事业有成,年纪轻轻就得到重用。但是我知道自己活得很累很辛苦,面对身边各种各样的不正之风,我无可奈何地随波逐流,一边鄙视这些行为,一边又不得不这样做,好象迷失了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活着。而修炼法轮功之后,让我有了做好人的理由,我感到自己活得那么真实,那么坦然,虽然我得到的东西一点儿没少,但我内心再不会为了这些东西牵肠挂肚。

发生在我身上的活生生的事实,让我真正感受到法轮功的超常,也使我对人生重新开始了认真的思考:在这浩瀚的宇宙中,地球就象一粒小小的尘埃。是不是我原来所学的这些科学和医学知识,并不是绝对的真理,而是有很强的局限性呢?是不是我们现在科学所了解到的世界,只是极小的一部份,而在更微观和更宏观的宇宙中,还存在着现在科学还认识不到的更高的科学甚至更高级的生命呢?是不是中国古代遗留下来的许多真正的气功治病和修炼方法,其实也是很科学的,只是走了不一样的科学发展道路呢?

我查阅了不少资料,发现中国古代人的智慧在很多方面早已经超越了现代的科学。比如中医的经络和穴位,在西医的人体解剖上是找不到的,但是现在国外的科学家已经通过电生理测定等技术证实了它的存在,不仅如此,更让西方科学家折服的是,古人就连穴位的开阖时间都描绘的非常精确,试想在缺少现代科学仪器的古代,这些是怎么发现的呢?

现在我已经修炼法轮功十几年的时间了,随着亲身实践,我体会到了越来越多的法轮功书中所说的超常现象,也让我越来越坚信了法轮功是真正的科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