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大法是正道

写给昔日迷失的大法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我从得大法的那一天算起,到现在快十五年了,但中间曾中断了近十年。这是我第一次写大法修炼体会。我原来练过气功,也学过佛教各门的一些理论。然而,在跌跌绊绊的修炼道路中,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深刻体会到,无论哪个法理都没有法轮大法的师父讲的透彻,修炼路上的一些大关的度过都脱不开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法理,自己的心性和修炼层次也只有在真正按照大法师父的法理去作后才真正得到提高。当法理没有学扎实的时候,可能误入歧途而浑然不觉。虽然至今仍然觉得许多地方做的不好而惭愧,但是我觉得很有必要把自己这些经历写出来,请大法同修们斧正,也供曾经有过相似经历的同修们参考,也希望对仍迷失的昔日同修们能有所帮助。

一、初次得法过情关

我自幼身体体质较差,一九八九年曾接触过一些功法。一九九三年还跟随同学一起参加过某气功学习班。一九九五年自己的生日那天正好碰上朋友聚会,一位练气功的朋友向我郑重的介绍了《转法轮》,我回家的路上马上就在书摊上请了一本。

由于当时时间比较充裕,在随后的几天之内,我认认真真通读了几遍《转法轮》后,感觉今生第一次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和意义。虽然原来学气功的过程中有一些这方面的初步的认识,但是觉得那些气功的理论仍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思想上仍然存在着许多模糊不清的关于气功、修炼等等方面的问题和疑惑。这些问题和疑惑,在我通读了几遍《转法轮》后豁然开朗。我顿时感觉身心得到从未有过的净化、如同脱胎换骨。

我于是将《转法轮》视为宝书,经常有空就看。由于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改变,导致了我在处理一些生活、社会上的事务时不跟人计较,比较超脱,别人一致称我为好人。当时没有遇到实质性的大的关口。殊不知,当时我只是对法理具备很肤浅的认识。自己总感觉与大法还隔着点什么,具体是什么也说不清楚,表现在炼功、学法总不是太精進。现在才知道,其实就是业力和许多执著心在障碍着我,我离真正理性的大法修炼的内涵还差得很远。

时间不等人,很快修炼中的第一大关“情关”就来了。自己突然陷入了一份应该割舍、却迟迟不能断绝的男女之情之中长达四、五年之久而不能自拔。当时,由于自己性格黏黏糊糊、而且还十分要面子,对方对自己的态度也比较暧昧,不知是当断还是不当断。这样长期拖下去搞得自己欲罢不能,精神憔悴,状态十分消极。虽然也在每天学师父讲的法理,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就是过不了这一关。

终于有一天在极端的痛苦和迷茫之中,偶然间在一位同修那里听到了大法的《普度》、《济世》音乐后,当晚就作了一个梦:梦见在茫茫的宇宙天穹之中从天而降一个巨大无比的银色天梯,无数的人都在不停的用力往上攀登,而我却徘徊踯躅在第一级梯子上,刚上去、又掉下来、刚上去、又下来……十分彷徨。说是梦,就象在眼前发生的一样,十分真切。

早上醒来后,我马上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不能再误下去了,你已经掉队了。我告诉自己如果再不去掉这个对情的执著心,就永远上不了修炼的大路、入不了修炼的大门。于是,我很坦然地把这个梦境以及自己对梦的点化的理解对同修讲了,我顿觉卸掉了一个大包袱后,浑身轻松,总算能够在修炼的征程上迈开步伐。原本为我着急的同修也为我感到高兴。

二、大难来误入歧途

考验接踵而至。很快到了一九九九年。我由于在“四二五”、“七二零”时,和同修一起,到国务院信访办和平请愿,被单位所在的派出所领回来,要求写不炼功的保证。这件事很快就在单位传开了。由于那一年我正好考研究生,学校的研究生办打电话给我的导师说:这怎么行,马上开除!导师出于保护我的目地,以我当时回老家放暑假为借口,说先缓一缓、等回来再看看。

回到了老家,家里的亲人全都希望我不要再炼了。妈妈也练气功,而且是家中除了我之外唯一能与我谈论修炼之事的人。我曾哭着对妈妈说:法轮功的师父是好人,法轮大法的弟子都是好人,都是被冤枉的呀。政府怎么能把想做好人的人抓起来呢?难道政府就不允许自己国家的人做好人吗?如果连他们都被抓起来,那这个社会怎么办?哪里去寻找希望呢?妈妈也无言以对。我十分绝望。

后来迫于环境的压力,自己也修的不够扎实,又没有办法了解被迫害的真相,我回到了原单位,被迫相信了当时舆论的宣传,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而且,我也十分“实心眼”,写了保证说不炼,就真的在内心深处把大法给彻底否定了,认同了政府的宣传。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修炼人,应该对照修炼的法理来走,而不是盲目跟随常人社会中的宣传舆论走。在写完保证的那一瞬间,我似乎被釜底抽薪了一般,一下子失去了精神上的支柱,感觉心灵十分空虚,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重要意义。就这样承认了这场迫害和旧势力的安排。

就这样我回到了常人的状态。在这期间,也曾看到过师父写的一些经文,是原来单位里的一个大法弟子悄悄给我看的,但是,由于对这场迫害的本质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而且很久也没有学法了,都看不懂,还曾对大法弟子的行为感到不理解。过了一个多月,听到原来的同修说,跟随某居士学习另外一门法没有任何风险,我误入歧途好几年,并且还曾经将自以为是的一些所谓的修炼心得体会,在其办的网站上予以发表。现在想起来,这都是无知中作出了帮助他乱法的行为,对大法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现在想起来十分痛心。

当时由于变成了常人,本来是我生命中欠下的债主找上了门。四年之内我接连大病了两场,也许是曾经修过大法的缘故吧,每次都在惊险之余度过,也算平安保命了。

我深深忏悔当时被怕心和各种执著心牵动、在那种无知的状态下对大法曾犯下的错。

三、柳暗花明祛邪灵

所幸的事,在常人中,我还基本算得上是一个好人,在单位里工作兢兢业业、做事情一丝不苟。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单位外派我出国学习。平时周末基本都加班,而在回国前的一个周末,我计划到附近一个小镇上去买东西。刚到那个小镇不久,突然,眼前出现一位二十来岁、相貌清秀、穿着朴素的中国女子。她微笑着对我说:“您是从大陆来的吧?”我点头称是。她马上就给我讲起了三退大潮、贵州的藏字石等等事情,并送给我一份大纪元的报纸。我当时半信半疑的,直觉就是自己可能遇到了大法弟子,想跟她多聊几句,但是没有说出口。

在当天回家的火车上,我又与他们巧遇。他们利用火车上的时间给我讲述了自从一九九九年以来发生的很多事情。因为很容易相信国内舆论的宣传,而且自称“远离政治”,也没用破网软件上网看真相,所以长期以来我一直就泡在国内舆论界的宣传和灌输的思维之中。开始我对大法弟子讲的事情还半信半疑,有的还有些抵触,因为似乎与我心中原来假想的那个“伟光正”的形象差距太大,一下子接受不了,而宁愿维持现状,并拒绝思考这些认识的对错。可是渐渐地,当我听到活摘器官焚尸灭迹、迫害大法弟子等事情之后,我内心中做人最基本的良知让我流泪了。我知道,这一定是真的,这些证据确凿的事例不可能有假。因为我相信,大法弟子因为修“真”的缘故从不说谎。我更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善良的好人,如果连如此善良的好人都被迫害得惨无人道,那迫害者一定罪恶滔天。

后来我又找一位大法弟子好好聊了聊,把以前的一些疑惑讲了出来。大法弟子不厌其烦的耐心给我讲述中共的本质和罪行,我才渐渐的明白邪党所犯下罪恶其实是与它诞生之初的残暴本性是分不开的。后来我看了《九评》,当我看的时候,我突然明白原来在我心中所谓的“伟光正”的“党”,其实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我突然感觉十分恶心、想吐,浑身发冷。镇定下来后,我马上盘腿打坐,几分钟后马上好转。我悟到,这可能就是那个一直以来在另外空间控制自己的恶党邪灵在我身上最后一刻被清除时的表现。从那天起,我摆脱了这个邪灵的干扰,感觉身心轻松不少。

四、二度得法去名利

随后,我回到明慧网上从新获得了大法的书籍和师父的经文。总算历尽艰辛又有机会回到了大法的修炼之中。回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我觉得巧合太多,就象是剧本里写的一样,悟到是师父安排好让我来从新得法的,从心底里感恩师父的慈悲。而且,当时我正好还处在一个工作中大的关口,从新回到大法之后不久,我就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又成功的度过了一个较大的心性关。

事情是这样的:我一直在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被同事们所称赞。然而,渐渐地我与某相关职能部门的一位同事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她的职责范围之内的很多项目几乎都是我在承担,而我却没有任何名分。我口里没说什么,心里头却多少有些不爽。一些隐藏很深的名利心、争斗心也被越来越明显的暴露。当时,由于已经远离大法很久,原来的心性也修的很不扎实,所以一不留神,执著心就被常人的各种言行所牵引出来。例如虽然认为自己已经十分忍让了,可是在一看到她的一些邮件、或者听到她说的一些话时还经常动心、觉得心里十分难受、甚至生气。可是,明白的一面又告诉自己必须得忍让。正邪两方经常处于斗争状态,人十分难受,痛不欲生,有几次都掉下了眼泪。

在我从新回到大法中之后,我一口气读完了师父的《转法轮》和一些经文。我从师父所讲的法理中终于悟到:一个人能不能担任某个职位,那是与他命中带来的福份有关的;也许一个人看哪儿哪儿不如你,可是他却能当你的领导,因为他命里有。所以在这个“名”上必须要想的开。当我还读到师父的经文说这个宇宙正在正法,所有的生命都涉及到一个是否可以救度的问题时,如果我还继续在这件事情上不过关的话,就说明我没有做到真正的“忍”、还不够“善”,就不能称为是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而且对那位同事的未来也没有任何好处;我也失去了救度她的宝贵机缘。我当时浑身一震,立刻清醒过来。我决心要与她改善关系。回国后,我给她送了一件礼物,并且给她写了很诚恳的一封信,还与她推心置腹的好好聊了一聊。她也十分感动。现在与那位同事关系处的比较融洽,我也心甘情愿的支持她的工作,看到她的邮件或说的话都基本不会动心。这个关口的度过,完全是得益于从新回到大法后给我带来的心性上的提高,我才能顺利过关的。我深知,当时作出的这些主动改善双方关系的行为,在我没深入领会大法的法理之前是不可想象的。

五、深入法理明是非

最重要的是,我通过反复学法,并与大法弟子進行多次探讨和交流,慢慢意识到当时所学的某居士所教的东西,其实是不符合宇宙大法的。那是在用这个旧宇宙已经变异了的法理来衡量产生宇宙的大法,就象用一把没有校准好的尺子来量“游标卡尺”一样,其出发点和做法本身就是错误的。当时,由于不明真相,也糊里糊涂地接受了。其实这正是来自另外空间的对正法的干扰。后来,当我逐渐深入学习师父的经文,对宇宙正法的意义和来自方方面面的干扰有了一个更深的理解。

我真心想对那些还没走回来的昔日大法同修们说:请认真想一想,究竟谁才能真正称得上是能度我们、能够带我们修炼的师父?师父讲的法理内涵丰富无比,是真正指导我们向高层次上一修到底的经书。每次学习都有新的收获,是某些似是而非的理论永远也无法相比的。

我在从返大法修炼前后,反复思考了自己将近二十年的炼功、修炼的曲折历程。通过总结和反思,才真正领悟到作为一个真正想达到生命自由解放、有志于修炼的普通人,应该好好修学法轮大法。惟有法轮大法,方是修炼的正道。打开这个心结的金钥匙就在于对宇宙的变异和“正法”的意义和难度的理解。

另外关于修炼大法是否参与政治,我对这个问题也是思索了很久。其实,只要学过大法的心里都清楚,《转法轮》通篇教给我们的只是如何修炼、如何去各种执着心的。我们修炼的目地只是为了净化身心,同化大法,没有人说修炼是为了推翻什么政权。至于说到当前的讲真相,是因为这牵涉到正法时期救人的大事,没有任何大法弟子是为了推翻什么政权而对世人讲真相,我们只是为了救人而在讲真相。救人之后,大法弟子完成了历史使命会自然圆满,不可能执着于常人的一官半职。

昔日的同修们啊,赶快清醒吧,早日回到大法中来修炼吧。师父慈悲,一直都没有想丢下我们任何一个人,一直在耐心等待着、盼望着我们早日回归正道,等我们一起完成今生救度世人的神圣使命啊。赶快来明慧网看看真修大法的弟子们的精進境界吧!正法的师父只有一个,一切众生都将在新的历史纪元开始之前,根据其对大法的态度而给自己从新摆放位置,或更新,或被历史淘汰。如果我们一直在这个原则问题上都认识不清,很可能导致我们在修炼的道路上犯下无法弥补的错误,将来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最后,我要感谢慈悲的师尊,因为您即使在弟子远离大法、在糊里糊涂之中作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情的时候,也一直没有放弃弟子、而是一直在耐心的等待着弟子从新回到修炼的正路。而弟子在个人修炼途中所度过的几次大关,都是得益于大法法理的指引,才得以成功度过。亲身经历使我终于明白大法的伟大、庄严和真实。我下定决心要改变原来那种肤浅、漫不经心的学法态度,将自己真正溶化到法理之中。并且力争去掉原来的怕心,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无论以后再碰到什么样的干扰,一定要坚修下去,并且尽最大能力做好三件事。

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向所有帮助我回到正道的同修们合十!向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们合十!

以上是一点粗浅的认识,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