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神到有神的跨越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现在的中国人,从小就被中共强行灌输“无神论”,先入为主,人们就会以此观念来看待历史上的各种神秘现象,谁谈到神、相信神,便被说成所谓的“迷信”。特别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中国人,被“无神论”毒害的更为严重。

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小时候看到奶奶烧香敬神,从心底里嘲笑她“迷信”,认为人越老越糊涂。奶奶看家里人大多不相信有神有鬼,时常担心她死后家人不给她上坟,就多次特别嘱咐儿孙们别忘了以后给她烧纸,并把她心爱的几件贵重物品留给她认为能为她上坟的儿孙。

奶奶的为人村里有口皆碑。她从不说假话。一次有人冤枉她说了假话,她羞愧的说:“我这么大年纪了,还说假话,你们简直就是不想让我活了。”可现在的人说假话就象家常便饭一样,即使被人揭穿,也都没有过去年岁大的人那种羞愧感了。

我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到参加工作,都是个“无神论”者。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大地上出现的“气功热”深深的吸引了我,因为出现了像 “耳朵听字”、“透视”、“遥视”等许多特异功能现象,让我好奇。于是我开始翻阅各种气功书籍及古今中外的古典名著。从中我发现许多的圣者都相信有神,并看到了古人叙述的大量的神迹现象。我在大学是学高能物理的,就是想探索宇宙的奥秘。但现代科学证实不了有神。人从何而来,又走向何方?进化论的肤浅,说人是由猿猴进化而来,可是都没有发现这个进化过程中的中间环节。

自九二年起,因为自己有腰腿痛病,西药、中药、针灸、按摩等许多办法都试过,不见好转,我便学练了几种气功,其中学练一种道家气功时间较长,身上的“气感”较强,还经常在似睡非睡中看到“太阳、月亮”及许多美丽的另外空间的景象。有一次,我看到了一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特别神奇(后来明白这是开天目的迹象)。再后来还能看到自己小腹部位形成了象鸡蛋黄般亮亮的“丹”。这时的我已经确信以前的和尚、道士的修炼故事都是真实不虚的。

既然有神,就会有鬼魂了。九四年农历四月初六零点,我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早上五点我正半躺在床帮上为父守灵,在我睁着眼睛的情况下,突然看到从我父亲的尸身上出来了一个水一般的身影向我压来,压的我不能动弹,喘不上气来,持续约有一两分钟,随后打入我脑中两句话:“俺要爽(地方土语:快走的意思)走,俺要爽走。”后来我知道太阳马上就要出来了,魂属阴身,是见不得太阳的,是父亲的魂让家人赶快送它走。

九七年五月,有以前的功友给我介绍了法轮功,说是层次很高。我把《法轮功(修订本)》请来看了一遍,当时的感觉这就是我今生要找的,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以前我练气功时的许多不解之谜,一下子都解答了。当我学练了二十天之后,一下子就达到了书上所说的那种“奶白体”状态,再也没有练气时的感觉了,多年的腰腿病一下子全好了。当我第一次看到、摸到自己小腹部位那旋转的法轮时(另外空间的真实感觉,与幻觉不同),我兴奋的一夜未眠,这是真的啊!我感到自己太幸运了!以后我几乎什么时候想看都能看到小腹处的法轮。我沐浴在佛恩浩荡的慈悲之中,从此走上了法轮佛法的修炼之路。

当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大法弟子去了中南海上访,向政府讲清真相时,我作为一名公务员,深知共产邪党搞运动的残酷性,还是坚持学法炼功,和前来调查的纪委、公安人员讲清法轮功的真相,讲述我修炼后的身心变化。此后我便受到邪恶“610”的多次洗脑迫害,最后因做大法资料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八年,饱受牢狱之苦。零八年走出冤狱后,还不时的受到邪党的骚扰与非法拘禁,但我修炼之心从未改变。

现在最让我挂心的是那些受到“无神论”毒害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与世人。我深深的知道,在邪党的欺骗宣传下,“无神论”的观念还在障碍着他们明白真相,有的人还是难以相信马上就要面临的“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的现实。古今中外的得道高人留下的对此时的许多预言;释迦牟尼、耶稣、老子等觉者下世留下的修炼文化;贵州平塘出现的“亡共石”等天象变化早已明示“无神论”的破灭。愿广大世人回归到敬天、敬地、敬神佛的传统之中,赶快明白大法真相,摆脱共产邪教的束缚,退出它的党、团、队组织,除去加入共产邪教时被打上的“兽”的印记,从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