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六十一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病业缠身,每天都在病痛中挣扎的废人,如今成为在世间助师正法,为救度众生走在神路上的大法修炼者。是最伟大、最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又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在这十年的残酷迫害中走正,走好自己修炼的路,这其中包含了无数酸甜苦辣,跌倒了又爬起来,风雨中只有一个信念支撑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一、学法,修心,在协调中提高

由于“七﹒二零”迫害发生前我经常辅导新学员,所以后来我们周围的同修自然的形成了一个学法、修炼的集体环境。刚开始,证实法的资料非常缺乏,我就想尽一切办法来满足同修们对真相资料的需求。当时我想,我是在世间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满足同修的需求,这是我们份内的事,后来自然就协调起来了,为了让同修及时得到师父的经文,明慧信息,真相资料,克服很多困难,把这件事列为第一件大事,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耽误,及时送到同修手中。有一次新经文出来了,同修们都得到了,有一位同修给她送了四次,她都不在家,为了让同修及时得到师父的经文,费了很多周折才找到她女儿家,把经文送到她手中。

迫害刚开始时,讲真相资料很少,那时我就自己写,有贴的,有发的。可有个同修指责我说:“就显你积极,有就发,没有就不发呗!”当时我没生气,我明白,这是给我提高心性呢!我说:“咱是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还师父的清白,讲真相不能等,咱得自己想办法。”所以那时我们闯过了讲真相最艰难的时期,大家做的很好。

中共北京奥运期间,我给一位同修送一大包真相资料,進屋后同修急忙问我:“看到我家门外路口有翻包的吗?”我说没看见,她说:“下周怎么办,我说:那您到我家取吧!”她说:“你家肯定也有翻包的。”我说:“肯定没有,不承认它。”同修说:“我不去。”我说:“那我还给你送吧,没事,咱求师父加持,发正念解体它。”

回家后,不正的念头出来了:你说这老太太,知道你家门口有翻包的,事先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而且让你到我家来取,你还不干……哎呀!我在想什么?我忽然猛醒,遇事为什么不向内找,只看别人的不是,我立即发正念解体这不正的念头,为什么会出现今天这件事,我错在哪?师父说:“一个修炼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会与你们的修炼、圆满有关,否则绝不会有。”(《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我认识到这是去我的怕心、怨恨心,从中提高上来。并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安排,在没有任何人心的情况下,以后每周我去送真相资料,她家门外路口都没有遇到翻包的人。

二、否定旧势力安排,走正修炼路

二零零一年秋的一天,丈夫中午下班回来直冲我喊,快写“保证书”,你们经理上午找我说:“上边命令,必须写保证书,否则全送看守所。”我一看丈夫又怕又急,我没加思索,告诉他:“这事可不能听你的,这保证书可不能写,因为‘七﹒二零’我已经做错一次了,这次决不能再错了,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听师父安排。”丈夫说:“给你一顿饭时间考虑。”午饭后,他气急败坏的与我嚷,我不动心,他拿起我的东西就摔,拳打脚踢后,狠狠的说:“你就等着進去吧!”这一中午闹的鸡犬不宁,丈夫走后,我暗下决心,坚定信念,一切听师父的。晚上丈夫回来也没提这事,第二天中午他说:“我替你写了,你才没事。”我一听当时急了,我说:“没经过我同意,你凭什么替我写,我不承认。”他又跟我嚷:“你们这些人真没良心,不知好歹。”我说:“我不想让你做坏事。”过后才知道,他根本没写,因为我们经理下午没去,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如果我们真的有了坚定修炼的那个心,师父把一切都化解了。

我修大法是好事,但在邪恶迫害的前几年里,丈夫看我形同陌路,他是一个受中共毒害很深的人,他的理念是,人家不让你干的,咱就别干,所以在这期间,他看见我就来气,那几年里,外面环境邪恶,家里环境紧张,压得我简直透不过气来,一次与女儿的公婆一起進餐,敬酒时因我不喝酒,而用茶水代替,他觉得失了面子,回到家里,在儿子、媳妇面前指着我的鼻子骂,谁劝都不行,闹得昏天暗地,我家孩子们都明白大法好,所以都很理解我的处境,我不断背诵师父的《洪吟》〈苦其心志〉,闯过难关。

在师父洪大慈悲沐浴下,我处处用大法来要求自己,丈夫逐渐明白真相,一次让他看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后,他说:“(中共)造假造的都不象,还往出播。”刚开始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时,他说:“退,用真名退。”丈夫的转变真正体现了师父佛恩浩荡的巨大威力。

三、修心性,大法善解怨缘

二零零零年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事使家里全乱了,儿媳妇的弟弟把别人打坏了,儿媳妇为了保护自己弟弟把事情全承担了,当时公安到处抓她,丈夫整天公安、医院来回跑,回到家里看谁都不顺眼,特别是那段时间公安经常将某一片戒严,按家搜查法轮功学员,有些同修在这期间被非法抓捕,所以丈夫整天提心吊胆,那时家里每个人的心情都无以言表,被害人脱离生命危险后撤诉了,但必须给十四万元才能了结,丈夫为了把事情尽快了结,同意拿出十万,儿媳妇妈妈说没有钱,只能拿四万,这时我心里很不平衡,但丈夫执意要办,我也没拦,晚上,我独自坐在床上暗自流泪,思来想去,我是修炼人,为什么摊上这样的事情,是我欠人家的,还是去我哪颗心,我对自己说:不管怎样,听师父的,师父说了“你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转法轮》)过后儿媳妇妈却说:“当时你们不拿钱,孩子的叔叔能给拿这钱。”我当时明白这全是假话,我知道我那关没过好,又来刺激我,我把握住自己,说:“你就遇上我这个修大法的,不然事情的结局绝不是这样,因为不是我儿媳妇干的,就是拿钱,我也得让你还。”她不吭声了,亲戚朋友都忿忿不平又不理解,我这个过去斤斤计较,爱财如命的小市民怎么有这么大的胸怀,我跟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不会忌恨别人的。我们师父是最好的人。”亲戚们也明白了这场迫害是不公平的。三退大潮开始时他们全家都退了,儿媳妇妈还帮我劝别人三退。

早年我们与大伯哥在一个院内生活,所以积下了很深的恩怨,我发誓这辈子不再理他们。修大法后,我悟到,能在一个院生活,那是多大的缘份,救度他们是我的责任。在心性不断提高的过程中,我去关心他们,孩子做生意没钱我帮,大伯哥身患多种疾病,我和丈夫经常去探望,生活上经常帮助他们,我经常给他讲大法的美好,我修大法身心发生巨大的变化,他们都看在眼里,明在心里,而且他们全家都办了三退。一次二侄女告诉我:“我爸又得了小脑萎缩,大小便失禁,我天天给他洗脏裤子,怎么办呢,不是我不孝顺,他自己遭罪啊!我忽然想起二婶告诉我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就帮我们。我就告诉我爸听我二婶的,反正我爸他也没事,天天念,看二婶给的真相册子。两天后,我爸突然好了,不但生活能自理了,而且性格也变得很温和。”孩子们都说:“真是太神奇了,这功这么好,我们也要炼。”我把大法书,真相资料,光盘等送给他们好多,现在他们家里有四人看大法书,三侄女开始修炼,她说:“我自从炼法轮功后,事事都顺。”我说:“那是师父看见你那颗真心了,处处在呵护你。”

四、我也是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

我们资料点只有甲同修和我二人,我们不显示,不张扬,听师父的话,使资料点能平稳运行。我们每天都很忙,每天上午集体或个人学法,中午一点多开始做资料,晚上有时出去发资料,抽空还要去买耗材。神韵光盘问世后,我们就更忙了,为救度更多众生,我们对每份资料都认真做好,避免出现一点差错。为了满足同修们资料的需求,我们中午从不休息,回到家里,还要做好家务。虽然苦点,累点,我俩都很高兴,因为我们做的是最伟大、最神圣的事。我们是在助师世间行,为了救度众生。

五、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实修自己

从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我们就投入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在师父的呵护下,在从法中修出的慈悲与正念中,才能走过这十年艰辛历程。这其中有被抓被非法抄家的经历;发资料过程中有被保安蹲坑等发现,智慧的安全走脱的经历,等等。在讲真相劝三退中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一次偶遇一位多年不见的远方老姨,我采用了先试探的方式说:“老姨,您知道法轮功是受迫害的吗?”她马上回应:“千万别跟我说这些,我啥也不信,什么天主教、基督教、法轮功我一概不信,你们这些人哪,安心过日子多好,瞎折腾。”我一听,她受邪党无神论毒害太深了,晚饭后,我又把话提起,我从身体方面,心性方面,家庭和当前社会形势等方面讲了大法的美好,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讲恶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等真相。

这时她提出两个问题:她的邻居全家因炼法轮功被判刑的,被单位开除的,闹得家破人亡;还有一个炼法轮功的有病不吃药,不上医院,后来死了。这时我就讲为什么家破人亡也坚信大法,又告诉她,现在世界各地开一种花叫优昙婆罗花,释迦牟尼佛经中写到:此花三千年开一次,届时法轮圣王下世传法度人。大法弟子通过修炼身心健康,按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所以他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这是任何一个功法都做不到的。另一个问题,他如果没有按师父的大法要求去做,没按真善忍去做,那不去医院就会出问题。老姨说:“还真是,这人整天在外面玩麻将,回家就和老婆打架,还真是没做好。”她明白真相后,我就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问题,老姨高兴的说:“回家后我要把我们全家都退了。”

讲真相,救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但我做的还不够,今后要加强紧迫感,抓紧时间救度众生。

十二年的修炼路,其实就是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但我还有很多人心没去,有时遇事不能时时事事向内找,离大法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我要不断纯净自己,精進再精進,多学法,学好法,扎实修炼,走好助师正法的每一步,做让师父放心的弟子,圆满随师还。

叩谢师恩,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感谢同修们的协调与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