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我叫何霭儿,今年六十二岁,家住广州市荔湾区西村街。

六十年代下乡期间因劳累过度,急性风湿热一个月内转为风湿性心脏病,从此就一直受到死神的关照,徘徊在生死线上。


何霭儿

医生说我患的这种风湿性心脏病在目前医学上只能靠药物来控制,而且是按着发展规律在发展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就算手术也只能暂时抑制和缓解症状而已。无法把病彻底治好。几十年来无论采取什么办法、吃什么药、做什么运动乃至用饮食疗法也只能缓解症状,79年病情恶化做了一次心脏二尖瓣分离术,当时天真的以为可以把病治好了。谁料手术后五年心脏二尖瓣狭窄程度又回复到术前的样子,从那时起我就再无法工作了,全休在家。到94年发展到整个心脏联合瓣膜病变。不得不再做了一次心脏二尖瓣换瓣手术。换瓣手术后,心房纤颤这种严重的心律失常也无法消除。(这种病症也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况且换瓣手术后又带来了新的问题——抗凝问题。这问题我了解在目前世界医学上还没有新的突破。所以,不管是专家、教授、医生都未敢保证一个心脏二尖瓣换瓣手术后的病人能不服食抗凝药又不采用其它办法抗凝可以不出生命危险的。所以就规定病人必须而且每天服食抗凝药来维持生命(维持瓣膜的正常功能)一直到终生。这一残酷的现实,使我和家庭特别是对我先生来说,无论在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都是超负荷的负担和承受。所以想要真正地摆脱病魔的缠扰,是我多年来一直寻找的梦,用人的话讲,我是再也病不起了。机缘终于来到了,办法找到了,多年的梦终于成为现实。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从此一改过去几十年的病态,原有的心房纤颤也毫不影响我的日常生活。人越来越精神、走路生风。九七年起一粒药也没吃过,就连心脏二尖瓣手术后医生说要终生抗凝的药也十二年没吃过。在我身上充份见证和体现出了大法的神奇和威德。真正感受到了自患病以来从未有过的那种没有病的感觉。这真是我意想不到和从来都不敢想而又梦寐以求的现实了。真的是梦境成真了。

我和我姐姐的大女儿同样是换了心脏二尖瓣膜的,她怀孕时曾经停了抗凝药,而改用其它药物抗凝,但是马上就在金属瓣膜口上出现了血栓,只好换回原来的抗凝药。这就是为什么医生那么强调抗凝药的重要,非服用不可,而且要终生服用的原因,否则必有生命危险。而我已经整整十二年没有服食抗凝药了,可我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到底为什么?这不明摆着吗?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中共对法轮功十一年的迫害,我历经九死一生,但十三年来人们看到的我,完全不象一个严重的心脏病人了。所以尽管中共把法轮功说得怎么怎么的,但是只要人们一见到我身体的彻底改变,都会发自内心地折服于大法的神奇。

善良的人们:请切勿再听信中共的欺世谎言,珍惜这万古机缘。法轮大法是真正性命双修的高德大法。大法能使人重获新生、能使人绝处逢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